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龙的门徒:千万萌妹Faceu是新“约炮神器”?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张小龙的门徒:千万萌妹Faceu是新“约炮神器”?

男人社交时喜欢聊女人,女人社交时喜欢聊男人。

2011年,张小龙站在灰白大理石与浅蓝色透明玻璃构建的腾讯巨型会议室,给腾讯的产品经理们做一个长达十几个小时,涉及200多页PPT的内部培训。

2011年的张小龙正在研发微信,和菜头形容张小龙状态是“怒马即将破空而出,踏杀天下人,却无人知晓”,虽然那时在腾讯内部,大家早已公认张小龙是马化腾之后的产品二号人物。

当时郭列就坐在台下。后来他选择创业离开腾讯,几年间创造了全球拥有5000万用户的“脸萌”,以及最近登顶APPstore排行总榜第一的视频社交应用Faceu。

多年后,郭列对于那场演讲诸多细节早已记不清,唯独被张小龙关于“人性”论述长久萦绕脑海。

在几年社交产品探索中,郭列发现他与这位华中科技大学校友(张小龙毕业于1994年、郭列毕业于2011年),产品老炮张小龙的“人性观”撞了个满怀。

脸萌与Faceu创造者郭列

Faceu在发酵的“社交荷尔蒙”

Faceu结合了前沿技术“人脸识别”(收集动态人脸信息进行互动反馈),用户可以用前置摄像头拍摄出许多有趣的互动视频。

Faceu是郭列继“脸萌”之后又一个千万级用户的产品,也是他获得数千万A轮融资之后沉寂一年打磨出的新产品。一经推出又爆红网络,成为APP总榜排名第一的应用。

Faceu的“激萌相机”功能正吸引着大量年轻人使用它。Faceu目前拥有数百万20岁左右年轻活跃用户,其中70%是优质的女性用户。

Faceu的用户优质且互动意愿高

如果你研究过微信、陌陌,甚至Facebook、Snapchat(阅后即焚)的初期崛起历史,你就会发现Faceu建立了非常好的社交网络爆发“先手” —— Faceu的用户环境有着诱发“社交荷尔蒙”爆发的基础。

换句话说,Faceu有与高质量异性互动产生“性张力”的美好想象空间。

虽然微信之父张小龙、陌陌创始人唐岩、Snapchat创始人埃文·斯皮格尔与Facebook扎克伯格等“社交网络老炮”已经不再提起,但他们初期的爆发,与现在faceu的状况相同,正是构建了社交网络中的那些美好的“性张力”。

微信初期主推的“摇一摇”与“附近的人”构建的“性张力”(约炮可能性)瞬间秒杀当时的竞争对手米聊,让米聊看起来“像无聊的短信替代品”;第一代“约炮神器”的大旗就是陌陌扛起;Snapchat初期80%内容是裸照;Facebook刚开始就是美国顶级高校校园约会的社交应用……

初期优质用户从何而来?

上一个产品“脸萌”爆红带来的5000万用户,证明了郭列的工具型产品的天赋,而郭列正用这项天赋为自己新社交产品faceu开路。

郭列说:“工具的好处是能快速的积累用户,工具甚至能让你决定积累什么样的用户。Instagram就是从图片工具入手,而后形成了一个图片社交网络。Snapchat则用阅后即焚的机制吸引了厌倦传统社交网络的青少年用户,从而形成了拥有明显特征用户群的社交网络”。

Faceu上最受欢迎的“激萌相机”功能,郭列只用了三个月便开发完成,但Faceu正逐步推出的社交产品,郭列却用了一年时间思考与研发。

对于郭列来说,“脸萌”是离开腾讯获得产品“自由权”之后的一次释放,他说:“脸萌是完全自High的去做一款牛逼的产品,释放的是自己的荷尔蒙,faceu要解放的是别人的荷尔蒙”

faceu正在逐步开放社交功能,现在用户可以查找周围的“萌友”

郭列对于Faceu的规划是“相机工具切入,再做 IM(即时通讯),最后做 SNS(社交网络)”。

郭列认为,“激萌相机”只是引入目标用户(年轻群体——70%为优质女性用户)的一个工具,是构建后续“Faceu社交帝国”的第一步。当用户基础建立之后,郭列计划让Faceu内部的社交网络产生巨大化学反应。

与早期的张小龙、唐岩、埃文·斯皮格尔、扎克伯格等前辈一样,郭列正在试图用产品解放“人性潘多拉”。这对于年轻的郭列并不容易,但他已经开始了一场“大设计”,而工具型产品的天赋是郭列当下的资本与王牌。

关于人性的潘多拉,能释放他的必然是顶级产品与人性洞察者,但释放之后并不好控制,在初期社交网络化学反应完成之后,张小龙和扎克伯格就很好的控制了这股“力量”,而陌陌的唐岩并没有,埃文·斯皮格尔尚在被观望中,不过他极有可能就是“美国版唐岩”。

2013年我曾写过一篇互联网传播过千万的文章《互联网十大约炮圣地》,前言如下:

“一位创业者曾和我深谈过,他说:‘一个社交产品无论多好,想获得成功,都必须先用刚需去推动’,或许你的社交产品和平台并不是为约炮而生,但是约炮却能让你的产品迅速成功——这或许将成为大多数社交产品成功不可或缺的一种原罪。”

三年过去,看过了诸多社交网络的原点与崛起,我更加坚定我当初的观点。

产品细节:人性的关键部分

领悟大趋势,并不一定让你赢得战争,关键部分往往藏于细节之中。

例如中国早先的视频社交Blink,与图片社交Nice虽然都踩到了好的社交网络演变趋势,但最终都折戟了。

Blink几乎把热门的视频社交功能都融入其中,但完全没有用户去使用,而Nice则遇到了用户瓶颈,活跃用户流失巨大。

几乎所有产品大神都强调过一句老话——“要与你的用户谈恋爱”,但太多产品设计者都沉迷于自己的高潮中无法自拔,而不去理解爱的质量完全由对待对方细节所决定。

郭列则庆幸自己的及时醒悟,他说:“对我触动最深产品理念之一是张小龙与马化腾做产品时会放下自我,去从大众的角度思考”。这简单的一句话并不容易理解,郭列也用了三年才吃透。

与一般视频社交APP不同,Faceu更关注手机“前置摄像头”,因为郭列认为前置摄像头才是用户视频互动的入口,记录人脸动态才是社交互动的关键,后置摄像头主要拍摄的是他人和风景,主体并不是“我”。

而中国人的社交内容创造门槛较高,是因为总想向别人展现“最好的我”,为此Faceu光是滤镜就实验了几十个版本,加入各种让人看起来有趣可爱的动态贴纸——“要把女孩子最可爱的状态体现出来,她们才会愿意发送自己的视频让别人看”。

郭列的产品功力皆体现在这些细节中,而这些细节又都有路径汇入“人性”的大河中。

投资大师巴菲特的投资合伙人查理芒格曾说过“真正合理的事物,你能找到它汇入更高层认知或思想的路径。”

faceu与same新一代“约炮神器”的崛起:腾讯的投资与打压

《互联网十大约炮圣地》写完三年,如果要再度评选新“约炮神器”,那么我只会把票投给faceu与same。

在去年年初,谈到社交网络话题时,马化腾曾专门聊到了same。他说社交的新机会存在于“好像看不出什么潜力,但又透着未来感”的地方,为此腾讯投资了same数千万美金。有趣的是与faceu一样,same上的用户70%也是优质的年轻女性用户,并且平台“性张力”强大。

same中的用户也非常优质

虽然faceu与Same有诸多类似点,但Same获得的是腾讯的投资,而faceu却在上线一个月后就被腾讯打压——腾讯迅速限制了faceu在朋友圈的分享。也许是郭列的“工具型开路”的社交网络打法太过于有侵略性,会快速渗透到其他社交网络中,或许腾讯基因让它对社交产品的感觉太过敏锐,但腾讯对一家小型创业公司做的社交产品进行如此快速的反应真是前所未见。

郭列认为自己的机会在于未来愈发臃肿的朋友圈,太多社交关系涌入一个社交平台,让年轻人没有能疼快发布社交内容的空间时,他们就会试着“转场”。

最后附上三年前知乎联合创始人黄继新探讨我那篇《互联网十大约炮圣地》文章的演讲——《社交时,我们在干什么?》

以我的人生经验看来,男人社交时喜欢聊女人,女人社交时喜欢聊男人。

张小龙 神器 门徒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