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蛙停更,第三方ROM终究还是曲终人散
Alter Alter

乐蛙停更,第三方ROM终究还是曲终人散

选择第三方ROM的多是手机发烧友,频繁的刷机行为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第三方ROM比原生系统更加流畅的“假象”。再加上智能手机销量的与日激增,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对Android深度定制所存在的“钱景”,也注定了失败是乐蛙们的命运使然。

不久前,乐蛙科技宣布停止国内ROM的适配和更新,继百度云OS之后,又一知名的第三方ROM惜别手机市场。

早在去年12月份的时候,乐蛙OS将停止更新的消息便不胫而走,尽管官方曾极力辟谣,盛极一时的乐蛙OS仍然未能熬过第五个年头。而纵观整个第三方ROM行业,最终还是未能摆脱曲终人散的结局。

鼓衰力竭,失败是乐蛙们的命运使然

乐蛙OS的崛起始自2011年,与之同时期的还有MIUI、百度云OS、Freeme OS以及众多红极一时的第三方ROM。在2012年前后的三年时间里,第三方ROM却也迎来了一个又一个高潮,笼络了大批的个人和企业用户,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最终的盛极而衰?

把时间拨回到2011年的时候,安卓还是2.0的版本,中国手机市场还是“中华酷联”的天下。当时智能手机普遍存在的一个现象就是界面丑陋、交互蹩脚、运行卡顿。基于Android系统深度定制和优化第三方ROM,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原生安卓界面丑陋的痛点。除此之外很多第三方ROM在交互设计上也煞费苦心,至少整体的交互体验要优于官方系统。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讲,选择第三方ROM的多是手机发烧友,频繁的刷机行为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第三方ROM比原生系统更加流畅的“假象”。再加上智能手机销量的与日激增,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对Android深度定制所存在的“钱景”,也注定了失败是乐蛙们的命运使然。

站在今天的角度来讲,安卓在几次大的版本迭代之后,已经解决了运行卡顿和交互上的问题,而系统UI又有大批的桌面APP补缺。相比而言,适配了越来越多机型的第三方ROM,想要紧跟安卓版本升级的节奏已经力不从心,就连用户量最大的MIUI,也因为系统版本问题成为吐槽的对象。不可忽视的是,小米的成长不仅让中华酷联们学到了互联网思维,也看到了深度定制UI的价值,于是乎越来越多的手机厂商选择自研ROM,比如华为的EMUI、魅族的Flyme等等,就连对第三方ROM厚爱有加的中小手机厂商也纷纷倒戈更加流畅的YunOS。与之同时,手机的安全性也开始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尤其是Apple Pay入华后,国内手机厂商对移动支付跃跃欲试,纷纷加紧对root权限的控制,一直在安全上遭受质疑的第三方ROM无疑是首当其冲的。

当然,这些还只是第三方ROM衰亡的外部因素,乐蛙CEO赵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第三方ROM在国内的B2C业务早已是穷途末路,B2B业务也在逐渐萎缩,海外市场才是第三方ROM厂商的新一轮机遇。那么从第三方ROM自身的因素来看,未来还可期吗?

生态乏力,第三方ROM不需要苦行僧

诚然,相比于国内,印度、南美等新兴手机市场似乎是第三方ROM的又一片蓝海。不过,乐蛙们的每况愈下,并不意味着手机厂商们形形色色的自研ROM会受到牵连,第三方ROM苦行僧式的生存逻辑到底错在了哪?

我们先看第三方ROM赖以生存的盈利模式。一般来看,盈利模式有两个,一个是To C,即通过为热门机型适配获取更多的个人用户,依靠软件预装、应用分发、广告等赚取利润。正如前文所说,选择第三方ROM的多是手机发烧友,普遍存在的心态是寻求刷机的快感,好比说MIUI更新之后会放弃乐蛙OS转战MIUI,又有其他ROM更新后便选择放弃MIUI,如果用户流动性特别大的话,软件预装的价值会被削弱,依靠应用分发和广告盈利也就无从谈起。第二个盈利方式是To B,即选择和手机厂商进行合作,一方面可以和手机厂商合作发售预装第三方ROM的产品,另一方面手机里的应用商店也会交由第三方ROM运营,这样在应用分发和服务方面也能获取可观的收入。不过这种合作仅仅盛行于2013年的时候,一线手机品牌的产品线过于冗杂,为了提高竞争力便选择和乐蛙等合作开发ROM,而众多的中小厂商们直接对第三方ROM的代码和产品做一些简单修改便拿来用。后来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市场份额急剧下滑的一线手机品牌开始缩减产品线,中小手机厂商选择了更有价值的合作伙伴,To B的盈利模式也被堵死了。

与之不同的是,几乎所有知名的手机品牌都有开始研发自家的ROM,甚至成了提升产品竞争力的一个绝佳方式,合理的解释就是手机厂商们看到了生态的价值。比如说小米生态的核心就是MIUI,从手机到电视到平板再到各式各样的智能家居产品,MIUI的身影从未缺失。再比如说,乐视一直把自己定位为一家生态公司,尽管早期的优势在内容,乐视依然选择了eUI作为生态的落脚点。中小手机厂商们也看到了生态的价值,这或许也是腾讯三度征战TOS、阿里把YunOS打造成核心产品的原因之一。以YunOS为例,除了手机端还有智能硬件、电视及盒子、车载终端等等,还提供了运营和销售支持,知名手机品牌教育了用户生态的概念,中小手机厂商显然不愿意错过这个“风口”。赛诺的数据显示,YunOS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7.1%,可以看出,YunOS等市场份额的不减反增,不只体现在良好的用户体验上,还有乐蛙们可望不可即的生态。

如果不能弥补生态上的短板,再多的新兴市场对第三方ROM来讲也只是昙花一现。从一定程度上说,国内已经没有了第三方ROM绝地反击的机会,曾经依赖于此的手机厂商们也是时候做出新的选择了。

积重难返,中小手机厂商们何去何从

乐蛙OS的停更相比于百度云OS更能象征第三方ROM的夕阳,毕竟后者曾获得腾讯5000万的注资,也曾占领刷机市场23%的份额,成为仅次于MIUI的国产ROM。乐蛙们的轰然倒塌,对于积重难返的手机厂商来讲,未来该何去何从?

现阶段来看,市场给中小手机厂商们提供了三个选择。

一是对安卓原生系统进行轻度的优化,比如植入自家的特色APP和云服务,最直接的例子就是华硕和索尼,一方面满足了消费者对原生Android系统的青睐,另一方面紧跟Android更新的节奏。在深度定制ROM难以超越竞争对手,且自身软件研发能力有所欠缺的情况下,选择原生Android似乎是一个选择。不过,华硕和索尼并未能在中国市场博得可观的市场份额,选择原生Android也意味着主动放弃生态盈利的可能性。而在国内市场的趋势来看,原生Android的竞争力仍不容乐观。

二是借用其他手机厂商的自研ROM。很少有厂商愿意这么做,但对于想要快速积累口碑的新兴手机品牌,以及仅仅靠走量赚钱的山寨手机,倒也不失为一种选择。不过,排除为竞争对手主动适配自家ROM的行为,在相对知名的手机厂商中,真正称得上合作的还只有锤子和一加。可此番合作的背景是,一加手机一直较好不叫座,先后合作了OPPO的color OS和CM,在自家ROM成熟之前考虑Smartisan OS或许只是为了冲一冲销量。当自研ROM成为一家手机品牌的标签的时候,其他手机厂商想要拿到这张门票的机会又有多少呢?即便后者原因将所有软件盈利的可能拱手送人。

三是跳出安卓选择其他操作系统。一线手机品牌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是,在谷歌不断加紧对Android控制的情况下,是否应该逃离谷歌,比如说三星祭出了自家的Tizen操作系统。在智能硬件,尤其是智能手表类产品纷纷走向市场的情况下,安卓已经不是唯一的选择。对手机厂商来说,跳出谷歌的束缚,选择和Android体验相近甚至优于Android的操作系统也不是没有可能。正如前文所说,YunOS从第三方ROM手中抢占了很多中小手机厂商,而魅族和阿里的合作倒也为手机厂商提供了另一种选择。从目前来看,魅蓝手机采用了基于YunOS的Flyme,不仅用户体验未受影响,在阿里的帮助下,魅蓝手机的销量也足以让不少厂商眼馋。或许,YunOS+厂商ROM会是一种新的合作模式。

《喻世明言》中指出了“未焚徙薪”的道理,手机市场又何尝不是这样,乐蛙OS的停更证实了手机行业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不管是一线手机品牌还是中小手机厂商都应该警惕操作系统可能带来的窘境。

五年来,国产手机市场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很多行业巨头沦为二三线品牌,这一次终于让第三方ROM的泡沫破灭了。

Alter,互联网观察者,长期致力于对智能硬件、O2O、手机等行业的观察研究。微信公众号:spnews

乐蛙 ROM 手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