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找了个外国老公,做了老外社区,拿了李学凌几百万投资
麻策 麻策

她找了个外国老公,做了老外社区,拿了李学凌几百万投资

互联网时代,有人将“外语角”搬上PC。如今,也有一批创业希望借助移动互联网的优势,把这些志同道合的群体装进APP里。

i黑马 麻策 1月26日报道

做老外社区,公测10万用户

“Say Hi to the world!”这是olla的slogan。olla是一款主打外语社交的移动应用,一切围绕“学习外语和交外国朋友”。

创始人刘红鹰把olla定位为“老外社区”,它像是一个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外语角”,提供包括好友一对一沟通的即时通讯、兴趣小组和“朋友圈”等功能。

但与大多数社交应用都把本土用户设定为目标受众不同,olla从一开始就只提供英文版本,针对的不仅是中国市场,还着眼海外。目前其国外用户占到40%。

“大家共同的兴趣点都是找外国人。”刘红鹰告诉i黑马,在olla里面,用户看不到本国的网友,显示的都是外国文字和国旗,彻底为用户营造外语交流的氛围。她认为学习外语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难,更多的是缺少学习的环境。而她在构建这种环境,不仅为中国人,也为其它想学习外语的外国人。

Olla的聊天界面与微信类似,甚至可以把它理解为集成了微信通讯功能的社区。用户发现感兴趣的交流对象之后,可以使用软件自带的即时通讯工具,跟微信一样实时沟通。i黑马发现,除了纯英文界面会对英语初学者造成部分操作影响之外,olla支持超过60种语言,陪练可选语言则包括英中法西俄意韩日等12种,以便语言不通的用户之间能够形成良好沟通互动。

即时通讯之外,olla为共同的兴趣爱好者开辟了群组功能,按照旅游、艺术和音乐等标签进行归类,每位用户可以根据兴趣加入不同小组,类似于百度贴吧,支持发文晒图,通过瀑布流的形式展示信息,通过社交来增进对别国文化的了解,加强彼此之间的互动交流。

为了加速学习,olla设置了“Language Tutor Bar”(语言导师吧)的版块。这相当于一个语言陪练交易集市,用户可以在社区里随意寻找交流的对象,发表供学习者通过支付“olla币”来寻找陪练导师。而olla币需要通过平台购买,每个olla币相当于人民币0.1元,与虚拟的游戏币没有太大区别。导师陪练可以获得用户不低于30个olla币。不过,刘红鹰没有把这种交易做硬性规定,更像是朋友圈的打赏功能。

“我们没有急着要去做付费服务,现在努力让大家获得一个自由的环境,如果你需要更紧密的陪练,你可以付费。”据刘红鹰介绍,“语言导师吧”只是为了满足想要更加紧密陪练的用户需求,普通用户完全可以通过日常交友沟通来达到语言锻炼的目的。

通常情况下,用户愿意为学习付费,但不会为社交掏钱。出于为“用户体验”考虑,刘红鹰更推崇增值服务,而不是广告变现。

“好的体验是通过VIP收费的方式会比较好,而不是广告。我们其实是在酝酿这些东西,怎样推出好的VIP服务。通过这个东西让用户舍得花钱。”

目前,还处在公测阶段的olla已经有了10万用户,40%为国外用户。

非典型创业者

刘红鹰本科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毕业于暨南大学,先后任《信息时报》经济中心主任,网易财富中心总监,在网易负责商业、财经、科技等频道。

她是YY创始人李学凌入职网易后招聘的第一名员工。在网易期间曾开创了互联网的“商业报道”模式,一炮而红。2010年7月,她离开网易加盟盛大游戏,任传播中心总经理。

2014年10月,刘红鹰从盛大游戏离职,翌年3月组建团队正式启动olla项目。并且先后在中国、俄罗斯、意大利等地进行试点。2015年5月,olla获得YY创始人李学凌投资的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刘红鹰称自己“不是典型的创业者”,在她看来,典型的创业者应该是冲劲很大,一看到风口机会就跑出去了。而她性格谨慎,在网易待了7年,尔后又在盛大游戏4年,错过了一波波风口之后,才最终决定自己出来。

起初的想法是不做媒体,干点行业之外的事情。

她做外语社区的想法萌芽于2013年底。她的先生是意大利人,当时有学习中文的需求,而她也有学习意大利语的需求,于是萌生了创办外语社区产品的想法,为诸如他们这种有学习外语需求的人营造环境。而如今,这位意大利丈夫已经成为了她完善产品的最优质用户。

目前,olla的团队只有10人不到,没有行政和财务,更像是一个小型工作室。据李红鹰透露,公司的主要支出为人工成本,项目本身并不烧钱,团队准备在完成3.7版后,再准备启动A轮融资计划。

决定创业之后,刘红鹰曾找到网易时的领导李学凌寻求天使投资,李学凌问刘红鹰项目能做多大,她给了一个富有哲学的回答:“做的好就很大,做不好就不知道。”尽管如此,李学凌最终还是决定投资,因为他更看中刘红鹰这个人。

尽管受到信任,刘红鹰坦言,做为一个创业公司的头儿,依然还有很多困难需要她克服。一是能力的拓展,此前沉浸在一个领域,现在要变成通才;二是思维习惯的局限,做记者对趋势判断非常好,通过各种现象,马上抓住核心,但做产品显然不是这么简单,还需要一点一滴去把握用户的习惯;三是心态的转变,以前是“无冕之王”,现在“是要做孙子的”。

黑马档案

项目名称:olla

创始人:刘红鹰

规模:少于10人

融资情况:天使轮几百万人民币,李学凌投资

olla 老外社区 李学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