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家装O2O!互联网+装修≠互联网装修企业
王天杰 王天杰

起底家装O2O!互联网+装修≠互联网装修企业

涉及到装修工程本身,互联网结合线下的优势恐怕就不如传统企业反攻线上了。

说到装修,不管你在哪个偏僻角落,就算自己买沙子瓷砖,找几个劳壮力凑合过去,加上坐便器、窗户以及简单家具,好歹也要过万。考虑到对互联网企业接受度较高的因素,那其自身要求就更高了,如此一来,单价恐怕就不是一两万的额度。那么,对于动辄数万乃至数十万的装修工程,消费者能接受互联网装修公司吗?互联网企业又该如何解决客户疑虑,成功签单?

互联网家装行业资历最老的当属土巴兔和齐家,然这两家都属于信息交流平台,并不直接参与装修施工过程。在这种模式下,网站主要发挥平台作用,供装修团队、设计师以及建材家具商入驻,从而成为业主与家具建材经销商、装修公司、设计师、工长的沟通桥梁。这类运作模式确实是为客户解决了部分痛点,比如不用奔波于各个装修公司之间来比较设计效果和报价,也不用自己去建材城和家具市场才能挑选价廉物美的建材和物料。

然而,这跟互联网号称要让装修规范化的宗旨有何交集?线上平台如何对此进行质量监控?

土巴兔在官网上展示的装修保障不过是签订三方合同,遇到老板跑路,根本没有任何的制约能力。前短时间新快报则报道,广州市越秀区的张先生在土巴兔上找到一家装修公司为其装修。给完钱后,该装修公司的老板却跑路了,而被公司拖欠工钱的工人由于投诉无门,便到张先生家闹事,要其负责,导致张先生只能在外租房避事。由此可见线上平台对线下工人和家装公司的管理、控制能力简直是不敢恭维。虽然土巴兔也将铺设线下体验店,以配合线上商城的销售,然而体验店以家居、建材为主,还是卖材料而已,并不涉及工程。一家不涉及装修工程的公司也好意思说自己是装修公司?

齐家稍微深入了一些,采取了4+1的付款模式,各工程节点业主验收满意后再付款。这模式看似传统装修公司也能执行,齐家创新在于尾款是等到竣工30天后再付清,且提供了第三方监理。关键在于齐家与签约的装修公司存在利益关系,如果业主与装修公司发生纠纷,齐家真能做到公平公正?就算这模式能解决了业主与装修团队的纠纷,可是这只能保证此次装修合格,如何能提升至打造行业标准的境界,实现对传统装修的改造?

另一面,齐家官网上显示已监管装修款12,674,596,892元(12月16日),当月申请预约装修公司人数已达 49744人,可齐家网创立于2005年3月,至今已是10年有余,如此计算,不知是转化率有限还是客单价不太乐观。

深入工程本身,所谓互联网企业似乎还是传统模式

爱空间倒是直接参与到了装修过程中,更是宣称要装修工人产业化,给这些工人提供从吃到住到工作的全部标准化,为工人建培训基地、统一食宿,以便科学地管理及派工;让工人成为正式员工、发放固定工资和各种福利,对工人进行定期培训,学习最新家装技能。除了工人产业化,其业务发展速度也十分迅猛。爱空间CEO陈炜声称公司创立以来已在北京完工 2000 户订单,目前北京 400 单 /月,上海 270 单 /月,济南 170 单 /月 。只不过前段时间人民网报道其真正的产业工人不足百人,这样的订单恐怕不是几十个工人能够完成的。

早在今年4月,就有媒体报道爱空间把自己工人消化不了的那些活儿分包出去,甚至开了“招商”大会。“招商”对象分为两类,A类是对方公司需要缴纳2万左右的质保金,并且爱空间可以确保每个月给予他们多少笔单子。而B类则不需要缴纳质保金,但同时爱空间就不能保证每月都有单子包给对方,而是“有活就给”。

此后,爱空间CEO陈炜抛出一种名为“城市合伙人”的发展方式,号称这种模式是用互联网的思维改变传统家装模式。实际上该模式核心是在当地城市设立一个控股的子公司,合资公司的业务操作、运营流程全部由当地合伙人负责,但是供应链和管理体系则由总部统一规划。陈炜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解释该模式为“我们这种形式可以说是介于直营和加盟中间。城市合伙人短期内虽然不赚钱,但你的投资额会很值钱。当到达了目标要求,我会以十倍的价格回购股票。”

笔者倒是觉得,这不是加盟是什么?不过是成熟的传统企业可以通过提供充足的客源来吸引加盟商,初创公司以未来展望来吸引加盟商。只不过现在创业团队喜欢加个“互联网”前缀,吸引眼球和资本而已。而且相比于直营,加盟的规范和统一是一大难点,爱空间对外宣传主要是“699元/平”、“20天”的标语,很少看到“标准”、“规范”这样的字眼。

另外还有一家互联网装修公司叫构家,大概是觉得既然互联网装修都做得这么重了,干脆做得更重一些,把上述企业的活全包了,从设计到施工,包括物料供应和软装家具都一应全包了。执行得好,自然是彻底解决了业主所有的装修痛点,甚至连业主之后家具更新等业务都提前拢进来了。可现实不是理论,用李开复的一句话“执行力比创造力更重要”。

构家号称是颠覆传统装修的互联网家装企业,可采取的模式跟爱空间的“城市合伙人”大同小异,甚至更传统——总部向城运商收取5%的工程款,城运商是从工程中获得利润。更要命的是,构家线上流量并不充足,还需要城运商自己蓄水邀约客户。笔者好奇,怎么会有城运商愿意加盟,毕竟构家既无海量流量,而且动辄2000元/㎡及以上的装修价位,还是爆款价格,毫无优势。可能城运商也是抱着试试也无妨的态度加入了构家。从构家历次报道,我们不难发现,构家模式发展较好的,除了构家总部所在的杭州,都是一些房价较高的小城市。比如双12的活动,构家销售额破亿,但前两名分别是台州、永嘉,浙江省的两座城市。再看看之前作为销售冠军报道的单日单店400万、500万级别的记录,一个在瑞安,一个在构家总部所在的杭州。4家店全部在浙江省,在构家总部所在的这个房价畸高的省份里。

虽然构家对外宣传“所见即所得”,运用IDI 系统和全投影放线等技术确保施工标准统一、规范,但一个只能局限于本省的互联网公司号称要改变整个行业现状,制定行业规则,实在是让人看不到有多大的可能性。

大型房产商自己推出装修公司反攻线上的优势

如果只是信息交流平台,或者做个建材家具电商的纯线上平台,那自然没什么好说,但涉及到装修工程本身,互联网结合线下的优势恐怕就不如传统企业反攻线上了,特别是大型房产商自己推出装修公司(如万科就自己推出了装修公司),其主要表现有以下3点:

1.大型房产商资本雄厚,人力财力雄厚,且有精装修房的经验。而互联网装修企业大都草创未就,在人才集聚及硬件标准方面自是略逊一筹。

2.互联网企业面向全国,追求标准与规范,但装修这一行业,写字楼、酒店等工装行业还行,对于家装行业,特别是做整家的互联网公司,消费者能接受自己家装修得千篇一律,甚至是有些不符合当地的习惯和审美?相比之下,大型房产商各地均有楼盘,装修设计自然是因地制宜,更实用也更符合当地人的品位。

3.互联网概念虽然日渐深入人心,面对一次性十几万几十万的交易,但消费者对互联网公司,尤其是创业之初的互联网企业的信任度还是不及大型房产商的。

大型房产商的装修公司增加线上展示、支付功能,设计个APP能看物料物流信息和施工现场情况,跟现在的互联网装修企业根本没有什么区别了。

当然,如果互联网装修企业在施工设计方面,能够兼顾施工规范和区域特色,由全国统一的“爆款”划分为华东、华南等各区域的“地区爆款”;在软装布置方面能够实现DIY配置,用户自行在官网或者APP上组装自己的家;在产品展示方面结合VR最新技术;在交付手段上能有大型金融机构做担保,推出个装修界的“支付宝”;在装修后市场运用物联网,提供智能家居等后期服务,那么互联网的前沿与便利自然是传统企业无法企及的。只是,完成这5个条件中的其中任一一项都是长路漫漫,5个全部完成,简直可以召唤神龙了吧。

互联网 家装 装修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