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挥舞的荧光棒,是如何让二次元们入坑的?
ACGx ACGx

Live挥舞的荧光棒,是如何让二次元们入坑的?

Live挥舞的荧光棒,这种类似于行为艺术一般,挥舞荧光棒的小众亚文化,是如何让二次元们入坑的?

image_1456465795.785824

HEY!HEY!HEY HEY HEY!我的荧光棒早已饥渴难耐

现如今,无论是同人祭还是综合性漫展,Live是二次元聚集最密集的地方。毫无疑问,这些挥舞着荧光棒的少年,已经成为了Live或者漫展中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这种被称作“ヲタ芸”(下文称WOTA艺)的肢体语言,近年来在中国逐渐兴起。

Love Live现场,除了台上台下的互动之外,粉丝手里的荧光棒颜色,是会随着音乐改变的

早在上世纪80年代,WOTA艺就已经在日式Live中出现,而这种日式应援文化的真正确立,则是随着早安家族、AKB系的走红开始的。WOTA艺爱好者均为重度向的偶像宅,他们称自己为“打师”,与各类技术宅、同人作者、COSER一样,“打师”也是二次元用户的分支之一。

于是问题来了,这种类似于行为艺术一般,挥舞荧光棒的小众亚文化,是如何让二次元们入坑的?

参与Live的三类二次元

要搞清这些宅宅的跳坑原理,首先需要深入了解参与Live活动二次元,ACGx将这些二次元用户分为了三类。

|表演者

无论是官方举办的Live现场,还是各类漫展同人祭Live,舞台上的那些二次元偶像或相对草根的COSER,都是二次元文化的内容源。正是他们,提供了二次元对文化狂热追捧的基础条件。

|WOTA艺爱好者

这类二次元就是最接近偶像的粉丝,他们熟知如何应援,如何与偶像互动,同时也明白如何与偶像保持一定距离。在Live现场,“打师”与其它小伙伴整齐划一的动作,夸张的应援动作,共同造就了粉丝行为的“一体感”,颇为壮观。

|一般二次元

这类就是我们常见的围观群众,尤其是在漫展Live上,“对音乐或者表演内容感兴趣”、“看打师们表演”、“打酱油”都可能成为他们的围观理由。

这三类二次元的参与,共同驱使了Live文化的蓬勃发展。在二次元亚文化环境中,任意一种亚文化形态都有这三类二次元的身影。

在狂欢中接受Live文化

纵观整个文化传播链,我们会发现WOTA艺爱好者其实就是最强的安利小王子,饥渴难耐的荧光棒,不仅是他们表达爱的有力道具,也是吸引一般二次元入坑的最佳利器。

如果有奇迹,那一定是橙色

一方面,利用荧光棒打CALL是一个非常有感染力的行为,整齐划一的动作设计,台上台下的呼应,虽然平时看起来略为鬼畜,但是这种行为在Live现场是十分有效的。即使不能亲临现场,Live现场视频也能经过生放送,或者弹幕视频网站二次传播。值得一提的是,弹幕文字因为可以变色,也成为Live应援的一种另类的“荧光棒”。

刚开始让我打,其实我是拒绝的

而另一方面,围观Live的一般二次元,在高阶粉丝的感染下,很容易入坑。对于二次元来讲,越小众越核心的次文化,也就拥有更高的逼格,而高逼格的文化体验,带来了文化学习的冲动,从而完成从轻度宅到核心宅的进化。

所以,Live文化除了必须产出高质量的文化内容之外,起到了文化放大器的作用的核心粉丝们,是二次元文化传播的关键。

二次元文化发展关键在于高阶核心粉丝

现在,“自由打师”的出现,让WOTA艺有了新的发展方向。普通的Live已经满足不了这些“自由打师”了,他们自己录视频,独立创作编舞,虽然已经逐渐退出了Live,但是他们的创作行为却有可能将WOTA艺变为“宅舞”的重要分支。

这些“自由打师”不仅熟知核心的二次元音乐作品,也有优秀的原创能力,他们俨然已经成为了新型亚文化的创造者。由这些核心偶像宅创造的各类WOTA艺视频,不仅有效延续并传播了原始文化的价值,同时也由此诞生了一种全新的亚文化形态,对于音乐类文化作品来说,从此又多了一种新的价值提升渠道。

实际上,“WOTA艺”就是核心偶像宅通过自身肢体语言,对音乐作品的二次解读。与同人作品的诞生一样,这是一种典型的二次创作行为。

对于二次元来说,用户越是偏向于核心,二次创作的需求也就越高。所以在二次元世界中,我们几乎无法预判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情,由二次元用户共同创造的二次元文化,才是二次元世界最为迷人的地方。

超核心粉丝就是介入二次元用户市场的关键

随着二次元概念的火热,越来越多的创业团队也希望介入二次元领域。看似杂乱无章的二次元世界,其实是有规律可循的,注重二次元的市场规律,尊重二次元用户心理特性,才是在二次元领域立足的根本。无论是何种二次元项目,都必须做到以下两点:

|笼络核心粉丝,让核心粉丝影响普通二次元

当然这有个前提,就是文化内容生产者是否更核心,更专业。就以Live举例,文化的源头在于舞台上的表演者,没有他们的抛砖引玉,起到文化“放大器”作用的核心观众也无济于事,相比起台下专业的“打师”,提供文化内容的Live表演者需要做到更核心才行。

|鼓励核心粉丝再创作

二次创作是构建文化传播渠道重要手段,因为你无法预测粉丝在二次创作环节上能搞出什么新的花样。此外,二次创作本身就是一种市场筛选行为,鼓励二次创作,了解二次创作,从二次创作中获取更多的市场反馈,从而对文化产品作出调整,这样才能构建二次元领域的市场正循环。

在核心粉丝的扩散下,以Love Live为代表的日式应援文化,正从小众走向大众的视野。在第66回红白歌会上,Love Live第一次登上了日本的“春晚”。2016年1月30日,Love Live! μ’s Fan Meeting 在上海举办,吸引了中国上万粉丝的参与。

即使是现在大行其道的“宅腐呆萌”,一开始也只是少数粉丝热衷的次文化。这类次文化的发展一定是从小众走向大众的过程,经过核心粉丝不遗余力地“安利”,向二次元文化链的下游输送文化内容。借用一次又一次的二次创作,将这种“重度文化”转化为大众更容易接受的“轻度文化”,从而完成文化价值的推广及提升。

偶像宅手中挥舞的荧光棒,在未来一定会在二次元的世界中大行其道,最终影响三次元的世界。

live 荧光棒 二次元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