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企业的竞争力不是销售,也不是技术,而是文化
刘勇 刘勇

董明珠:企业的竞争力不是销售,也不是技术,而是文化

只有具有创新文化的企业,并且深入到每个人心里,那它才能够有竞争力。

     话题女王董明珠不论走到哪,都不缺乏新闻。3月24日,董明珠做客第22期《广东职工大讲堂》,进行了长达一个半小时的主题演讲。期间,观点个个精彩、干货多多、爆点更是不断。下面,笔者就将董大姐分享的精彩言论,向读者一一呈现。

曾有一家美国企业要收购格力,并答应给我8000万年薪,我拒绝了

董明珠:我可以告诉大家,格力有四个自主创新:一是营销走了自主创新;二是我们的管理模式走了自主创新;三是人才;四是技术。由于我们这20多年来的沉淀,我们坚守自主创新,我们终于走到了世界500强的队列里面。

但如果2004年卖掉了,就没有了。而且我们当时谈判的价格是以净资产9亿出让给外国品牌,那我们今天还可能为国家创造年税收150亿的可能吗?没有了。更重要的是,我们被别人收购完以后,我们就丧失了自主创新的能力。所以,当时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同样也受到了别人的诱惑。美国企业跟我们说,如果我们收购成功,董明珠你的年薪可以拿到8000万。

如果按照我们当时的条件,大概是它的五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如果仅仅考虑自己的利益,被收购是最简单的,对我个人也是最解放的一种方式。因为我既可以拿到高薪,同时也不用受到国企制约。不过,最后我还是不同意被收购。因为一旦卖掉,我们中国自己的品牌究竟哪一天才能够诞生。

其实,从1991年到2004年这14年间,我们已经摆脱了困境,从1997年起格力就一直没有银行贷款。这就是我们靠制度,自己创新了一种模式来实现了这样一个改变。

格力是一家遵纪守法,讲诚信的企业,但我把来“偷人”的人给打了

格力仅仅用了后十年的时间,进入到世界500强,不仅是一个数量的变化,而真正是我们的技术变化,就是因为格力能够有自主研发的技术,有这样一个团队,所以我们面临了第二次挑战——那就是被别人“偷人”。此前,我曾经在珠海市的创新大会上讲,到我这里来“偷人”的人被我打了,因为你不打他不重视,你非要打了,出了人命了,他就关注这个事情了。

靠我们企业自身的能力是有限的,甚至坐在你的厂门口来挖人。我辛辛苦苦每年投入那么多的研发经费培养一个人才,一个真正的优秀人才培养出来要八到十年的时间,轻而易举就被你的高薪给挖走了。

我一直讲,格力电器最大的特点,它的理念,一是遵纪守法,二是讲诚信。但别的企业不讲诚信,也没有法律底线。你说我的经理人,我一年给他60万的年薪,他到手只有30万,因为要交税。但另外一个民营企业说我给你200万,你来吧,而且不用交税,你拿发票来冲抵。我们面临这样一个外部环境,怎么办?所以,我经常说,政府要给我们做的一件事,就是理清环境。给我们公平竞争的环境,我们才可以在市场当中,让我们这种创新型企业得到更好的发展。

所以讲到创新,我们真的有无数的话要说,但我们不能乞求环境好了再成长。所以,我们一面要锻炼自己,一面要呼吁,更重要的是挑战了自己,才能真正实现创新。所以,2004年,格力没有卖掉,才可以让我们现在累计给国家交税达到640亿。家电行业里,格力纳税是全国最多的,在2006年,我们和第二名的空调企业差距是13亿,到了2015年,我们和第二名的差距已经达到了500亿。

一个企业的竞争力不是销售,也不是技术,而是文化

我们经常在讨论,这个企业的竞争力是什么?有人说是销售,有人说是技术,但我认为是文化。只有具有创新文化的企业,并且深入到每个人心里,那它才能够有竞争力。所以,不是单纯的在一个技术领域有突破,这个企业就能做好,关键它有一个很好的创新文化。

僵尸企业就该让他们死掉,他们活着是对创新企业最大的伤害

作为一个企业,政府给你退税也好,免税也好,补贴也好,那是政府对你的支持和关心,但你不能躺在这个支持和关心上睡觉。因为你没有自己的免疫力,你自己没有生命力,别人天天给你打针,给你灌水,呼吸机,呼吸机一拿掉你就死了。到底是政府问题还是企业问题呢?我想一定是企业问题,而不是政府问题。但我们很多企业寄希望于政府赶快来救我。

2008年金融危机,大家哀声一片,完了,但2008年过去了,更好了。在今天的形势下,我认为更有利于自主创新能力的企业崛起,而那些僵尸企业就是应该让它死掉,怕什么,它死掉了我活下去。因为你把那些僵尸企业扶持起来了,恰恰是对我们走自主创新的企业最大的伤害。

美的宣称自己的空调一晚1度电,买回来却用了9度电,这就是不诚信

国家标准、国际标准,这都不是标准,只有消费者满意才是你的标准,才能让你把产品做成极致。否则消费者不满意,谁说你好都没有用。国家给你盖个章合格了,合格的企业和品牌在街上卖得到处都是,你满意吗?

就像美的空调天天忽悠一晚一度电,一晚低至一度电,你以为一晚一度电别人就相信,买回来变成了9度电,这都是不诚信。所以,我想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当然我们会遇到很多困难,但最大的困难是自己,不是别人。

格力开掉的博士后去了科龙,科龙没了,现在到志高,志高还能撑多久?

2000年的时候,我们说这个企业有技术,扛着块招牌就是我这里有个博士后,这个企业有个博士后在这里。我记得志高还在商场里贴个牌子——博士后。但那个博士后就是格力开掉的。

在九十年代末,2000年代初的时候,清华大学当时只有两个搞制冷专业的博士后,一个到了格力电器,我们也很兴奋。中国的博士后50%都到了格力了,格力就应该技术什么都很先进。但是没有,我们给他了权利,但他并不是因为你给他待遇好他就满足了。

他来了以后,技术和产品由他来定,他说这个零部件合格就是合格,他说这家零部件好,这家零部件就采购他的,你说权利大到什么程度呢?虽然是个博士后,但他不研究产品,他就勾兑,供应商只能求他。所以,过去格力电器在珠海是出了名的,格力等于两个字——“黑呀”。为什么黑呀,搞采购要搞关系,技术要过关,我的零部件才能进来。

后来,我当了总经理,我说必须要把他免掉。我一讲免掉,大家就有不同的想法。人家说董明珠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你把他免掉,人家会说格力不用人才。博士后就是人才了?我觉得什么叫做人才?品德是第一位的。如果没有品德,我认为你就不是人才。当时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他免掉。免了以后,我发现我们的技术越来越好,质量越来越好。结果他到了科龙,科龙没了,现在到志高,你认为志高能有多久?

找个成龙做代言,就天天网上嚷,说格力不用成龙,我们用成龙就好了。如果成龙真的有那么大的功力,那企业找他就行了。实际上一个企业好坏不是请一个代言人,更重要的是内心的世界,你是不是真的把消费者当做上帝。

微笑曲线需要底部作支撑,别人不愿做,我董明珠来做

格力的成功离不开“专注”二字,而我们始终专注于制造业。现在除了格力没有哪一家不做房地产,因为它赚钱,但格力没有做,我坚守我的原则。

国际分工理论中的“微笑曲线”认为,要抓住两头才能笑得开心,但制造业是微笑的底部,那是最吃亏的事情。但后来我想了半天,这个底部没了,你还能笑吗?谁都不愿意吃亏,谁都不愿意在底部,没有底部上面还存在吗?”所以,格力在这个过程中选择了一条坚决走自主创新、自主制造的道路。所以,前期我们经历了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今天我们在全球销量第一的位置,这就说明前面的付出是值得的。

很多人说格力所在的制造业是传统产业,在微笑曲线底部,而雷军所在的互联网产业是新型产业,在微笑曲线的两头,但我觉得雷军永远打不过我,为什么?因为他(雷军)没有底部,他笑不长。我把底部一抽,他往哪儿笑?而我们有实力,我能撑起两边,这就是实力。

别人的幸福也许是唱歌跳舞搓麻将,而我的幸福是天天卖空调

我们有时候说,你看他现在多潇洒,现在很多企业家,今天到哪个高尔夫球场,明天到哪个国家去旅游,而我(董明珠)天天24小时在格力。我告诉大家,我在格力26年,没有休过一次年假。按照劳动法国家都违法了,要赔钱的。但我觉得我们值得。

所以,这个幸福不幸福是由你自己选择,你自己感受。天天搓麻将、唱歌、跳舞觉得挺幸福,对于我来说,天天卖空调最幸福。所以,幸福不是一概而论的。

董明珠 创业 创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