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单单修炼记:从“网红”到拉勾董事长
吴丹 吴丹

许单单修炼记:从“网红”到拉勾董事长

“做企业就是做人,企业是创始人思想的投射。”

文/吴丹 采访/吴丹,王根旺 编辑/杨洁

许单单也被“打假”过。2012年3月左右,《许单单奋斗记》突然变成了一个笑话。许多人顺着那位打假作者的逻辑一路走,开始发问:许单单难道是个骗子?

许单单说,这事对他打击挺大。之后几年,他都没有出来“讲故事”。一直到总理喝咖啡那次,才又被推了一把。

三月的一个下午,许单单以拉勾网创始人的身份坐在i黑马面前。而不久前,拉勾网刚刚敲定了2.2亿元C轮融资。

这几年的许单单是怎么过来的?一个“网红”销声匿迹时在干什么?

别人攻击你,说白了是你不够牛嘛

许单单给i黑马记者讲了一个故事:柳传志曾给杨元庆写过一封信,大意是说,大家都在一个鸡群中,突然你变成了火鸡,虽然比大家大了点,大家也肯定不喜欢你了,只有当你变成鸵鸟那么大了,“小鸡”才会心服。

2012年时,许单单还没有拉勾网,没有现在的400多号员工。他顶着一个20万粉丝的大V身份,写互联网行业的分析文章,和李开复等大咖互动,宣传他的咖啡馆;阿里、小米的公关请大家讨论事儿,他也“都去”。那一年许单单30岁,微博上年轻的人脉王。

说白了,就是现在流行的“网红”的状态。

听到i黑马提到“网红”这个词,许单单稍稍楞了一下,然后附和道:“对对,我算是很早的自媒体网红了。”

由此,他也主动提到当年的“打假”风波,自责说,那是他自己“身份错位”导致的舆论争议,“不怪外面的人”。“如果当时我就认为自己是个自媒体、是个网红就好了。关键是我那时并不这么认为,觉得我是个投资人呀,管着好几十亿,好多钱呢。”

许单单对自己说:“这是个问题。你确实是在干着媒体的事儿。”他觉得,问题的根源在于,他的自我认知出现错位,最终站到了大众的对立面。

“我不按照大众的需求说话,大众说你这个人有问题,我却说你们才有问题。当时我挺苦恼的。我把自己位置摆错了。”他受了打击,用“怎么世界充满了恶意” 来形容当时的心绪。

之后,就有了上面火鸡鸵鸟的故事。他也慢慢理解了整个事,决定“回去干活”。从此,也不再有大动静。

还是专心,把自己修炼成鸵鸟吧。

“他们不听我的职业规划,我就做出来吧”

争议事件之后的第二年,许单单和伙伴决定做拉勾网。

许单单为什么再创业?当时最直接的原因是,3W咖啡做不下去了。活得艰难,要做一个互联网公司给它输血。

但为什么想到去做一个招聘网站?

翻看许单单过往简历,有两大关键词逃不开:机缘,职场上升。

初入职场的许单单曾在机场遇到一个大哥,和他谈人生和哲学,在《许单单奋斗记》中他归纳说,“那人是改变我轨迹的第一人”。后来他又遇见一位学长偶像,带他“看世界”,看到富豪们都在讨论家里七八个佣人吵架的事儿,当时的许单单感叹“原来人可以这样生活”。

他跳槽几次,用自己的话是“花四年时间,从一个咨询投行宝洁全都进不了的人,变成可以选中金或华夏的offer”,他从自己的经历中找到一些线索,找到职场的正确上升途径,还总结出很多规律,比如不要看当时的薪资多少,要去几年后能起大势的地方。还举例说,如果一个人在腾讯干了两年出来,现在就不要去阿里百度了,去一个A轮、B轮公司,当产品组长,“直接就起来了”。

许单单从安徽考大学来北京,家境不好,没有背景,一个人打拼的经历让他懂得人脉在中国的好处。他自己也从中受益,热心做校友会,让大家彼此结识,后来又发现微博这个连接工具,在上面结交名人,和伙伴一起做众筹咖啡馆……而当他发现自己很敏感于帮人做职业规划的时候,就做起了拉勾网。

许单单说,自己喜欢看趋势、分析事,曾试着给北大那帮很厉害的校友们做职业规划。但“他们都不听”,很多人捧着铁饭碗不愿砸碎,不接受降薪跳槽,还有人常发牢骚但不愿去改变。许单单游说无效,“既然都不听,我就做出来吧”。

和之前 “北大印度语言学专业研究生”、“互联网分析师”、“微博红人”、“咖啡店老板”等事相比,他终于找到一件更匹配自我、也匹配社会需求的事。更关键的是,VC还爱投。

拉勾的进化,和许单单的管理进阶

但是拉勾最一开始的主要任务还是,不仅要让自己活下去,还得让3W咖啡活下去。据许单单之前跟媒体讲,他们当时提出的融资要求是:捆绑融资,大部分给咖啡馆,小部分给新公司。

但咖啡馆也在帮助拉勾网。3W咖啡对拉勾网来说更像是一个资讯、人脉的集散地,在咖啡馆里高谈阔论、做活动的人们,也能够给拉勾导流、打通线下关节。再加上许单单此前的大V经历,拉勾网的发展被他形容为“一路顺利”。上线两个月,拉勾网就拿到了天使轮,半年后A轮,不到半年B轮。“每一次我们融资都很快,这次C轮花的时间长了点,也和资本市场遇冷有关。”许单单说。

但它能不能活下去还是许单单最担心的问题。

日前,拉勾网披露C轮融资数据,融资2.2亿元人民币,网站也开始挣钱,他有些放心了。

“过了个大关,比B轮安全多了。”他和i黑马说。他觉得,过了C轮,公司最差也是被卖掉,“死不了了”。他随即举出很多例子,“比如美丽说被并购”。

活着应该是没问题了,接下来是到哪儿,以及怎么去。

巩固地位。这是许单单给现在的拉勾网定的目标。其实他最担心的还是管理问题,15个月前,他的女搭档鲍艾乐面对媒体时说:“单单是个不关心公司具体管理的人。”

许单单说,之前他觉得管理是一件内耗的事:“我不喜欢处理人的关系,它又不产生直接价值。”他也搞不懂里面的逻辑,“话都说清楚了,明白了,就做啊,为什么推不下去?”

一直拖到公司已经有五六十人,管理问题再不解决就没法往前走了,他才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必修课,开始研究该怎么办。他去上了创业课,跟老师学了一招:在公司找十七八个核心员工,围绕两个问题展开讨论:一,是什么东西牵引着公司走到今天;二,是什么阻碍我们继续前行。用这种方法,增强凝聚力。

这次管理危机被许单单称为“生死存亡”的时刻就,但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讲过去了。这位曾被认为以“说”见长的年轻董事长讲,从中,自己搞清楚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事情的艰难之处往往在于做,而不是说。

高管离职,和对手掐架,内部合作扯皮……许单单说,当年自己分析过的那些“别人家的问题”,自己现在全遇到过了。

公司和竞争对手的关系,一直是敏感话题。垂直招聘市场风起云涌,拉勾如何面对?许单单对此说得很少,他已经越来越接受一个事实——竞争是常态。“我加了个将近200人的招聘行业CEO的群,自己平时也关注同行的订阅号,看看每天头条都在写什么。当年的很多对手都不在了,但现在也出来很多新对手。”许单单可能保持了当年作为一个“自媒体网红”的习惯,还不时随手看看别人的阅读量。

上个月,拉勾网和Boss直聘在网络上掐架,各招聘网站在地铁站铺满广告,行业卡位战一时成为焦点。许单单认为,垂直招聘的核心是市场够不够大。“垂直是有边界的。核心是这样的市场空间能不能做出一家上市公司?如果市场太小,就没有风投和人才愿意来。”

他现在给拉勾的想象空间是10亿美金左右。和i黑马面对面,他坐在3W咖啡3楼自己的办公室里,打着一个前互联网分析师的小算盘:这个行业,50亿美金估值有点难,10亿美金还是很有可能的。拉勾目前向企业端收费,许单单说,在做得足够大之后,会扩展它的边界,比如目前他已经跑了半年的金融领域。他以京东为例,它就是早期以3C为主,后来横向发展。

他没有明确说想做一个上市公司,但7天前,他在朋友圈上给拉勾离职创业的前CTO留言:创业分享讲得不错,加油,相约去敲钟。

这无疑是一件让他投入更多的事业。这是一条需要高速奔跑才不会被摔下去的赛道,未来也是不确定的。蒙眼狂奔了几年,许单单说,拉勾网还有很多问题要细化处理,比如节奏、团队、管理和产品。他计划拉勾网年底能增长到700多人,差不多要翻一倍,但“下面还有更难的关。”

马云和老子的双重粉丝

从一个网红到C轮公司的老板,许单单看马云的角度也变了。以前的他想:“经济太疯狂时一定有危机,所有人绝望时又是机会,这不就是句废话吗,是个人都能说。”但现在,他重读了这句话,开始以一个管理者的角度去认同马云。

“马云走到今天,比我遇到的困难多得多。还有诺基亚的CEO,当年我们只知道说他没有看到移动端的趋势,但人家真会不知道趋势是什么?只是公司转不动而已。”许单单开始换个角度看很多事情,并多次使用了“以前”加“现在”的句式。

现在的他快成了马云的粉丝。在机场也去买马云的书,看到精彩处还划线展示朋友圈,此外还大力传播道家思想和稻盛和夫。说到这里,许单单望向别处,开始回忆了一段老子语录,“我最近又发现这句话和企业管理很像”。说了一会儿,他把目光收回,望着i黑马记者笑:“跟别人说我在看道家,又‘虚’了。”

许单单还说,他最近还受一位养生学老师启发,收获一个新知:做企业就是做人。企业是创始人思想的投射,你欣赏什么样的人,就会在企业培养什么样的人,创始人的道德底线和价值准则是什么,就会反映到公司文化中来。

许单单觉得自己又有了重要任务,那就是武装自己的思想。他指指办公室的两排书:“我从去年开始,读了很多书。以前真是满满的,觉得自己挺牛逼,光顾着挑别人刺了。现在我觉得,做一个企业家谁都不容易。”

但许单单偶尔还会干一下老本行。比如,最近他妹妹来北京上学,许单单给她分析如何升职加薪,“按我给她的规划,7年后肯定年薪百万”。

i黑马问,后来如何?

“她不听我的,哈哈,跑去当产品经理了。”许单单大笑。

修炼 许单单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