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格了传统媒体的命,却可能毁掉一代人的知识体系
封扬帆 封扬帆

新媒体格了传统媒体的命,却可能毁掉一代人的知识体系

“毫不夸张地说,自电脑几近毁掉一代人的文字书写能力之后,新媒体或将毁掉一代人的知识体系。”

微信要付费阅读了,跟本文没有太多关系。只是,它告诉我们,我们终于有机会稍微远离新媒体了。由此,笔者认为,是时候对新媒体揭竿起义,来一场反新媒体的革命了。

窃以为,史有秦始皇“焚书坑儒”,今有新媒体“毁书坑人”。不同的是,前者是坑杀,后者是坑害。

所以新媒体就等于秦始皇。由此推论出,微信付费阅读是陈涉吴广,虽然最后必死无疑,但毕竟敲响了一记警钟,我们要开始稍远离新媒体了,否则,一场新的文化浩劫就要来到。

毫不夸张地说,自电脑几近毁掉一代人的文字书写能力之后,新媒体或将毁掉一代人的知识体系。

碎片化是文化的洪水猛兽

自微博走红之后,我们就在讲碎片化了,那时,我们对这个词是褒奖有加的。因为它更多的指的是时间的碎片化,让我们可以在碎片化的时间里可以毫无限制地浏览更多资讯。

然而,时至今日,笔者发现,碎片化其实已经完全沦落成了贬义词,因为它已经不仅仅是时间的碎片化,更是内容的碎片化。

微博就不用讲了,140字容纳不了太多内容。微信公号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基本上所有的公号传播的内容都是碎片化的,或者说混乱的,在传统媒体时代,即便是一本杂志,我们往往也会有各种专题,但新媒体基本上是这里写一点,那里抄一点,大多是“读者”式内容。

而它的危害显然是,很难形成有效的知识体系,他们只能一个知识点一个知识点的散乱地去影响读者,很多时候甚至连“面”都难以形成。

并且,时间的碎片化也已经成为了一个伪命题,人们固然是把大量碎片化时间都用在了阅读新媒体内容上,但同时等同于把大量时间,包含所有碎片化时间都用在了新媒体阅读上。并且,在以往,我们也有碎片化时间,但那时,我们可能会利用这些碎片化时间去阅读一些可以构成我们系统性知识体系的内容,比如看一本书,哪怕是一本电子书。

是的,新媒体大量挤占了我们的阅读空间,使得我们将进一步远离书本,远离成系统性的知识体系,因为我们在新媒体阅读上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已经腾不出时间来学习,来接受系统性的文化熏陶了。

离开学校生活后,这种危害将更为明显。你可以问问周边的人,自离开学校后,你有多久没有完全阅读一整本书了?

去中心化是知识传播的致命毒药

去中心化同样是一个褒义词,为我们广泛赞扬,但是对于文化而言,它同样是一剂毒药。在以往,我们可能认为,去中心化在一定程度上有反权威的味道,它让互联网更加平民、平等,屌丝经济或许就是一个代表,所有人都有了机会参与到互联网,即便你只是一个屌丝。

然而,正因为去中心化,笔者现在发现,对于知识而言,新媒体的危害是致命的。

1、去中心化让内容团队更加业余

以往,我们的媒体团队十分庞大,在传统媒体时代,动辄一整个单位围绕基本杂志和报纸做内容,即便是网络媒体时代,也往往是一整个公司的团队在做内容。那时,媒体编辑给我们的感觉是非常专业而让人敬佩的,因为很多媒体已经存在很多年了,团队业务能力已经非常成熟了。

但在新媒体时代,很多时候,我们往往是一个自媒体人在做内容,好点的就是搭建一个草台班子,几个人在做,并且团队人员的素质也往往是参差不齐。因为新媒体的兴起本身就只有这么多年,团队要成熟起来,必定要一个成长期。

把知识掌控在这样的团队手里,你放心吗?

2、去中心化产生的内容往往是伪知识

因为团队的问题,所以,产生出的内容往往也是经不起考验的。

在传统媒体时代,我们打造的内容发表的时候是要经过严格的审核流程的,并且因为媒体数量少,往往可能是全国人民在为少数媒体打造内容,再由编辑团队进行挑选审核,所以,我们有大量优质内容进行挑选。即便需要原创的媒体,我们也往往更容易独占素材,不需要像现在这样对素材进行白热化竞争。

但是现在,对于大量的自媒体而言,一方面,我们往往要靠为数不多的团队吃力地原创内容,还要与别的新媒体平台竞争素材。另一方面,我们的经验也往往不足。所以,我们往往无法有效甄别内容真伪,能保证内容的原创性和文字的质量已经不错了。

新媒体危害之深:中国或将一百年难见大师

笔者虽不是大师,但笔者认为,任何一个大师的诞生,需要以下一些条件:

1、自由的文化环境。

我们通常认为,在文化桎梏下,没有文化自由,往往很难产生大师。所以笔者同样认为,在文化包围下,同样很难产生大师。不同在于,前者是被动的,后者是不由自主的。

或许真正的大师是具备冲破新媒体包围的卓越人才,但是从整个大环境来看,我们却只能认为,产生大师的文化土壤已经被沙化了。大量的新媒体内容像过度放牧的牛羊一样破坏了文化的植被,一步步的把文化土壤最终变成了沙漠,只有在少数有水源的地方,或许会存在一小块一小块绿洲。

所以,事实上,在新媒体的包围下,我们已经不自由了,已经成为了新媒体的奴隶。

2、系统性的知识

这也许需要在学校教育里积累一部分,但是更多的,我们需要在学校教育之外,利用毕生的经历来完成。

但现在,因为碎片化和去中心化,我们比以往更难建立起系统的知识体系了。

3、超凡的创意

我们为什么经常讲传播?传播的基础是什么?是认同。认同就表示对所接受的内容没有质疑。而创意的基础是什么?笔者认为,是质疑。质疑之后的理性重组。

另外,大量内容的泛滥,也让受众疲于质疑,疲于甄别。

所以,新媒体内容的广泛传播,事实上等同于扼杀了人们的创意精神和创新意识。

新媒体革了媒体的命,却无力建立起新秩序

我们也一再强调颠覆,所以如果一定要说新媒体是一场媒体革命,那么新媒体的革命仅仅是杀死了传统媒体,仅仅是让我们远离了那些纸质的原来我们奉为权威的那些老牌媒体,逼着老牌媒体也开始利用新的技术手段实现转型,但对于传统媒体时代的很多东西却没有继承下来,或者说没有新的生发。

不仅如此,新媒体谋杀了传统媒体,肢解了传统媒体,用碎片化和去中心化,但却无法形成真正意义上的新的媒体形式。也没有在读者心目当中形成真正意义上的权威感。这是最大的危害。

很多时候,我们甚至不能称某些新媒体,比如某些公众号是真正意义上的媒体,因为他们更像一个博客,我们的新媒体人更像一个博主,如果博客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媒体的话。只是以前我们发布在网易新浪搜狐,现在我们用微信微博发。

并且,由新媒体之间竞争产生的无序化,也是危害很深的,包括以下两个方面:

一、对读者的争夺。据业内数据,中国现在有2000万个公众号,理论上讲,意味着一个公众号只能分到不到100名读者,这让很多公众号在用户获取上花招尽出,甚至不惜购买僵尸粉。另一方面,对读者时间的争夺,也让很多公众号不惜在内容上哗众取宠,标题党因此盛行。

二、对内容的争夺。这是造成各种抄袭和传谣的根源,素材有限,原创能力不够,就只有抄袭或者说转载。而传谣的动力,很多时候的出发点或许就是希望得到优质的内容,所以很多时候来不及去仔细辨别内容的真伪。

新媒体 传统媒体 文化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