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男10年沉浮,终将迎来谷底反弹
龚进辉 龚进辉

李一男10年沉浮,终将迎来谷底反弹

他希望利用数十年经验去改造传统电动车市场,然而这次的梦想却破灭了。

传闻终于坐实,这是绝大多数关注李一男最新动向的人的第一反应。

提起李一男,互联网圈无人不知,这位昔日的天才少年,历经华为、港湾网络、百度、12580、金沙江的磨练和沉淀,最终把心安在牛电科技上,把其视为创业的最后一站,希望利用数十年经验去改造传统电动车市场。梦想很大,压力更大。

事件的转折点发生在2015年6月3日,李一男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天前他刚在酷炫的舞台上发布同样酷炫的小牛电动车N1。不为人知的是,1天后是他45岁生日,只能在拘留所吹蜡烛许愿。

2016年3月15日,检方指控李一男及其妹妹通过内幕消息炒股获利700多万元,李一男矢口否认。传奇人物身陷囹圄,不禁让人唏嘘不已。同时,李一男的长期缺席,也把外界注意力传导到牛电科技的命运上,没有灵魂人物坐镇的牛电科技能撑多久等质疑声音此起彼伏。为打消外界疑虑,牛电科技发声明称李一男仍参与决策运营。

或许,与其猜测充满不确定性的牛电科技命运走向,不如关注李一男能否从谷底反弹。尽管谁也说不清李一男能否脱罪,但绝地重生早已写进他的过往履历中。

人生低谷:重回华为2年最煎熬

华为、港湾网络、百度、12580、金沙江,每家公司都是业界翘楚,不仅记录着李一男的风光战绩,而且承载着他在不同阶段的思考和改变。其中,港湾网络的沉浮对李一男由傲娇走向成熟起到关键作用。

在华为内部创业的刺激下,2000年初李一男正式向任正非提出辞呈,尽管任正非百般挽留,但李一男坚定选择离开。同年12月,任正非只好接受他的要求,并为他举行隆重的欢送大会。

离开华为后不久,李一男创办港湾网络,代理一段时间华为的数据通信产品之后,他很快把华为一脚踢开,推出自家产品。紧接着,港湾网络用华为惯用的高薪、股票、期权等挖人方法,促使华为北京研究所的一个研发团队集体投奔港湾网络,使华为在数据通信领域的研发精英几乎损失殆尽。

同时,李一男的耀眼光环,使资本市场也对港湾网络产生浓厚兴趣,先后投入1亿美元重注,希望尽快将港湾网络送到纳斯达克上市,他们坚信李一男是中国下一代企业家中的第一人选。 

李一男自身也有远大的理想抱负。港湾网络刚成立时,他提起两家国内最知名IT的企业时充满不屑,他希望港湾网络保持高速发展,不再是一家产品单一的网络设备商,而是比肩华为的全业务解决方案供应商。换言之,他的目标是成为第二个任正非。

于是,在港湾网络推出宽带接入产品大获成功之后,他急不可耐地杀入路由器、光网络等市场。与如日中天的港湾网络截然相反的是,内部创业给华为造成的创伤仍未痊愈,不仅经历高管流失,而且2002年首次出现负增长,给港湾网络的扩张制造有利机会。

在李一男的坚持下,港湾网络进行一系列并购,其中2013年12月收购华为前副总裁黄耀旭创办的深圳钧天科技公司,让华为上下最为紧张。钧天是一家专注光网络的技术公司,而光网络产品线是华为的现金奶牛,直接逼迫任正非痛下杀手,华为专门成立“打港办”。

在华为的强势狙击下,港湾网络在市场连连失利。当然,内部原因也不可忽视,2001年引进华平创投是李一男犯下的严重错误,导致其逐渐丧失对港湾网络前途的话语权。同时,为了尽快上市,港湾网络急剧扩张,产品线延伸过快超乎常人想像,公司上下弥漫着浮躁气氛,陷入危局已成定局。

最终,面对上市无望、现金流枯竭的尴尬现状,投资人毅然抛弃李一男,将港湾网络大部分咨产出售给华为。2006年6月,港湾网络被华为收购,充分暴露出李一男在团队管理上的短板。华为前副总裁李玉琢如是评价李一男:他业务能力很强,但是管理水平一般,没有独立办企业的经验、能力和耐性。

回归华为后,李一男担任首席科学家的虚职,内心的酸楚和无奈只有他自己知道。任正非之所以重新接纳李一男,不是想重用他,而是把他作为自己最大的警示牌。上班第一天,李一男的办公室聚集一大批前来参观的华为员工,他们在窗外小声议论,不堪其扰的李一男只能将办公室玻璃换成不透明的毛玻璃。

通过对李一男的冷处理和示众,任正非有效震慑住有创业想法的华为员工,为华为争取到2年发展的宝贵时间,业务捷报频传。但对李一男而言,这可能是他人生中最煎熬的两年,他很少出现在总部办公室,也没有参与重大项目的决策,更多时间在面壁思过,反复思考过去犯下的错和未来要走的路。

10年沉浮:李一男终将谷底反弹

2年的沉思换来了思想的蜕变,李一男意识到只有补习技术之外的管理知识方能大展宏图,而现实环境却不允许他在电信行业完成补习。当时外界疯传李一男将离开华为再次创业,但李一男的决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重获自由的他选择加入百度,出任CTO一职。

自2006年前任CTO刘建国离职后,百度一直在寻找一位拥有丰富技术管理经验的高手,李一男从容调度万名技术人才的管理经验正是电信之外的技术型公司所欠缺的。李一男考虑的是,通过在职位设置更加灵活的互联网公司的历练,可以接触到很多在华为还没来得及接触到的管理职能,补上在华为还没学完的课程。

尽管李一男在百度任职不到1年半,但身边的同事一致认为他成熟许多,个人魅力依然不减。说一个段子,一次,百度内部出现一个工作失误,全体员工收到李一男的邮件,他主动将所有过错揽到自己身上,措辞诚挚,让人印象深刻。

李一男的180度转变让人感到无比惊讶。华为时代的他是同事眼中的大神级人物,拥有众多崇拜者,或许是少年得志,他成为华为最具争议的高管之一,曾因不同意见训斥高层、因小事辱骂下属,一副典型的年轻气盛的高管作派。

从2000年离开华为到创办港湾网络到重回华为,再到加入百度、2010年离开百度,整整10年,李一男经历人生的大起大落,从技术带头人进化成技术管理者,锋芒少了,稳重多了。更重要的意义在于,重回华为那2年是他人生低谷期,不仅完成自我救赎,也为后续爆发积蓄能量。

我无法判断李一男能否脱罪,但可以确定的是,9个月的低调潜行让李一男跳出现有视野和思维框架,有更多时间反思、改变自己,终将迎来谷底反弹,破茧重生后一片坦途。正如邓小平在文革时期被下放到江西,度过3年多谪居生活,重新出山后成为国家掌舵者,使中国进入到改革开放的全新时代。

去年4月,李一男宣布创业之初,有人对比李一男和雷军的履历后,把李一男视为下一个雷军,预示着其创业征程风生水起。熟悉李一男和雷军的投资人李宏玮表示,无论是李一男还是雷军,他们的输和赢都会被放大,“都是把这个事情当做最后一次创业,就赌在上面了,包括时间和自己的声誉”。

当然,创业不可能一帆风顺,小米也曾遭遇大规模的误解和诋毁,李一男的缺席或多或少给牛电科技带来影响。但必须相信,既然已经赌上全部,李一男没有理由也不会缺席牛电科技的圆梦之路,他终将王者归来,因为牛电科技也是他输不起的关键一战。

李一男 沉浮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