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试过在西北四线小城做社区O2O吗?
温二爷 温二爷

你试过在西北四线小城做社区O2O吗?

社区O2O在四线小城市能做起来吗?又是否有创业机会?

我是西北人,准确说是甘肃人,甘肃很长,我家在甘肃的最东边。我有个朋友叫王霆,他也是甘肃人,他家离我家只有2个小时车程,叫庆阳。

庆阳是陕甘宁三省区交汇处的一座西北小城,如同沉默寡言的西北人,这座城市默默地从沟壑纵横的黄土地里长出来,几千年来不曾改变他的坚韧和倔强。这个地方唯一比较为人熟知的是习仲勋1934年在这里参与建立西北第一个陕甘边区苏维埃政权“南梁政府”。作为甘肃唯一的革命老区,庆阳被称为“永远的红区”。2015年,面积27119平方公里的庆阳完成生产总值580亿元。同一年,面积988平方公里的县级市江阴完成了生产总值2880亿。

王霆比我大,我出生的那年他正好离开家去大连读书,在80年代能考上东北财经大学的人都是学霸。大学毕业,王霆留在大连,在那娶妻生子,成家立业,先是做了公务员,后来辞职下海经商,生活了二十多年。几年前,王霆离开大连,回到庆阳,他现在在庆阳做着一个跟“京东到家”颇为类似的社区O2O项目。

Part 1.荒漠里,先活着!

前段时间我和王霆有过一段对话:

“你不觉得像庆阳这样的地方是互联网的荒漠吗?”我问王霆。

“甘肃在外人的眼中不从来都是荒漠吗?遍地骆驼,几年洗一次澡。西北的互联网环境跟一二线城市比肯定是荒漠。”

“那你为什么要回去搞O2O?”

“前几年我每年都去广州,每次去都会陪着老婆购物,看到商场里人越来越少,互联网改变了人的消费习惯。有一次,几个人一起吃饭,说起有个朋友去打了一针头孢氨苄,花了37块钱。另一个同学是制药厂的,他说一支头孢氨苄的出厂价不到一毛钱,还已经是加了利润的出厂,从厂家到用户,一支药品的价格翻了几百倍。回到老家之后我一直在关注着互联网,我看好O2O,它能够最大程度上做到去中间化。四十多岁开始二次创业,我也很犹豫,担心自己是头脑发热,为这我冷静了半年多,努力克制内心的冲动,最终还是决定开始干。”

“那在这样的西北四线小城市里搞社区O2O是什么感觉?”

“在荒漠里嘛,先活着。资本市场还顾不上我们,我们得自力更生,半年我砸进去了几百万,我们现在只做庆阳西峰区的一块,建了3个仓,有80多人的团队,有近3万用户,每个月有60万流水,客单价是53元,配送能控制在30分钟以内。在庆阳做互联网的不多,商业政府对互联网+这块很重视,各级领导经常来,政策和扶持力度很大,我对这个项目很有信心。”

“用户对O2O这种模式的接受度怎么样?”

“完全没有问题,你别把西北老乡想得太落后!”

“在‘荒漠’里做O2O创业,你觉得难点在哪?”

“供应链、技术、人才,主要还是人才。刚开始我是想自己做线上平台的,试了一下,根本搞不定,懂技术,懂互联网,懂O2O的人太难找了。最后电商系统还是外包给了千米网,他们最终出了个解决社区O2O的方案,目前用得还不错。我们也想过从大城市找人回来做,但是找不到,也不可能找到。我们能开出的薪酬和大城市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只能是自己摸索,自己想办法,先把核心团队培养起来,再让大家带着自己的团队一起想办法。对了,你要不要回来?”

“我很贵的,你再想想。”

王霆的项目名字叫“BestMayi”,他自己解释说“best就是最好,也有‘百事’的意思,mayi就是蚂蚁,蚂蚁力量虽小但是团结、纪律性强,很多蚂蚁在一起有无限潜能。”

在西北四线小城做“庆阳当地的网上超市”,自己整合上游供应链,自己在小区里建仓储,自己组建一支完全由大学生组成的配送团队,这显然是一套“重模式”。至于为什么连配送员都要招大学生,王霆说,一来大学生更年轻,他们的思维是活的,更愿意动脑子;二来我们做的是上门配送服务,受过教育的人胆子总归是比较小。

关于项目规划我跟王霆聊了很久,他的想法远远比我写的多,我不能说,因为那是他的商业机密,说到底还是他的那句话“在荒漠里,先活着。”这样一个西北四线小城里的O2O项目,是荒漠里的奇葩还是沙仑里的玫瑰花,应该会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吧!

Part 2.狼来了,比预想的早了很多

荒漠里常常会有狼出没,他们总是嗅着血腥气,肃杀而来。对王霆来说,快速下沉的互联网巨头们就是荒漠里的狼,甚至比狼更可怕。

我问王霆:“如果京东、美团这些互联网巨头来了,你怎么办?”

他沉默了一小会说:“他们已经来了。”

王霆说:“在开始做这个项目之前我就想过,如果淘宝、京东、美团来了,业务重合,我该怎么办,我当时认为他们要把业务开展到庆阳来应该至少还要2年时间。2年,我完全能够把核心区域先覆盖掉。但现在的情况是淘宝甘肃分公司在已经在庆阳设了办事处,目前主要做‘村淘’;虽然京东到家还没来,但京东帮已经有了;美团也在拓展业务,但做的不是很顺利。他们前后脚进入庆阳,用了不到1年时间。”

“我们现在就是要跑得快一点,再快一点,赶在巨头前面把用户先积累起来,把上门服务的类目扩大,把几个核心区域覆盖到。如果他们真的来了,他们的决策速度和执行力应该没有我们快,我们土生土长,也更熟悉本地的情况。”

“如果他们烧钱补贴呢?如果他们挖你的人呢?”我问。

“这场仗不一定非要打,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可以合作嘛。他们要在庆阳做O2O,总归还是要‘人’去做,如果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了,大家可以坐下来谈合作,何必两败俱伤。”

我以前一直觉得互联网、O2O离我的家乡远着呢,没想到他们已经来了,至于一年以后,两年以后全国的四线小城市会是怎样,我没法去判断,但我知道王霆正带着他的小伙伴们在一片互联网的荆棘和荒漠中辛勤跋涉,也许他们做互联网的方式很low,但勇气我给一百分。

王霆说:“我最开心的是我们现在的复购率很高,有很多非常好的大客户,他们在酒店吃饭,都是从我们平台上买酒,价格优势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们知道我们的酒不会有问题。只要把体验做好,一切皆有可能,我觉得比起互联网荒漠,西北其实更像是一片互联网的原始森林。”

西北 社区O2O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