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提出监管“二次元”,分级制度要来了?
ACGx ACGx

政协委员提出监管“二次元”,分级制度要来了?

对于二次元来说,“分级制度”关系到他们是否能接触到更多更广泛的非低龄向ACG作品,同时也他们也希望,在“分级制度”的监管下,中国ACG产业能更为健康地发展。

题图 没有黄段子的无聊世界

题图 / 没有黄段子的无聊世界

 

所谓分级制度,光靠监管就够了?

正值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许钦松在两会提出,“二次元”世界对青少年成长影响很大,需要适度监管。

相关微博的热门评论

此题案一出,引起了二次元们的广泛讨论,其中“分级制度”的呼声最为高涨。对于二次元来说,“分级制度”关系到他们是否能接触到更多更广泛的非低龄向ACG作品,同时也他们也希望,在“分级制度”的监管下,中国ACG产业能更为健康地发展。

许钦松委员提出了怎样的提案?

许钦松委员曾在两会访谈中解释了他对内容监管的2个提案:

|对于网络剧来说,需要把监管前移

许钦松委员表示,内容监管要在作品还没有进入到制作或者投资阶段之前就要进行。其主要目的是在于,让内容创作者和投资方能尽早知道自己做的这部作品能否通过审查,避免审查不通过导致的资源浪费现象。

|需要监管二次元相关内容

许钦松委员认为,应该在某一个地方统一出现一个标示,大概分为三类:“一是完完全全给孩子看的,成年人可以看也可以不看;二是专供成年人看的,孩子不能看;三是孩子跟成年人一同可以看的。”

ACGx看到,许钦松委员提出的这2个提案,实际上与国外的“分级制度”差不多,有着近似的做法以及同样的监管目的。

国外的“分级制度”能做些啥

简单来说,国外的分级制度就是按照文化产品的内容,根据不同年龄段来划分是否适合某一部文化产品的分级制度。这种制度要求内容生产者,按照未来预计的用户年龄层来生产作品,包括暴力元素、性暗示等,其目的就是为了保证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在《电器街的漫画店》的动画中,我们也能了解日本是如何实施“分级制度”的

但ACGx注意到,无论是日本还是美国,他们的分级制度是一种行业规范,是一种基于未成年保护的自律行为。审查者与生产者均是相关文化行业从业者,也保证了整个产业的发展并不会受到太多的外力干扰。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内容生产者从一开始就已经明确了产品的定位,而评级结果则影响了内容宣发环节可以使用的渠道,也决定了消费者是哪些人。从经济的角度看,这种从上至下的精准定位是十分有利的,出品方不仅可以准确地寻找到目标消费者,也能提高内容产量;从文化发展的角度看,“分级制度”也很好地保证了未成年人能接触更多更好的优秀作品。

不难发现,国外的“分级制度”实际上是由内容生产者、渠道发行商以及最终的消费者来共同完成的。这是一种基于“未成年人保护”的行业自律及监管行为。

中国真的可以马上实施“分级制度”吗?

实际上在中国,简单的“分级”早已出现。在电视台这类信息接收相对被动的领域,黄金时段一定是向大众的,而偶像剧之类的则是放在10点以后播出,这与美日的电视节目安排基本一致。

然而由于缺乏内容分级,在网络上无论是《精灵宝可梦》,还是《没有黄段子的无聊世界》,均可以随意点播,出现了大众向动画与深夜动画同台演绎的尴尬局面。从表面上看,对网络内容的监管似乎迫在眉睫。

上图是2015年4月新番播出时间表,注意播出时间大部分都是0点前后,实际上中国的动画放送平台早已完成了与日本的同步播出,这些内容主要以深夜动画为主

但是ACGx认为,即使是这些内容平台也通过一些技术手段完成用户在点播环节的分级筛选,“分级制度”也未必能落到实处。最大的问题出在最后一个环节,即消费者环节,这体现在以下2个方面:

|大众社会对动画作品的偏见

对于中国大众社会来讲,“动画是给小孩子看的”这种观念根深蒂固。这种观念不仅严重影响了中国原创动画内容的定位,更导致了“分级制度”的寸步难行——既然动画是小孩子看的,那就“一刀切”就好了。

在美国,儿童向的动画是不允许出现枪口滴

于是,《熊出没》这种看似儿童向却充满了各种暴力元素的动画得以登上电视荧屏。如果按照国外的分级标准,这部动画并不适合7岁以下儿童观看,尽管满篇的“请勿模仿”,然而懵懂未知的小孩子却对剧中的暴力画面更感兴趣。

“一刀切”的政策,不仅阻碍了动画的内容定位,也在某种程度上伤害了儿童的身心,与动画的原意背道而驰。

|家庭对文化内容的忽视

分级制度最终的落实者是家庭,无论美国还是日本,尤为重视动画内容是否对孩子有益,而中国的家长往往是这样想的:“别人家的孩子都在看,准没错。”于是作为家长的成人虽然规定了看动画的时间,但是并不参与到内容的审查中,在内容筛选上完全无视年龄要求。

百度搜索“防沉迷”,第一个联想词居然是“身份证号码大全”

此前,中国的网络游戏曾推出过“防沉迷系统”,但是某些不满18岁的青少年却通过借身份证之类的手段避开了这一系统,成年人的纵容,才是“防沉迷系统”形同虚设的原因。“小孩子玩个游戏看个动画,至于这么上纲上线么?”在中国这样想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对于中国来说,“分级制度”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自律的问题,更是一种社会与家庭的教育问题。在我们尚未将文化内容与教育紧密联系在一起之前,“分级制度”将难以执行。

监管“二次元”关键在执行

与其他行业制度一样,“分级制度”的关键在于执行。一方面,从生产便已开始的内容分级可以极大地丰富二次元乃至泛娱乐的内容数量,但是另一方面,执行力的不足则是“分级制度”最大的隐患。

执行力的源泉在于大众认知的改变,这种观念改变来自于供求双方的共同努力。曾经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烟酒的规定,最终得以落实并不是因为会被罚款,而是基于大众在未成年人保护上的认知转变。“烟酒会影响到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基于这样一种共识,市场才得以规范。

同样的,“二次元监管”最难的环节就是在于大众对ACG内容观念的转变,只有当大众意识到文化产品与家庭教育的紧密联系,“分级制度”才会得以顺利执行,这个产业才能像美国日本那样遍地开花,丰富多彩。

二次元 分级制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