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新旧媒体的冰与火之歌
道哥 道哥

2016:新旧媒体的冰与火之歌

媒体正在工具化、平民化、基础设施化。

当新是一种常态的时候,我们在每一个时间节点上,面对眼前的所有一切事物几乎都是新的。媒体正是这种新中之新的代表。

2015年,媒体发生了诸多的变化:自媒体的兴盛局面持续升温,围绕媒体展开的创业与投资案例,以及媒体话语权的争夺战,留下了诸多的记忆凹凸点。然而面对2016年的开年,这种曾经的变化,正在被新的变化或者趋势所取代。

2016,媒变继续,却已日新月异。

媒体的冰与火

冰:2016年的1月1号,一个新的开始,对于一些传统媒体来说,却是自己无法见到新年阳光的特殊日子。诸多需要关停的传统纸媒,在这一天不仅失去了曾经的出版发行过程,而且还失去了许多总编辑的岗位。

火:与此同时,关于新媒体、自媒体的投资案例不断传到我们的耳际。越来越多的传统媒体人投身到自媒体和新媒体创业大潮中,在得到风险投资的助力之后,有一种正规军加入到游击战的感觉。

2016,冰与火的变化正在继续变化着。

壹:去中心化与再中心化

2015年下半年,这种趋势已经在悄悄发生。

在美国,《华盛顿邮报》已经开展了公民记者的业务,聘请社会上诸多公民记者,加入到自己的队伍中,在新闻发生的第一时间,邀请当地的社会公民记者进行现场采访和报道,再通过自己的平台渠道进行传播。

而谷歌,除了开放自己的互联网媒体平台以及搜索产品给公民记者使用外,还为这些社会上的公民记者提供更多服务,包括基于谷歌搜索引擎成果之上的专业情报服务等,将自己的新闻线索提供给公民记者,从而完成了事实上“报料中心”的角色。

在经历了传统媒体的中心化组织阶段、新媒体去中心化阶段后,如今更大的互联网公司会在整个社会的层面重新建立起以整个社会为整体的新型媒体中心。社会化的媒体组织、社会化的媒体中心,媒体进入了再中心化的过程。

而此时,在中国,正在发生着另外一种所谓的再中心化的过程。2015年年底成立的“南友圈”社群组织,定位服务媒体人创业第一站,形成了连接久负盛名的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离职员工的社群组织,用社群的方式在社会上形成了一个虚拟、松散却又集中的组织,形成新的媒体人聚集现象。

这样的组织,是在2015年下半年,伴随着传统媒体核心精英人群纷纷离开体制下海加入创业大潮,而自然出现的变化。这意味着,在中国,所谓的中心化是以人为中心的再组织,具有十足的中国特色。

媒体人离开体制,包括第一批离开媒体组织进行独立创业的媒体人,如今以创业成功人士以及投资人身份,重新在社会上形成了一个虚拟的社群,形成包括创业者、企业家、投资人、创业服务提供人群等在内的更大范围的社群组织,真正开始了再中心化的过程。

同时,在另外一个视角下我们依然能够发现,基于新媒体红利而生的,特别是营销号所谓的渠道、自媒体时代所谓的新媒体,会因为流量集中的需要形成了新的集中化平台,包括WeMedia平台、熊猫自媒体联盟、一道自媒体平台、新榜的自媒体广告投放平台等。一种去中心化后的流量集中平台正在形成,虽然目前仍是各种平台林立,但是集中的趋势不可逆转。

在另外一个层面,像今日头条、BAT巨头企业等内容聚合平台,已经开始呈现出流量垄断的新格局。通过自媒体入驻形式的平台化工具,如百度百家、搜狐自媒体等,形成了自媒体渠道流量的新的集中和垄断, 一种渠道垄断基础上新的再中心化正在发生。

当我们还在聚焦在一个个曾经的专业媒体人出来创业拿到投资的微观世界里的时候,我们所站立的整个平台正在发生着新的变化,坐地日行八万里的状态,正在我们每个人身上上演。

去中心化,再中心化的媒体互联网化过程正进入收官阶段,传媒业的新生态正在形成,原有的传媒业生态正在彻底被瓦解。

贰:新媒体新格局

2015年的年末,吴晓波一篇题为《敢死队犹在,特种兵已死》的文章,引发了关于新闻空心化的讨论,甚至说是争论。在这一场不大不小的论战之中,出现了几个影响深远的小细节。

其一,曾经作为草根自媒体出身的科技自媒体人,曾经读着吴晓波文章和书籍长大的一部分自媒体人,曾经毕恭毕敬视吴晓波诸多文章是精华的自媒体人,开始了自我的观点和价值观的表达,底气十足的参与到一场几乎是学生对老师的争论之中。

这也意味着,自媒体开始了全新的、更高层次的媒体话语权争夺战,而不再是像过去那样发发文章、说说个人观点那么简单,曾经的UGC草根自媒体人已经开始成为新的PGC力量。

当发现孩子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长大的时候,我们发现自己失去了太多应与孩子共同拥有的快乐时光。

其二,特种兵在失去了曾经的组织依托后,如今已开始了全新的生存状态,投入到全新的社会化自媒体创业大潮中,不再依附于一个组织。

通俗的说,是一批正规军开始加入曾经被定义为游击队的自媒体大军中,从而确定了当下的媒体生态全貌,出现了传统媒体与新媒体、新媒体与自媒体的多元媒体主体共同存在于一个空间和时空中的现象。

2016的媒体格局,基本上呈现多元存在,共荣共生的局面。

真正拥有流量垄断地位的巨头企业,诸如BAT以及移动互联网平台的今日头条等,形成了流量集中平台,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媒体平台。而那些传统媒体出身且依然在苦苦挣扎、坚守着传统新闻传播理念的传统媒体,经受着移动互联网大潮的冲击,举步维艰却又并未放弃过往一切。互联网媒体平台以及传统媒体的留存,共同构成了所谓的主流媒体。

而被定义为源自互联网技术变革而获利的新媒体和自媒体,也呈现多元化存在的状态:Blog时代的博主、Web2.0时代诞生的草根大V、科技自媒体作者、得益于微信公众平台的自媒体营销号、拥有内容原创能力的自媒体(微信公众号平台),以及那些从传统媒体走出来的专业化媒体人开办的人格化自媒体等。

诸多的自媒体主体参与到整个媒体话语权以及商业价值创造的争夺之中,形成了热闹的新媒体竞相发展格局。这种格局发展的最新风口,都指向了基于价值观传播的人格化自媒体,如罗振宇的罗辑思维以及吴晓波的吴晓波频道。更多的具有人格化特征的自媒体以及运营这些自媒体的资深媒体人,正在引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化自媒体的变革风潮。

2016年,虽然未必会出现更多的罗振宇以及罗辑思维,但是诸多面向细分人群的垂直化的专业自媒体,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叁:当媒体作为杠杆存在

在互联网的冲击下,媒体产业已经完成了去中心化过程,如今正在被重新中心化。虽然功能内核没有变化,但是组织形式、主导权掌控主体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传媒业基本上完成了彻底的互联网化过程。

这样的变化带来的是,媒体作为一种互联网社会的基础设施,成为诸多产业和行业发展的基本工具,任何人都可以的而用之,任何机构都可以更加低成本的使用享受其红利,媒体正在工具化、平民化、基础设施化。

与此同时,在产业升级、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对于供给方差异化竞争优势确立的客观需求,媒体这样的工具在其中发挥了日益重要的作用:

传统企业在产品品牌、企业品牌的传播,新营销、新业务领域的突破创新中,都需要企业自媒体的助力;

创业产业需要有媒体的入口进行流量导入、信息传播、关系维护,并且最终通过媒体品牌形成自己创业生态竞争格局的差异化优势;

一些传统产业在熟练掌握通用互联网技术和方法论的同时,要在同行竞争格局中的取胜,利用媒体工具进行差异化品牌塑造就成为一种必然……

在此过程中,媒体日益成为一个可以被低成本、低门槛使用的基础工具。虽然是基础工具,却因为其杠杆的属性,而使得价值凸显。媒体在完成彻底的互联网化之后,正在被重新塑造自身的功能属性。

2016年,随着媒体力量在各种“互联网+产业”中得以凸显,并生成了诸多媒体赋权案例,媒体的杠杆属性将日渐清晰。媒体与科技、金融一起成为商业发展的第三支杠杆力量的未来,已经不再遥远。作为杠杆的媒体,将成为2016年透视媒体发展趋势的重要主线。

媒体兴则社会兴,媒体行则事业行。作为撬动商业价值实现的重要杠杆,媒体将迎来全新的发展阶段。2016年,无疑将是媒体杠杆大发展的元年,媒体杠杆将成为一种重要必备技能,成为普适性的商业杠杆存在。

 

自媒体 新媒体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