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庚、王石与蛇口基因
牛文文 牛文文

袁庚、王石与蛇口基因

前天(1月31日),蛇口改革开放时期的创办人袁庚先生去世了,所有改革开放的早期参与人士都在怀念他,这让我想起十余年前的一件往事。

南国之星

2005年,我还在《中国企业家》杂志工作,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注意到,袁庚与蛇口一批企业之间存在的某种精神联系。在蛇口这种小地方,竟然孵化出了平安、招商、万科、华为、中集这些著名的大公司。当时我带领着记者几次跑到深圳,努力尝试探寻这种联系。

后来才得知,袁庚老爷子年事已高,不再见外人。后来,也许是因为老爷子对蛇口企业家这个群体的格外关爱,也许是《中国企业家》对“蛇口基因”这个课题的执着探究,最终在王石的大力引荐之下,得以见面。我清楚的记得,那是2005年夏天的一个下午,袁庚在家人的搀扶下,走到约定的小咖啡厅里。考虑到见面机会难得,我们还特意做了准备,想认真与老爷子聊聊蛇口的事。见面寒暄之后,我们发现90高龄的老爷子,看上去健康开朗,能清楚地表达意见和看法,但已不适合做一板一眼、一问一答的采访。我们前后待了半个多小时,尽管时间仓促,但有几件事还是印象深刻。

袁庚对蛇口走出的这批企业家是有高度评价的。我当时清楚记得,老爷子一上来就握着王石的手,嘴里反复念叨:“王老板,干得好!”从进门到离开,老爷子都说了同样的话。

席间,我们拿出了准备好的纸笔,请他为我们这期杂志和深圳走出的这批企业家题词。他清晰有力地写下:“南国之星”和“中国企业家”,落款是“袁庚 二00五年六月十五”。

牛社2

“南国之星”就是他对蛇口这批企业家的评价。当时他说,国家给你的,做好是应该的;而蛇口这批企业家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市场,做得好,不容易,是“南国之星”。

回到北京,由于种种原因,这组稿件最终在三年后才得以刊出,时值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在出版这期杂志的时候,袁庚老爷子作为改革开放的功勋人物出现在深圳的纪念仪式上。但从报道看得出,他坐着轮椅出来,也没有发表讲话。抚今追昔,也许2005年那一次,弄不好就是袁庚与企业界、与外部世界最后一次比较清醒状况下的会见。

2008年,中国企业家杂志用封面文章刊登了那次采访的成果,当时的标题是《蛇口基因》,向蛇口和袁庚致敬。我本人也在刊首语也写了一篇小文章《蛇口是一种什么样的基因》(附后)。

“蛇口基因”里的家国情怀

看到袁庚老爷子去世的消息,我觉得自己应该找出这期杂志,写点什么。因为记忆有些模糊,跟王石通了电话,巧的是,王石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事实上,在袁庚去世的前几日,恰好王石在天山峰会上发表了演讲。此时的王石因为“野蛮人”入侵而处在风口浪尖,他这次演讲的核心思想正是围绕于此,“我可以成为第一大股东,绝对控股,但没走这条路”,而“纯民营公司举足轻重会有风险,混合所有制更符合中国国情”。

我看到这段话,还是能够理解王石的选择的,理解他为什么今天虽然有第二次选择的机会,或者被迫选择的机会,但最终还是坚持了当年的选择。他想把万科做成全球领先的公司,但在中国的国情下,要做到这一点,企业家个人一定要跟国家取得一个平衡,所以国有控股的混合所有制就成了他的首选。

这背后,其实是王石及蛇口那批企业家身上的共同基因。这种基因的最大特点是家国情怀。蛇口兴起于招商局,招商局最早是盛宣怀在洋务运动时期创办的官督民办公司。从一百多年前看来,蛇口(招商局)流淌的血液都是家国情怀。

家国情怀具体包括三点:第一,一定要做一个大公司、大产业、大事业。当年平安选了保险、华为选了通讯设备、万科选了房地产,如同当年招商局创办的时候一样,这些都是跟国计民生相关,能够做大的产业。事实上,他们当年的这种选择极具预见性,这些企业后来都成长为千亿万亿级大公司。

第二,特别注重“公企业”,也就是注重私人和国家的关系。他们在国家战略和企业(家)战略之间取得了一种的平衡,既获得了巨大的发展空间,又保证了强烈的企业家精神——这正好是100年前招商局创始人们身上流淌过的血脉。

第三,不犯王法。这是王石的原话,他们做企业非常重视与政府关系,所以你看这么多年来,蛇口走出的这批大企业以及企业家都没有出事。这在当年那一代起伏沉浮、命运多变的企业和企业家里,格外难得。王石当年选择不私有化,本身也是这种现象的结果。

30多年过去了,现在中国的年轻创业者已经很少能遇到当年王石他们的困境,也很难理解王石他们当年的选择。在现在年轻人看来,创始人同时也是企业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今天的创业者还是应该感谢当年的那批创业者,正是因为他们的谨慎、他们的探索,才为今天的创业者提供了很大的制度基础;自己创办的企业到底属于谁,才不再是一个问题。

影响力与财富,可否皆得

今天我自己也已是一个创业者,在我这个创业者看来,王石完全可以在这次万科股权变局中,抓住机会,把团队搞成国有股东之外的第二大股东,实现运营与控制的统一,让创始人既是创办者、也是精神领袖,同时还是企业的实际控制人,这样对企业对股东对社会都更好。时代已经在进步了,大家应该也能理解这种企业制度安排的必要性。创业与创富,可以皆得,不必分离。

2012年,王石在接待黑马营到访的时候,曾经讲过这样一句话:男人都像打出枪膛的子弹,不管出发点多么笔直,最终都会回归到大地上。我想王石是在跟这种初心对话、跟历史对话、跟来路对话。

王石实际上对中国国情是有一份敬畏感的。也许当公司做到万亿级的时候,就会有归宿的问题:万科未来到底是谁的?万科未来应该是谁的?——万科应该是国家的、社会的,这可能是王石最想跟社会说的话。万科尽管是他创办的,但他不愿意把万科变成他自己的,不愿意变成他子女的,当然也就不愿意变成外部其他私人的。

2008年,在我离开《中国企业家》杂志,创办现在创业黑马公司这摊事的时候,王石曾跟我说,一个人不应该同时追求影响力和财富。他说你想追求影响力,就要做得纯粹;如果你要去追求财富,就不要梦想同时拥有影响力。实际上,他自己也是这么做的,他获得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力,但放弃了个人在企业里可能拥有的巨大财富。这令人尊敬。

今天像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创业创富现实告诉我们,一个人可以既拥有巨额企业财富,也拥有巨大社会影响力。但是在王石那个年代,他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这也是为什么任正非并没有把公司大部分股份放到自己名下,而是分给了公司八万多员工。这应该是他们那代人的独特的情怀。

蛇口这个地方是中国改革开放第一代伟大企业的诞生地,承载了一代人激情创业、产业报国的家国情怀。这种情怀现在看起来可能有点迂腐、过时,但是他们依然值得尊重。

站在这个时点,缅怀袁庚先生,我更加理解王石这批企业家当年以及当下的选择;也更加崇敬当初孵化出深圳那一批璀璨的“南国之星”的“蛇口基因”。今天的中国,依然需要这种能够极大地激发民众创造力与奋斗精神的创业基因。

附:《蛇口是一种什么样的基因》

一篇封面文章、历经3年时间,主编、两位执行主编、主笔、高级编辑等前后5人介入(其中两人已先后离职),这在《中国企业家》杂志历史上,大概还是第一次。“蛇口基因”,就是这样一篇文章。

还是在2005年,王石和我说起一个奇怪现象:深圳的企业家和广东其它地方的企业很不一样;深圳企业当中,出身蛇口的和华侨城的又不一样。当时,平安、招行、中集、万科、华为这些深圳/蛇口企业,已经显现出超群的领袖气质,势贯下一个20年,代表了中国企业未来的方向。如果这些企业身上有共同的“神秘基因”,那么寻找出这种基因,就是一项令人兴奋,很有价值的工作了。

开始采访才知道,这并不是一项容易的工作。首先,这些企业大部分都非常低调,马明哲、任正非是有名的“不见记者”;其次,大家对是否存在“蛇口系”这样一个企业群体,认知并不一致,对“蛇口基因”内涵的理解也大不相同;最为关键的是,蛇口企业群物理上和精神上的“培养基”袁庚老人,已经年高失忆,尽管在王石的帮助下,我们在2005年见到了他,老人也兴致勃勃地题写了“南国之星”“中国企业家”,但已无法进行真正地的交谈和采访。

2008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我们知道,这篇稿子不能再放了。尽管不成熟,也要拿出来给读者。

最后,我要把自己个人在这3年里对“蛇口基因”的认识,也拿出来和读者分享:

一、“公企业”。中国大企业的主流形态,要么是国有企业,要么是民营企业,但这些蛇口企业是一种新品种,万科的郁亮说应该叫“公企业”。它们不接受没有大战略大愿景的国有股东,为此不惜换股东,但也决不搞MBO或老板个人控股,即便是私人企业华为,老板任正非据说也只有5%不到的股份。于是,它们就取得了一种在国家战略和企业(家)战略之间的平衡,既获得了巨大的发展空间,又保证了强烈的企业家精神——这正好是100年前招商局创始人们身上流淌过的血脉!

二、大行业。平安(保险)、招行(银行)、中集(集装箱)、华为(通讯设备)、万科(房地产),这些企业的行业选择,具有极强的开创性和未来性,不要说在它们创业的那个年代,就是在今天也是非常具有扩张空间的“大行业”。而且,这些行业,在很大程度是由他们开辟并定义的。为什么这群企业家能够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样一些“大行业”?要知道,在30年历史中,充满各种可以赚快钱的行业和业务诱惑,但他们几乎一致地坚守了当初选择的主业——有远见不容易,能坚持更不容易。

三、不犯王法。低调是企业人的本分,即便是高调如王石,在碰到诸如宏观调控、劳动合同法这样的高度敏感的事情,也一贯和政府保持一致。所以在30年一波接着一波的企业出事高潮中,在科龙、健力宝、粤海等事件频出的广东,这些蛇口企业有惊无险地走过来了。——在高速发展的转型经济体里做企业,这份清醒和自爱,格外难得。

假如这些就是“蛇口基因”的主要内容,那么,我为此感到自豪,这应该是改革开放30年中国企业界积累的最宝贵的一份财富。

——原刊于2008年8月《中国企业家》杂志

袁庚 蛇口 王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