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如火如荼的共享经济如何在中国落地?
林超 林超

在美国如火如荼的共享经济如何在中国落地?

共享经济在美国是个环保问题,其实在中国就是一个再就业和挣外快的问题!

最近CCTV财经频道制作了一期共享经济的节目,节目提到“共享经济正在从一个新鲜事物变成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一个新时代被开启了”。共享经济的话题在中国又热起来了。这一次,可能不再是虚火。

当影响人类社会变迁的两股推动力——技术&文化逐渐成熟后,它必将推动共享经济的成熟。

文化方面,事实上21世纪我们正在回到一个更加具有亲密感,具有普适信任,社会资源更加频繁流动的交易文明。这似乎是绕一个大圈,将回到人类交易文明最初的状态。

技术方面,实名社交网络、移动设备普及、移动支付、大数据技术、云计算等五项技术的成熟,使得一个随时随地、有高度信任基础和支付便利性的创新基础架构被搭建起来。也使得我们在现代都市里极大的扩大的“自己人”的范畴成为可能。

那么,共享经济在中国该如何落地?

首先,共享经济在美国是个环保问题,但在中国却是个再就业和挣外快的问题。

那么发源自美国的共享经济成功模式迁移到中国来适用吗?

我们先来看下面两张图。

第一张是《经济学人》杂志某一期专门探讨共享经济主题的封面:

asgf

从这张图里面,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人是怎么理解共享经济的。

总结起来,我们看到了两样东西。

第一:人不多,

第二:东西很多。

第三:天!很!蓝!!(冒着被批评数学不好的风险也要说出来)

所以美国共享经济的关键在于:不要增加更多东西了,让多余的东西流转起来吧。

好了,接下来第二张图回到我们伟大的祖国!

ren

中国什么最多?没错,就是人!跟人比起来,中国的汽车,房子都是配角。当美国群众一直在发愁自己家的东西、房间、车怎么这么多,如何利用起来的时候,中国群众在发愁的是自己挣的不够多,工作不够好,没时间旅行,地铁太挤,吃饭太贵!

所以,共享经济在美国是个环保问题,其实在中国就是一个再就业和挣外快的问题!

关于再就业和挣外快,我们来看看去年两家发展非常迅速但是大家可能并不了解的公司。

一个是达达快递,一个是回家吃饭。这两家公司对应的共享经济模式在美国并没有特别成功,但是放在中国却显得前途无量。其根本原因就是他们都成功的应用了移动互联网蓬勃带来的新技术能力,解决了以前无法解决的特定人群劳动力的碎片剩余价值释放的问题。

坦率的说,中国共享经济的创业者如果不了解中国的人口特征,没有最起码的社会学素养。恐怕在创业方向的判断上,要吃很大的亏。

第二,在中国落地就要抓住中国特色的机会。

那么,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到底有什么主要特征呢?如果你是一个共享经济的创业者,那么这里有三个维度可以帮助你更好的理解中国的独特性。

城市维度

我们可以把中国的城市抽象成:乡镇、四线城市、三线城市、二线城市、一线城市,五个层次。

zhongguo

学历维度

中国的劳动人口的学历维度可以分为:小学学历,初中学历,高中学历,大专与普通大学学历,211/985大学学历。

年龄维度

年龄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维度,信息文明高速发展推动的年龄代际更迭使得每个年龄层的互联网使用者都表现出完全不同的行为模式。所以,我们先粗略的把用户分为50后、60后、70后、80后、90后。

把这三个维度组织起来我们可以得出一个三维的劳动力人群划分图:

suihou (2)

上图,实际上就是我们理解中国人口国情的一张藏宝图,三个维度分别切分成五个类别,5的三次方,可以划分125个区间,每个区间的劳动力激活都可能产生机会。 

比如,我们可以举个例子:达达快递是利用移动互联网的能力,成功的激活了在一二三线城市居住的,80、90后,中专及以下的劳动力的碎片化时间挣外快问题。

回家吃饭便是满足了一二线城市居住的,50、60后,中专及以下的劳动力再就业需求。

厅客则是满足了一二线城市居住的,80、90后,大专及以上劳动力的探索人生另一种工作方式的需求。

第三,分清你的产品是需求场景,还是需求品类。

做共享经济到底是“选择品类”重要,还是“锁定场景”更加重要。要理解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引入一个概念,就是引力。

“重资产品类”引力强,围绕自身形成场景;“轻资产品类”引力弱,需要围绕场景构建品类。

比如,我们可以说 uber 捕捉的是打车需求产生的前后5分钟的场景。Airbnb捕捉的是在旅行中最关键的住宿选购的场景。

他们的区别在于前者是从使用者的视角看问题,后者是从被使用的物品为视角看问题。

图片1

两种不同的视角取决于品类的轻重。 比如,房子非常重,车子非常重,孩子非常重,所以围绕他们就容易形成围绕场景。但是,灯泡很轻,凳子很轻,电钻很轻,吃个便饭很轻,所以这些往往会融入到其他的场景中。

当你切入共享经济类别相对轻的时候,品类自身的引力不够形成周边场景,这个时候你就要转化思路,主动融入其他场景考虑问题。

比如“Enjoy”从高体验餐饮场景切入,构建了一个体验经济的核心场景,从而逐渐切入其他零食,甚至手工艺品就显得顺理成章。而“觅食”选择了覆盖所有饮食场景的全品类切入方式,反而有可能让用户觉得无所适从,最终只使用其最核心的一到两个场景,使得其他场景枯萎。

或者,如果你是做个人手艺的共享经济,那么你提供的共享服务层次和类别差异可能非常大。比如你提供主要是按摩、美甲、身体护理类的服务共享经济,这就是一个轻品类,它其实隶属于多个完全不同的场景,比如办公室场景、家庭上门服务场景、周末姐妹聚会场景。服务于不同的产品完全可以形成彻底不同的产品形态。

第四,看清打开频次与传播率之间的关系。

作为一个交易平台,高频打低频的理论相信大家也是耳熟能详。

不过,到底为什么高频产品可以侵蚀低频产品呢?

这个可以看成是一个进化生物学问题,不过最终还是一个数学问题。

理查德.道金斯在他的著作《自私的基因》里面对于原始海洋中基因间如何竞争有过精彩的描述。进一步用数学来解释就是,如果有AB两个产品:

A产品用户体验非常好,用户满意度极高,每次使用都能产生200%的传播,但它一个月的时间只有5次用户打开。

B产品用户体验做的一般,用户满意度一般,每次使用只能产生5%的传播,但是它用户打开频率很高,一个月能打开200次。

suihou (1)

那么一个月后,A产品传播结果为243,而B产品的传播结果则是惊人的17292。 

所以,一个自我复制频率高但是每次复制能力低的产品,会胜过一个自我复制频率低但是每次复制能力强的产品。

以上四点即是我对于“共享经济如何在中国落地”的一些看法。正如央视财经频道所说,共享经济在中国已不是新鲜话题,它将越来越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也会进入一个全新的经济共享时代。

本文作者:厅客app联合创始人&CEO林超,连续创业者。成功创办过三家高科技和互联网消费类公司。中山大学数学和金融双学位。在厅客的第二职业是:人类学家。

共享经济 落地 美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