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斯坦福高材生,用5毛钱买下210万人的手机屏 | 每日黑马
王奕 王奕

这位斯坦福高材生,用5毛钱买下210万人的手机屏 | 每日黑马

斯坦福毕业的施侃,2008年在硅谷创办了数字广告营销公司AnG,2009年转战中国。在广告行业摸爬滚打多年后,他开始进军移动互联网。

i黑马 王奕1月4日报道

斯坦福毕业的施侃,2008年在硅谷创办了数字广告营销公司AnG,2009年转战中国。在广告行业摸爬滚打多年后,他开始进军移动互联网。

于是,从2B到2C,他创立了广告锁屏APP“招财狗”,两端布局。招财狗相当于将用户的屏保广告位置买断,并支付一定费用给用户。

施侃试图将“广告主-媒体-受众”的三角关系打破,剥离媒体,将广告价值直接给受众。

三角恋到你情我愿

传统的广告链条是一个“三角”关系:媒体生产优质内容,吸引受众,为了生存,夹杂一些广告,以此获利;广告主在媒体上投放广告,支付费用给媒体;受众通过媒体看到广告。

施侃认为,这是一个有悖论的三角畸形关系:既然受众是最终产生广告价值的终端,为什么不给用户付费?

他通过收集数据,发现一个互联网用户,每天被广告轰炸的次数是500次,包括视频、网页、APP等各个渠道的广告,铺天盖地。

而一个深度用户,甚至能产生1000次的广告轰炸。

“你是广告价值的产生者,但却从来没得到钱,这是一个悖论”,施侃一直在思考,如何让价值链回归本质。

于是有了“招财狗”的构思。招财狗是一款锁屏APP,每一张屏保都是一张广告图片。

施侃介绍,一个智能手机用户每天解锁的频次,在200次以上。

说白了,招财狗买断了用户屏幕广告,并支付一定广告费。目前给用户的金额是每日0.5元,如持续使用,每个月会增加一定金额。

今年4月份,产品开始研发。因为苹果系统的封闭性,目前只有安卓手机可以使用。7月份开始推广,据施侃公布的招财狗数据,目前下载量210万,日活70万。

“我并不刷下载量,这是真实数据”,施侃本是做广告公司的,“招财狗”只是为日后广告推广多一个渠道,刷量对他没有太多价值。

而这种做法也将原本的“广告主-媒体-受众”的三角关系被打破,形成“广告主-受众”的价值链条,“变成你情我愿的事情,这才应该是一条正常、健康的广告价值链条”,施侃称。

买断屏幕广告

每天0.5元的收入,对用户来说,安装使用的动力有多大?

施侃有自己的考虑:一个月收入5千的人,如果在地上看见0.5元,都不见得会捡,因为他需要停步、弯腰、甚至用泥泞中把钱捡起来。如果直接给他0.5元,大部分是愿意接受的。

招财狗实质就是一张屏保图片,不需用户多余操作,“相当于直接将0.5元塞到用户手里”。

当然,用户数据依然偏年轻,施侃分析招财狗的数据,注册用户多是35岁以下的互联网用户。

目前,市面上和招财狗类似的锁屏应用还有几款,但方式都不太一样。有些APP是任务式的,比如锁屏左划就会下载,给用户2元。

这样模式的实质,和积分榜下载并无区别,是一个众包刷量平台,可能存在的问题是,会吸引一些专业的“薅羊毛”选手——下载APP,获得2元后就将应用删除。

这也是招财狗尽量避免出现的。

广告的本质就是:广而告之。因此招财狗的屏保广告,只给品牌提供展示的位置,并不会提供链接直接导流。但如果对广告感兴趣,招财狗的APP内部有更深入的广告链接。

据了解,二次点击跳转,会流失90%以上的流量。但施侃有自己的考虑。每个用户一天200次点开手机屏幕,产品广告轮流出现,一个产品的推荐次数也达到30到40次。

“一个产品出现30多次的展现,还没有引起用户的注意力,只能说明这不是该产品的用户”,施侃称。

目前,招财狗只作为AnG的一个渠道,暂未产生盈利。未来的盈利模式也较明晰——广告主投放广告产生的费用。这也意味着,APP的日活数越多,盈利空间越大。

未来,招财狗会进行社群化运营,增加用户黏度。

2B比2C难?

从DSP广告到招财狗,施侃相当于经历了从2B到2C两种不同商业模式的运营。

和业内“2C烧钱模式已终结,2B的春天要到来”的观点不一样的是,施侃认为2B的推广和运营更难。

“以前2C需要烧钱推广,是因为都是用户的伪需求”,施侃认为, 2C的用户基数庞大,如果你的产品能切中刚需,就能吸引用户,获客成本极低。

而2B的推广很难,因为企业的决策非常理性、保守、谨慎,一个决策需沟通环节很多,缓慢低效。不像2C,只要好玩有趣,就有用户。

另一方面,2B的公司发展都极为缓慢,从发展到上市,需要10到15年的时间,施侃称:“而2C做得好的话,3年上市也不是问题”。

黑马档案

公司名称:北京安与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创始人:施侃

所属行业:移动互联网广告

融资进度:A轮

招财狗 手机锁屏APP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