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妮:“梦想婊”这个称呼挺好
麻策 麻策

陈安妮:“梦想婊”这个称呼挺好

网红和创业者,两个身份面临的矛盾和争议,陈安妮都尝试过了。

本文系i黑马出品的【网红创业】系列报道第二篇,欢迎查看第一篇《屌丝逆袭范本:看粉丝千万的“网红”如何养成》

i黑马 麻策 1月14日报道

快看漫画刚过了一周年的生日。

或许有些人还不是很熟悉这家公司的名字,但创始人陈安妮,微博昵称“伟大的安妮”,却被很多人知晓。她是漫画作品《安妮和王小明》、《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的作者。

目前她的微博粉丝数量是1014.6万。同时头上还顶着“梦想婊”的称号。

现在,1992年出生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创业者。陈安妮向i黑马透露,近期快看漫画已经走到了B轮,融资金额超过1亿人民币。

网红和创业者,两个身份面临的矛盾和争议,陈安妮都尝试过了。

“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见面后,i黑马问: “创业了,你还同意自己是网红吗?”

陈安妮说:“是网红呗。”

她不介意这个称号,这是她习以为常的身份标签。从大学二年级开始,“伟大的安妮”便因画校园系列漫画“走红”。

陈安妮的漫画以自己为原型,现实生活为剧本。《安妮和王小明》就是以她和男朋友为原型创作的系列条漫,讲述一对大学小情侣的日常琐事。那时,萌系的作品正当流行。温暖、无下限的校园感情,引起了不少同龄人的共鸣。2013年,《安妮和王小明》获得中国动漫金龙奖最佳幽默动漫金奖。粉丝数量很快突破500万。

“网红也是很努力的,不努力也成不了网红。”从那个当初还在微博上和大家探讨画工的学生妹子,到后来靠条漫赢得关注,陈安妮确实很勤奋。但,大量的粉丝和关注度,也成为她后来“毁誉参半”的导火索。

在粉丝数量疯涨后,陈安妮决定开一家动漫公司。她的快看漫画就是这样一种APP:推荐少而精的国产漫画。2014年12月13日,快看漫画APP上线,连带陈安妮自己创作的《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漫画一并推出。条漫里讲述的是安妮的创业经历和痛苦,比如熬夜工作,比如创业挫折,比如几个月不买衣服……漫画推出随即大热,被大量转载。

“姚晨转了,赵丽颖也转了。”微博大V们的推动使这则漫画的转载量达到45万次,阅读人数超过2亿。“伟大的安妮”微博粉丝数节节攀升,快看漫画APP的下载量也迅速突破100万。

但更热的争议接踵而至,把陈安妮和快看淹没在舆论的大海中。

“我是网红的时候网友天天夸我,但我创业了天天被骂。”陈安妮对i黑马说。

陈安妮踩中了国内画手们的雷区。她当时被骂的理由很多。国内画手的路难走、奋斗艰辛,而条漫中“我努力就成为1%”的感受,让其他被划分为“99%”的画手感觉不忿;她的画工和画风也受到了空前质疑。留几手等微博大V,看多了创业者的情怀,对这种年纪轻轻涉世不深却“卖惨”营销的内容,也跟风吐了个槽,各路二次元爱好者的不满也随之发泄了出来。

而最严重的事是,刚刚推出的快看漫画也迅速被人指出,其中有无授权转载内容。不管什么行业,“侵权”都是件大事。而在国产动漫圈里,“盗图”更是无可辩解的大过,尤其对于商用APP来说。“‘1%’的梦想,却是用来消费作者?”“梦想婊”的称号,就在这时毫不客气地套在了她的身上。

陈安妮迅速补救。快看漫画发布了道歉信,表示微博上转发的漫画没有收录于APP,并删除了所有未授权转载,联系作者申请授权并支付作者费用。

但潘多拉的匣子一旦打开就很难合上,她的粉丝的支持行为也引起了更大的抵触情绪。直到今日,关于陈安妮,国内画手圈反复提起的仍然是当时的这些事。

网络本来就是双刃剑,能捧红你,但同时也能刺穿你。

2015年初,陈安妮接受电视台访问,争议中的她随口一句“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成了网络流行语。

“现在还有人叫你‘梦想婊’么?”i黑马问。

“在我们公司里,他们都这么叫我。” 陈安妮说,“网上更难听的多得是。这个称呼,我觉得还挺好。”

陈安妮善于自黑:“肥婆”、“肥妮”……都是她曾给自己的称呼。也看得开,哪怕深陷舆论风暴,她也没向我们表现出,她需要经历什么复杂的自我救赎。

几个星期前,陈安妮参与了一档创业视频的录制,其中被问到:“是梦想婊啊?”她笑着回答:“嗯,为了梦想奋不顾身。”

她必须看得开,除了网红,她还是个初创公司的创业者。微博红人身份给了她巨大的搜索热度、下载量和粉丝,那她也不得不承受这些,哪怕是教训。

“还画漫画么?”i黑马问。

“好久不画了。但我还会继续画。”陈安妮说。

现在,她专心经营平台,自称漫画作者而不是“漫画家”。她最初的粉丝是从微博上获取的,资本正是看中了她的人气与获取流量的能力,她也清楚这一点。快看团队的成员都是90后,其中还有不少也是网络上的小“红人”。陈安妮知道要利用网络社交平台上的能量来继续聚拢和维持人气。

不过她不是非常愿意谈过去,也不乐于再让别人用“伟大的安妮”去看待她。她想做的,是创业者陈安妮。

641

“为了梦想奋不顾身”

可要做创业者,不是每一个网络红人都能做到的。当年的1%漫画不足以道尽创业生活之万一。一个真实创业者的生活,与网红的“努力”还是天差地别。

在陈安妮萌生了做漫画创业公司的念头之后,她揣着想法到处寻找天使,却到处碰壁。

礼物说CEO温城辉是她的师弟兼好友,大学期间他们一起做过工作室。陈安妮四处奔走的时候,温城辉也正在寻找A轮融资。同样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温城辉解囊送给她一小笔钱,当做朋友间的鼓励。

用这笔钱和自己的积蓄,陈安妮拉起近10人的团队挤在北京五道口的一处民宅,在外部技术人员的帮助下,历经7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快看漫画APP的第一版。

快看上线之后,迅速获得了转发和关注,同时也带来了前面说过的巨大争议。

当时的团队中,最大的是91年的。他们几乎不具备任何运营公司,甚至经营互联网产品的经验和知识。这一点,在产品上线之后暴露无遗。指责和质疑,让这个团队倍受打击。辩解,加速了网络上的怒气发酵。

转折源自一通电话。沈南鹏注意到了这个登上热搜榜的姑娘,第一时间约见了她。当月,快看漫画拿到了红杉资本的300万美金A轮融资。 

舆论和话题性,打击她的同时,也让她获得了投资人的关注。对陈安妮而言,沈南鹏不只是救命稻草,也给她打开了新世界的窗子。

有了资金和指点,快看漫画做了正确的选择。2014年12月20日,快看漫画启动“30万元正版计划”,收到了几千份投稿,筛选出优秀的漫画作者,并拿到了所有漫画作品的授权。

快看进行了一系列的整顿,签约作者,支付稿费,对无授权作品进行后续处理。平台也制定了统一的流程:先是编辑搜寻作品,然后签约作者,再由编辑对产出的作品进行审核,根据需求做出调整,最后上架。

然而,作为一个创业公司,快看似乎仍未能从舆论争议的漩涡里彻底脱身。2015年10月左右,陈安妮的名字又一次上了微博热搜。一名漫画作者质疑快看公司偷税漏税,时间长达9个月。快看声称公司并无违规行为,并表示要提出诉讼。同时,另外一些作者对该作者进行声援,快看的竞品也同时发声,强调要和作者永远站在一起。

不同于以往的事件,这次,是快看漫画作为创业公司,与签约作者、竞品平台的纠纷。 

“现在问题已经解决了。”陈安妮告诉i黑马。她表示公司并没有违规行为,也已经安抚了作者。经历了风波,她认为,平台留住作者的关键在于收益保障,平台流量和品牌影响力的提升。

陈安妮的目标是打造一个中性的综合平台,吸纳更多的优秀作者和作品进来。

“每个作者都想成名,让更多人知道自己的作品。”快看争取为作者带来收益、人气和作品的开发。“过去八九个月,已经有漫画作者通过快看漫画平台赚取了几百万的收入。”陈安妮说。画风优秀、产量充足的作者,“在这里一个月拿一万块钱的稿费不成问题”。

陈安妮给了i黑马几组数据:截至今年1月,快看漫画已有1600万用户,190万DAU,平台签约的漫画作者数量超过300名,其中三分之二的作品为独家。并推出了《复仇高中》、《整容游戏》、《单恋大作战》等系列高人气漫画。排名前几位的漫画平均每一话可以达到2-3万的评论,20-30万的点赞。

但相对于市场同类产品而言,快看的内容量还不够大。而且,除了要应对舆论的压力之外,快看还需要通过不断试错,去摸索变现的渠道。作者有了稿费,而平台本身,依然在烧投资人的钱。快看目前试验过或可预见的渠道,有比较常见的衍生品销售、广告和影视版权,但其中能获得的利润微乎其微。 

目前,快看做了如《关于我最喜欢的他》主题书,以及《快把我哥带走》单行本等图书作品,通过网络销售或巡签,来扩大品牌影响、增加粉丝互动。此外,还有抱枕、台历、小挂件等衍生品,通过APP内宣传,外挂淘宝店铺进行销售。最近他们做的2016年台历,第一批2500册上线很快售罄,正在补货。但这显然不是赚钱的主要渠道。陈安妮说:“销量很好,但基本还都是做着玩。”

不过,陈安妮认为这些可以日后再考虑,眼下只希望“平台的体量越来越大,不断挖掘优质内容”。现在快看团队已经近40人,陈安妮经历的是从“以自我为中心”到“考虑团队协作”的转变。

“粉丝经济”、“网红经济”流行的今天,在社交平台上走红,本身就是一种能力,这背后也代表了商机。但是,红不代表着商业就能成功,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我们无意于评判什么,但陈安妮正在迈过从网红到创业者的第一道槛。

而这个过程,正如陈安妮所说:“我们所有的事情都会被放大,我的团队也接受了比其他团队更加严峻的考验。”

安妮 梦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