既没网站也没App,“伺候人”也是O2O入口 | 每日黑马
周路平 周路平

既没网站也没App,“伺候人”也是O2O入口 | 每日黑马

他原本带着自己的项目寻求融资,最后却被投资人说服,留了下来接盘新项目;他崇尚自由,不爱运营,却带着60余人“伺候”着几十万人,从最初级的陪聊到高端的消费咨询,一应俱全。

i黑马 周路平 12月24日报道

免费的私人服务

拥有私人助理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只是,这种需求却在各种线上线下打通之后,普遍存在。满足这种需求的使用场景甚至并不复杂:用户通过微信或者App提出需求,譬如订一张明天北京飞上海的机票,譬如下午三点送一杯咖啡到某某办公室。而后台的私人助理接到需求之后,通过O2O平台匹配,下单购买。更为关键的是,目前这一切服务都是免费。

李科,私人助理平台9588首席运营官(COO),他做的9588类似于电话时代的12580,满足用户的零散需求。只不过前者大多利用微信平台,各自经营用户,后者寄生于电信运营商。

李科把私人助理定义为锁定经济,它与共享经济的最大差别在于,服务用户的是同一个人,双方形成较为稳定的关系。这一点与滴滴淘宝的随机性有着本质差别。

稳定的交易关系被李科看成是互联网独一无二的创新。一个私人助理通过系统软件服务上百人,他们被看成是交易的核心节点。所有的服务由助理帮忙介绍和接待,只对接平台,不直接面向商家。譬如咖啡购买,私人助理并不会直接下楼购买,然后送到你的桌前,而是通过饿了么或者直接在星巴克官网下单。而这些需求零散而低频,无法单独做成App,例如家电维修、开锁、汽车救援、代写等等,都可以通过私人助理提供。

而盈利模式也将围绕助理展开。平台收取助理入驻费,助理收取商家的提成或者返点。目前几乎所有的助理服务对用户都是免费,在李科看来,平台应该用平台的方式赚钱,“而平台的赚钱模式绝对不是从交易中抽取佣金,否则那个交易会缺乏公平性。”

如今,9588也开始尝试收费项目,譬如叫醒服务,10元包月,一天几百个叫醒需求。譬如穿衣搭配,用户咨询之后,通常也是由助理帮忙购买。

没有App的入口

作为私人助理项目的鼻祖,今年3月份,美国Magic拿到红杉领投的 1200 万美元 A 轮融资,如今半年有余,开始沉寂。另一方面,在大洋彼岸,中国的私人助理项目却得到了热捧。“美国都没有12580,但中国有,美国可能信息更加短平快,更加直接一点(导致了这种结果)。”李科说。

2015年9月,私人助理服务平台“助理来也”宣布,完成400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由光速安振领投、红杉资本、真格基金和澎湃资本跟投。几天后,私人助理服务平台“Get"也宣布,获得鼎辉资本和执一资本联合投资的660万美金A轮融资。私人助理项目被资本市场普遍认为具有入口潜质。

相比于同行在创投圈的热捧,作为新三板挂牌公司掌上通旗下公司,9588尚未从中分拆,准备走公开募资的道路。目前,掌上通的定向增发报告已通过审批,新一轮的定向增发很快启动。

除了中小玩家,百度也推出了“度秘”。只不过它完全依靠机器解决需求,而初创项目的逻辑更多依赖于人工,先用机器辅助筛选,人工进行精准匹配。

如此多的玩家,更为看重的是私人助理作为O2O入口而存在。私人助理的一端对接的是用户,另外一端对接的是O2O平台。用户的所有需求由分散汇聚到私人助理,然后由私人助理从O2O平台下单购买服务。

这个入口比拼的关键是对服务商的整合能力,整合更多的O2O平台将是满足用户消费需求的关键。“我也不知道私人助理的未来在何方,因为它的整个链条是通着的,平台上每天都有这么多人聊天,每天有交易。”李科透露他不清楚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目前依然处于前期的探索试错。

一个最明显的特征是,9588已经有30万粉丝,尚没有独立的App入口,目前只存在于微信公众平台,这种现象在私人助理领域普遍存在。“用户在哪里我们就做哪里嘛,9588本身就是一个信息平台,信息的源和信息的尾只要能衔接上就可以。”李科认为大部分用户通过微信连接,目前没有必要单独开发网站和App。微信天然具备社交属性,整个移动互联网时代整体的环境转移到微信。李科趸定一点:PC时代从百度导流,现在从微信导流。

伺候不了人

李科坐在木凳上,喝着茶,手里拨弄着一把剪刀。凌乱的茶几上放了一叠名片,他的身份已经历多次变更。2011年9月,李科从通讯软件公司TQ离开,转身做投资。三年后加入掌上通。

成为9588的COO纯属巧合,他原本钟情于联网闹钟,“大家现在都做LBS(基于位置的服务),我想做一个TBS(基于时间的服务)”。2014年底,李科找到掌上通副总裁肖庆平,打算为闹钟项目找点投资,不料却被投资人挽留,撇下自己的项目,接盘掌上通投资的家电维修项目啄木鸟。“被他们骗进来了”李科笑称。

这“一骗”就是半年,直到2015年7月,李科从啄木鸟抽身之后,又接手掌上通旗下私人助理项目“9588”,成为这个有可能是入口,却需要运营的产品的首席运营官。

尽管项目的前景广阔,李科却高兴不起来。

这与个人性格相关。他已经厌倦了信息化项目,在圈子里浸淫了近十年,“互联网就那点事情。”他倒是欣赏酷讯系创办的那批公司,量级较轻,收益的多寡完全取决于产品的优劣,基本不用运营。“今日头条那种事情永远做不大,但它也是跟游戏一样,活得很滋润的。”

他说他一点也不羡慕滴滴创始人程维。TQ与滴滴曾紧挨昌平一隅,TQ在滴滴发展的初期也曾打算推出打车软件,项目还没推就先关闭。“那东西(滴滴出行)要解决上千万人的吃饭问题,那是伟大的项目,我自认为不伟大。”在李科看来,他与那些梦想着改变世界的人有所不同,他应该跟吴世春(梅花创投创始人)在一块,没事打打德州扑克,看看项目,顺便投点钱。

然心愿未了,李科一直希望在江湖上留下点痕迹。譬如墨迹天气,尽管未能盈利,但好歹也算明星项目,曾聚无数灯光。

他理想做一家二三十个人的小而美的公司。如今的私人助理项目,一不留神就成百上千人。他自知是一个喜欢自由,又不擅长管理的人。

最糟糕的是,“我认为我是一个伺候不了人的人,偏偏让我伺候几十万人。”在李科看来,最好的商业模式是做出一个产品,大家排队买去吧。

李科认为这是酷讯这一拨人的通病,“说白了,我们这批人做公司都很烂,人一多就不会管公司了。”

不过,他依旧将面对这一切

伺候人 O2O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