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存脸萌,郭列携Faceu卷土重来
峰瑞资本 峰瑞资本

封存脸萌,郭列携Faceu卷土重来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社交创业的失败率非常大,比电商等其他领域的失败率要大太多。

今天的讲述者是郭列,89 年出生却成了 90 后创业者代表。郭列在华中科技大学就读期间开始创业,毕业后他不安于在腾讯公司上班,离职做了风靡一时的社交 App 脸萌。不过,脸萌爆红带给他的荣耀和脸萌成为流星带给他的低谷同样深刻。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前,郭列带着新的社交产品 Faceu 归来。这一次,他想超越脸萌的辉煌,把 Faceu 做成像 Snapchat 一样伟大的产品。

P.S.,最后一部分是问答,峰小瑞带你看郭列的变与不变。

下面是他的故事。

把“萌”做成一门生意

Faceu 是我新做的社交产品,用户可以用 Faceu 拍摄短视频和照片,并实时在人脸上叠加具有动态效果的贴图和道具。这个春节很多人玩 Faceu,你在朋友圈看到的那些顶着兔耳朵、留着猫须、抹着腮红、头上长草,口吐彩虹的自拍卖萌照和自导自演小视频,就是用 Faceu 做的。

在我看来,Faceu 和脸萌这两个产品都是切中人的 “萌” 的需求。在亚洲国家,包括中国,萌的需求很旺盛。

但是,这两个产品的成长轨迹是不一样的,脸萌更像一个游戏,你不用露脸,而 Faceu 的使用门槛更高,它需要用户把脸露出来,正因为这个,Faceu 更好玩。如果 Faceu 能基于人脸产生非常优质的内容,是可以做社交的。举个例子,2004 年扎克伯格黑了哈佛大学的网站,利用学生的花名册和登记照,让其他学生在线对照片打分,以选出学校里人气最高的男生和女生。因而,我认为做社交,脸的信息很重要,特别是没有修饰的脸。Faceu 不能选相册,实时拍照还不能修图,也不能缓存,它能产生跟脸有关的实时拍摄的优质内容,因而具有很强的社交属性。

Faceu 的目标不是做相机。我们从相机工具切入,再做 IM(Instant Messaging),最后做 SNS(Social Networking Sites)。选择先从相机切入,是因为我觉得在中国做图片和视频社交的核心,是要把工具做好,不然大家都不愿意用,这是个很怪的事情。在美国,摄影排行榜上第一名到第五名很少有修图工具,但是在中国,第一名到第五名都是修图工具。因此,如果你要做图片和视频社交,一定要把工具做好,让用户有意愿在上面产生内容。从视频和图片切入做社交,如果工具做不好,社交更加不用谈,这是一个很大的坑。

封存脸萌,复盘反思

1452312988709115

郭列的手机里还有脸萌 App,他还打趣把公司地址说成“脸萌宇宙总部”。

脸萌目前的日新增用户超过两万,主要新增来自海外。有很多人想在脸萌里加广告,也有人让我把脸萌卖了,我都不愿意。我很珍惜脸萌这个作品,就让它一直封存在那里,毕竟它是我创业做的第一款比较成功的产品。它实现了我的一个理想——带团队做一个 App Store 排行榜第一的产品。

我们做脸萌的时候只是想说做一个大家都会用的产品,没太去考虑它的持续性。很快,我看到了脸萌的天花板。因为我们参考了 imadeface,这个产品火了一阵就不火了。脸萌可以说是萌系的 imadeface,如果它没有更多功能,成长轨迹肯定和 imadeface 一样。意识到脸萌可能无法持续的时候,还蛮难过的。特别是当外界也这么说的时候,我非常想要去证明给他们看,说我们其实可以做好。

我们做了很多事:重新绘制头像素材,增加写实表情,允许用户用脸萌和朋友合影,开发周边产品,等等。但现在我觉得当时挺傻的。不要因为外界的评论或者舆论去引导你做不同的决策。我现在甚至不怎么看外界评论了,因为大多是纸上谈兵。更何况创业者肯定会遇到很多质疑,如果不想要被质疑不想失败,可以乖乖上班,或者干脆什么都不做。

大概在 2014 年九十月份,脸萌做到海外第一后,我们就没有再花大力气做脸萌,而是马不停蹄地转向一个新项目,当时我们找了很多解决方案,想要做一个有弹幕的朋友圈,但这个做了一半就没再做了。主要原因是我当时太浮躁了,到处出差参加活动,产品做得很烂,团队也很散漫。

脸萌的热度下来以后,很快我经历了一个低潮。真的是当你火的时候大家都来找你,当你不好的时候大家都不来找你。社会对年轻人失败的宽容度不高,从脸萌这件事情就可以看出来。

于是我得出一个最终结论,你不要理会大家怎么来看你,无论你好还是不好。当你不在意外界的看法后,你的心态起伏不会太大,反而更能独立思考,做出更好地决策,这是走向成熟的标志。

这次做 Faceu,我比之前更系统地开始思考:产品到底解决什么痛点,生命周期有多长,最大能做到多大,天花板在哪里

我现在的心态是,成功都是阶段性的。脸萌是一个时期的产品,我下次再做成一个产品也是阶段性的。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不要看脸萌这一个产品,也不要看未来某个产品,所有这些产品都是用来练手的。如果我能在 40 岁的时候做一个非常伟大的公司和产品,我就很满意了。

微信变得臃肿,社交创业机会来了

屏幕快照 2016-02-18 09.55.50

这位同学玩 high 了

脸萌和 Faceu 都是社交产品,我一直做社交创业,一方面是我喜欢,另一方面是我觉得自己有一点天赋。我曾经参与很多其他方向的创业项目。比如,我从腾讯离职后,跟一个在腾讯的技术老大做过 O2O,我们当时想做一个提供两三小时内送货上门服务的微信便利店。但是,我兜了一圈,发现还是喜欢社交工具和社交产品。此外,社交产品的持续性很好,做好了是一件非常大的事。

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社交创业的失败率非常大,比电商等其他领域的失败率要大太多。很有可能只有一两家公司能成,有可能出来一两家好公司后好几年都不会出新的了。本质上来讲,我觉得社交创业首先要找这个阶段内的痛点。而且,做社交有几个时间点,一个可能跟设备和技术相关,另一个机会点是当关系臃肿到一个极值的时候

在移动互联网发展早期,当大部分人还都在用 Facebook 的时候,年轻人觉得 Facebook 上的社交不自由,或者社交内容很无聊,他们流向 Instagram 和 Snapchat。

在中国的情况是,从 2014 年底开始,大家开始明显地感觉到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不自由。这体现在两方面:你的时候要分分组,总想着给谁看不给谁看;内容质量在变低,比如鸡汤太多,你总想着屏蔽谁。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现在,我觉得这个趋势会越来越严重。微信社交让年轻人不自由,恰恰是 Faceu 等新产品的机会。

如果 Faceu 在中国有一天可以成为像 Snapchat 在美国那么流行的产品,我是最开心的。但我们未必能做得像 Snapchat 那么好,除去文化差异,Snapchat 赶上了两个很好的时间点:它出来时是 2011 年,移动互联网浪潮刚开始;其次,当时 Facebook 的关系链开始变得臃肿庞杂。Faceu 赶上了微信关系链庞杂的时间点,但是移动互联网发展这么多年,已经成熟了,该建立的用户使用习惯已经建立。所以,现在我们做这件事难度还挺高的。

马不停蹄,到底为什么坚持?

创业是冷暖自知的事儿。

2016 年一月中旬,有一次我两个通宵没睡觉,第三天又忙到凌晨一点半,头晕得不行,我担心自己会猝死,还打车去了医院。那几天 Faceu 正好在 App Store 榜首,我心想能多做一点就多做一点。但那天我加班加到快要出事的时候也会想,我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到底为什么坚持?

答案很明确。我希望在中国创立一家伟大的、能打开全世界市场的公司。我希望四五十岁的时候能实现这个理想,在没实现之前,我还是得继续努力。

创业一路走来,我觉得从 0 到 1 蛮难的。虽然脸萌和 Faceu 都火了,但是我顶多只能算执行力比较好。因为不管怎么说,脸萌参考了 imadeface,做 faceu 时我也研究过 snapchat 和 snow。所以,未来我们团队的创新能力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和要学习的地方。

做 CEO 是非常好的学习过程,一边做一边思考提升会很快,因为你一直在遇到问题,然后解决问题。幸运的是,在互联网上有很多优秀的创业者分享干货。比如,雷军的招人方法对我影响很大。他说,如果你要找一个人,至少要找 40个、50 个,甚至 100 个人。这让我非常震惊,因为我之前一般都只找两三个,招人你花的时间不够是不行的。猎豹移动的 CEO 傅盛也常常写文章讲公司 CEO 最应该做什么事。乔布斯的很多分享也给我很多启发,比如他会讲怎么对待优秀的人。

这两年 90 后概念被炒得很热,资本市场也比较支持,年轻创业者站在了很好的时间点。不过,大家刚出来创业都缺乏经验,可能都会犯错误,但是我们把这个时间放长远一点,五年、十年以后,今天这群年轻创业者一定更有经验,更能做成事情。比较好的状态是,大家淡忘年龄,更多地关注自己在做的事情和自己需要吸取的经验。

郭列的变与不变

峰小瑞:2014 年的六一儿童节,微信朋友圈是属于脸萌的。那时候,你参加发布会,黑色 T 恤上面写着 “When you have nothing to lose”. 2016 年的春节,微信朋友圈是属于 Faceu 的,这次创业的心态有什么变化?

郭列:这次创业,我其实有一点历史包袱。毕竟脸萌曾经那么火,我也拿过不少奖,外界会有期待。第一个产品那么火,第二个做不好,大家就会骂垃圾。有些投资人也会着急,说,“你赶紧出啊,别一个产品做一年”,但是我不想让不够好的产品上线。我希望一款产品出来,不论受不受欢迎,至少质量很高。

峰小瑞:2014 年你拿奖时说,“我和小伙伴有个梦想,就是承包全世界的 App 排行榜,我出来创业的目标就是打造 App Number 1(排名第1的应用)。”你现在还那么关注产品在 App Store 的排名吗?

郭列:Faceu 登榜我还是很开心。但我现在不像当年那么关注排行榜,毕竟谁也不可能永远待在榜上,我更关注的是产品是否解决了我想要解决的问题。

峰小瑞:脸萌拿到第一笔融资时,你说“这笔投资如果换成热干面,可以绕华科(华中科技大学,郭列的母校)好几圈。”你现在拿到融资的心情是怎样的?还会想着把它换成热干面绕华科几圈吗?

郭列:这个蛮有意思的。当时天使融资拿的钱不多,但是真的蛮开心的,超级开心!后来 A 轮拿得钱多,但没有那么喜悦,没有那么惊喜了,还是第一次吃糖更兴奋些

峰小瑞:记得你曾经的招人标准是,“非逗比不要”。现在还这样吗?

郭列:2014 年的时候我的确说过非逗逼不要,现在想起来蛮搞笑的。当时真的乱说了,是一个刚刚创业成功的公司讲出来的话。本质来说,招人的标准肯定要跟岗位相关,比如说技术岗位的人要经验丰富一点,设计师岗位对设计的感觉有要求,运营岗位则需要逗逼一点。

峰小瑞:2014 年你接受采访时,说对张小龙不感冒,还说“他们都是一帮 30、40 的大叔。”现在怎么看张小龙和他的微信?

郭列:当时确实说过这话,但我其实特别尊重张小龙。张小龙和马化腾是最优秀的产品经理,我之前在腾讯工作也听过他们的一些分享。我当时讲他们是大叔,是在卖小,是自己比较想搏媒体眼球,但是我现在觉得这种事情还蛮可耻的。

峰小瑞:感觉你还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最近你说“希望 40 岁的时候,像雷军一样,在中国创立牛逼的公司。”这是要活到老创到老吗?

郭列:我真是这么想的,如果我能一直创业创到老,我觉得蛮好的。在公司上班我比较不适应,创业我蛮开心的。

峰瑞资本 郭列 脸萌 Faceu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