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野蛮生长,跨境电商的下半场是什么?
温二爷 温二爷

告别野蛮生长,跨境电商的下半场是什么?

与足球竞技不同,商业竞争是一场没有中场休息的战斗。

trim

中国队2比0击败卡塔尔,奇迹般的从亚洲区预选赛突围,以一种反转剧情的姿态挺进12强赛。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已经被举国上下视为“救火英雄”的高洪波一如既往的淡定。高洪波曾说2009年到2011年在国家队执教的两年是他的上半场,那么从临危受命带领中国队绝处逢生,15年后再次杀入12强赛的那一刻,高洪波的下半场正式开始了。

3月24日晚间,三部委发布《关于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的通知》称,自2016年4月8日起,我国将实施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并同步调整行邮税政策,这意味着:海淘的免税时代正式落幕,跨境电商们的下半场要开始了。

上半场:满眼看去尽是“野蛮生长”

除了税改,跨境电商的另一则消息同样引人关注:蜜淘死了,它曾两轮融了3500万美元。虽然没有得到当事人的正式回应,但种种衰败的迹象表明曾风光无限的进口跨境电商平台蜜淘已经倒下,又一例“C轮死”的案例出现在了被市场认为潜力无限的跨境电商行业。

2015年6月,正是跨境电商彻底大火的前夜,我曾一连写了6篇文章去探讨跨境电商热潮。我在《国六到国八16项扶持 跨境电商想不火都难》一文中将跨境电商定义为“中国特色电子商务”,原因是这个行业“因政策而兴,也会因政策而变”,其受政策的影响前所未有的大,政策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对整个行业产生巨大影响。

同时,我在《5大进口跨境电商模式的花样死法》一文中提到:特卖会模式的跨境电商会死于“太热闹”。该模式最突出的缺点是门槛太低,谁都可以来一下,导致竞争无比激烈,这个过程中,小玩家一定会被巨头挤死。所以,特卖会模式还是得有强背景或者强货源渠道的企业操盘,否则还是死路一条。综上所述,特卖会模式最可能的死法是太热闹,被挤死。

在蜜淘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其创始人谢文斌常说“就算再融一亿美金,也不可能成为巨头打价格战的对手。巨头可以通过渠道与补贴的方式把价格压得很低,但是创业公司没有办法这样长时间消耗下去。”现在看来,虽然我很不情愿承认,但还是不幸预言了蜜淘的死。

两年前,《新闻联播》头条播报里一句“跨境电子商务保持30%以上的增速,中国正在和美国一起成为全球跨境电子商务的中心”为跨境电商爆炸式发展吹响了号角。此后,跨境电商风口兴起,各类跨境电商如雨后春笋般疯长,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跨境电商的上半场,那就是“野蛮生长”。

下半场:是江湖就会有血腥,但更有规矩

与足球竞技不同,商业竞争是一场没有中场休息的战斗。前一秒还在野蛮生长,后一秒税收政策改革和第一个轰然倒地的跨境电商就已经吹响了跨境电商下半场的开场哨。

1、阶段性政策红利不再,“钻空子”成过去时

对于税改《通知》的各种解读已经有很多,二爷在此不再赘述,简而言之即行邮税作古,关税、增值税、消费税又回来了,由此导致母婴、食品、保健品、美妆等价值较低的个人消费品不得不涨价了。

在我看来,此次税改的目的非常明确,即杜绝利用行邮税“钻空子”的行为。跨境热潮之下,跨境进口的市场规模达几千亿元,而国家只收了不到10亿元的行邮税,90%以上的包裹不用交税就完成了进境交易,站在国家的立场,这就是税收流失。这事摊给你,你干吗?

税改的消息一出,有人捶胸顿足,大骂要收税的三部委欺负人。这好比有个壮汉天天揍你,你很憋屈,有天开始,他不揍你了还给每天给你糖吃。又过了一阵子,壮汉不揍你,但不给你吃糖了,你就说人家欺负你,为什么不给你吃糖了。贪心不足蛇吞象,行邮税政策只是临时性的政策调整,跨境贸易要交税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2、跨境电商不是法外之地,政府是要管的

政策变了,改变的仅仅是如何收税吗?绝对不是!它释放了一个重要的信号:跨境电商不是法外之地,这块商业领土,政府是要管的。

我们看到在跨境电商井喷的这两年时间里,市场被迅速染红,很多跨境电商平台不断通过降低价格等“价格战”的方式去抢占市场,这也导致跨境电商行业陷入了不良竞争中,尤其这一模式也导致跨境电商的假货横生,这对跨境贸易的发展大局是极其不利的。

政策红利带来一个巨大的跨境电商市场,国家再出手管理这个市场,是理所应当的。二爷预感跨境电商税改只是第一步,后面的政策绝对还憋着大招。

下半场开始后,跨境电商对政策的适应性需要更强,要去适应新的政策,要坚信,只要是政策,必然有对策。比如,在新税制下,鉴于分档方式不同,一些类目出现了税制优惠。譬如,化妆品的增值税税率为17%,打七折就是11.9%,再加上消费税率,打七折后是21%,也比之前化妆品50%的行邮税税率要低。即1000元化妆品,50%的行邮税率,则需要缴纳500元税款;新政后,只需缴纳增值税119元+消费税210元=329元。

二爷认为,跨境电商“中国特色电子商务”的属性一时半会儿还改变不了,但从行业整体看来,对政策的过度敏感是一种“病态”的表现。面对政策变化,需要有对策,但更需要办法。从根源上来看,跨境电商需要从根本上摆脱对政策的过度敏感,如同过敏病人的脱敏,时间会很久,过程也会很痛苦,需要不断调整和不懈坚持。下半场肯定得有坚持不了的,抽筋的,受伤的,率先被抬下场的球员。

3、一个更加规范的跨境电商大市场将到来

即便是很多人不愿意承认,进入下半场,跨境电商的窗口期就已经过去了,跨境电商不再是一个谁想玩谁都能够插一脚的行业了。这个当口上,M2C、C2C模式的电商平台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跟它们站在一起的是代购和买手们。

我的朋友圈里已经有做代购的朋友想要撤了,她在上海海关发朋友圈说遇到开箱检查,从日本带的一批东西都完蛋了,这样挨个儿开箱检查是她之前从未遇到的,她打算滚回去上班了。

像这位姐们一样有嗅觉灵敏的代购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代购和买手们还处于迷糊的状态,他们都还在等着新政策实施起来再做打算。去年年底,我跟这个朋友有过一次短暂的沟通,她说,代购这活儿肯定不能干太久,感觉跟走私一样,趁着现在机会好,多赚点钱,说撤就得撤了。春江水暖鸭先知,古人诚不欺我也。

从去年开始,我一直在主张做跨境贸易的品牌商和贸易商赶紧转型做跨境电商,主要原因是他们有货有渠道,懂政策懂海关。我给他们建议是赶紧去找个第三方电商服务商“去建平台,去做移动端推广,去拿麻袋装钱。”

现在,跨境电商的比赛进行到了下半场,我给做跨境贸易的品牌商和贸易商的建议仍然是“去建平台,去做移动端推广,去拿麻袋装钱。”二爷认为,国内的消费者需要一个更加规范,更加有机制,规模更大的跨境电商市场,而这个市场需要正规军。武装正规军的工作还是交给正规的电商服务商,找那些有专业跨境电商平台搭建经验的,这批“军火贩子”经过两年的炮火洗礼已经很清楚跨境电商该怎么玩,千米网的跨境解决方案里居然有订单税额计算和提醒功能,自动计算进口税,变态的是它已经做到了行邮税和税改后的综合进口税自由切换。

下半场,跨境电商行业的大洗牌和巨头对创业公司的碾压是一定会来的,这是个血腥的过程,也是树立“规矩”的过程,很多来不及长大的创业型的跨境电商平台会被屠杀,牺牲的姿势或许会比蜜淘的死亡更加壮烈。

原因其实很简单,一块面包的两端,蚂蚱和公鸡在同时往中间啃食。蚂蚱啃得虽然很快、很开心但嘴巴实在太小。后来面包被吃了大半,两端相遇了,公鸡就把蚂蚱吃掉了。

有震荡,有分化,同样也有希望。对贵在坚持的“正规军”来说,未来能够向海关提供交易、支付、物流等电子信息的跨境电商,海关通关效率将明显提高,带来为消费者提供跨境网购服务的速度也将大幅提速,更好的购物体验将让更多人加入海淘的队伍,市场规模将更大。

跨境电商 野蛮生长 蜜淘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