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常务会长张红军:我每周至少见两个会员 帮别人方能成就自己
i黑马 i黑马

郑州常务会长张红军:我每周至少见两个会员 帮别人方能成就自己

“我们自认为的,河南也算是二、三线城市,好的大学、好的企业、项目一般是不到河南去的,至少互联网类的这种公司、投资到河南考察看得太少了。”张红军这样介绍河南当地整个创业情况。

在接受采访的前夕,作为郑州常务会长的张红军还走访了北京的两家朋友的企业。他在郑州经营着一家河南最大的中小学英语辅导机构,位列中国十大品牌教育机构之一的大山教育。

“我们自认为的,河南也算是二、三线城市,它离北上广这种思维,特别是人才资源的新思维,应该是落后10-20年。好的大学、好的企业、项目一般是不到河南去的,至少互联网类的这种公司、投资到河南考察看得太少了。”张红军这样介绍河南当地整个创业情况。

但是,这种创业困境似乎并没有湮灭河南的创业热情。2015年年底主题为“万马相豫,照见未来”的黑马会郑州分会成立大会召开,这场大会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做成,有超过1000人参加,十几家媒体全程的报道,新闻转发量将近500多万。而且截止成立大会,郑州分会共聚集了百余名创业者会员。

黑马,郑州,四个字加在一起,怎么做到的?

找对人和资源,创会不再是难题

2013年加入黑马会,并成为黑马营七期学员的张红军经过一年学习之后,他感觉“黑马社群偏重于80、90,偏重于互联网、O2O,偏重于商业模式创新,越来越感觉到创业黑马、黑马会未来是一个很大的聚集商圈、聚集能量的场。”于是,2014年他便萌生了创建郑州分会的念头,并开始申请。

几经周转之后,2015年9月张红军正式开始筹建,并拉到了几个核心骨干力量,也就是后来的分会副会长时杨晶、王锦旗、王乐强、秘书长张伟。“我们在大概两周时间内组织了黑马的一次分享,两个月组织了三次分享,有一次专门把北京地产协会的老蔡(北京房地产分会蔡鸿岩秘书长),邀请过去搞分享,还有一些主题分享,很短的时间内,汇聚了100多名正式会员。”

面临河南省相对闭塞落后的创业环境,从郑州分会成立之初,张红军给出的应对之策便是“找关键的人,找关键的资源”。

“ 我一个人的努力是不够的,或者我们几个人的努力不够,当时我们就定下来策略,如何整得更大,更有影响力。比如我们副会长周宜游,是河南省互联网协会的负责人,会长李少杰作为百度代理商,也有百度的很多资源。 还有其他几个副会长,给我们更多的建议、信息、推广资源,所以我们还是从人上下手,找到关键性的人,关键性的资源。”

然而,这个过程并不像说起来这么轻松。“刚进会的时候,大家想法都不统一,有的会怀疑我和几个执委有其他诉求。”遇到这种质疑时,张红军只是反复告诉一起张罗分会的核心人员一定不要考虑其他,能做多少做多少。

“组织一个分会绝对不是三天、两天的事情,因为都不熟,你叫过来,基本上都是要么大老板,要么小老板,要么都有个性创业的。所以说把大家思想整合在一起其实早期是最难的一个事情。我们开会,各种小范围的会和大会也都做了很多工作。”

不断的开会分享、交流沟通,是郑州黑马思想耦合在一起的秘诀。据张红军介绍,早期会和大家分享黑马的文化、价值观、包括总部的一些活动、课程。后面的分享主题则更多是创业干货,包括社群学习、融资、商业模式。

“黑马身后有一大帮天使投资人,机会很多。现在都是刷脸年代,你要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推出去,找到自己的商业模式,同时再找到人,增加曝光率,能有天使看上你,给你快速投资,这也是这几年最快的一种黑马发展模式。”

现在经过四、五场创业主题、黑马主题的分享会,郑州分会会员人数已经超过200人。

全郑州8个做教育App的,我整合了6个

从事传统教育行业十多年的张红军进入黑马会是经过朋友介绍。经过老朋友汪建宏推荐,张红军观摩了2013年12月份的黑马营5期毕业典礼。在汪建宏的极力推荐下,张红军成为了黑马营7期的成员。

“其实早期上几次也是排斥的,因为大脑里没有互联网基因,觉得那不就是一个PC端?有什么呢?但是一加入黑马营,听互联网大佬们的闭门分享,发现未来第一趋势要转向移动端。其实那时候2013年转到移动端的还很少,还有一些资本、律师、税务、团队建设各类方法论也学习到启发到很多。”

对于张红军而言,“重度垂直”、“移动互联网趋势”等新鲜名词打开了所认知的传统教育行业发展规律之外的一扇门。2014年,张红军迅速组建了互联网开发团队,开发了名师快答,在线课堂、课程、学习8平台,现在大山教育拥有专利大概几十项。

“对未来确实看不透,但至少在当时比较前卫,只是有一种概念,试错,敢于试错。”张红军谈起这段领先同行的团队开发经历,颇为骄傲,“整个郑州可能就8个做教育类的APP开发,我们整合过来6个。”

这种“小步快跑”的互联网转型策略成效显著。“我们在整个行业中脱颖而出,什么报名链接,以前都是用纸质记录,现在电话、QQ、微信……现老师建群,家长建群,各类群,一推。就因为这样的系统,双十一的时候,有七千多人报名我们的课程,这在之前简直是不可能的。”

创业的“捷径”是勇于试错

大山教育自1998年9月创立以来,至今经历近二十年的发展,2002、2003年其规模就迅速扩张到达整个河南省的校区规模、生源规模、师资规模,学员人数第一的巅峰,到市场进入红海阶段,竞争对手迅速跟进的,大山教育陆续降到过第七名、第八名,有一段过山车般的经历。

据张红军介绍,这与教育行业本身的特点有关。教育行业不同于制造业这样可标准化、批量化生产的行业,个体差异性与复杂程度很高,面临教研、师训、成绩、家长的服务,来自于竞争对手的竞争,多种复杂的环境因素。

现在的大山教育全国有228所加盟分校和教学中心,位列全国十大教育机构品牌之一,覆盖17个省、市自治区。

在经历挫败之后再重振旗鼓、发挥自身优势跻身一流教育品牌的过程中,张红军总结出四大方法论:

一、不断学习,持续的学习,学习绝对不能停止。

二、要敢去创新、尝试。大山走到今天,创新很多,很多同行不能做的我们却敢于试错。尝试、试错主要是依据客户的需求,客户到底有没有需求?客户的痛点是什么?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解决客户的痛点。

三、相对过硬的产品。我们的产品就是老师,包括老师的教研、讲课、综合能力。我们有一个质量的把控体系,控制每一个环节怎么样去做,如果你基本的产品很差,你怎么讲都不行。

四、要有合伙人思维整合最优秀的人才。任何伟大的组织绝对不是一个人干的,一定要有胸怀,有魄力,有合伙人思维整合最优秀的人才,做成合伙人企业,发挥每个人的特长和特点。中间加上你的激励机制设计,才能形成一个超强的裂变的团队,才能快速地在整个行业中超越竞争对手。

“这个行业还有疯狂老师的张浩,连续创业、另起炉灶,我觉得这值得敬佩,他有一种破釜沉舟的这种勇气,把以前所有的都抛弃我重新再来。”张红军欣赏像张浩一样的“视过往辉煌为尘芥”的连续创业者,“我自己年轻的时候创业是无所畏惧的,但是现在小有所成了,要放下,从零开始,反倒畏惧了。”

张红军把难以放下,以及对未知的恐惧看成是创业路上自我突破的最后一重关隘。

助人为乐 方能双赢

在黑马社群学习到优质创业方法论只是张红军贡献大量时间精力在这个事业上的一部分原因。更大的动力,应该是黑马“不端不装有点二的文化”。

“这几个词是在其他EMBA商学院里面是没有的,我也上过很多课,可能都装着、都端着,都在高大上,都在超我状态,甚至企业做不好都在骗。但在黑马里就是赤裸裸的,就讲这种文化,我有什么不足,我需要什么资源,我就是活出本我。”在张红军看来,这种“本我”状态最吸引人,形成了黑马独有的能量场。

“我在教育行业应该算是小有所成,创业18年了,也获得了荣誉100多项,对我来说太小的荣誉或者其他一些东西一定没有意义了。”张红军在黑马社群,一帮80后、90后创业者中找到了更大的意义。

张红军介绍,在加入黑马会之前自己也会想要凭借已有资源与经验帮助其他年轻的创业者,而加入黑马会之后,学了系统化的转型理论,可以帮助80后、90后少走弯路少填坑。这种“看年轻创业者走弯路于心不忍”的状态让张红军在拥有黑马的资源与平台之后产生了一中由衷的使命感。

“把黑马会引过来,通过这个平台,帮助打造一帮新的小弟弟、小妹妹,至少做一个桥梁,进入黑马的圈子。能让他们少走弯路,能接触到更牛逼的人,或者更靠谱的人。”这句话成为张红军创建郑州分会的“初心”。

“我相信这个东西做多了,那就是一种威望,就是一种影响力。因为你帮助别人了,别人成长了,肯定也会帮助你,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天道,我们也都认同这个天道。”

张红军一语道出黑马社群生态正向循环的核心——成就别人才能自我成就。

有了这样正向的价值观之后,下面就是他支招的“如何在黑马商圈里找人、找钱、找资源?”

黑马里面看项目,人是第一位的。天使圈里就是这样,你这人必须要靠谱,靠谱就是诚信,你个人的品质如何,具不具备一个合伙人甚至操盘手的综合能力,你的时间观念、职业性,演讲能力,资源整合能力,还有你的胸怀,市场敏锐度等等。

然后需要利用好这个平台,帮助你把商业模式捋清。商业模式、盈利模式、产品定位、团队、资源,这些东西相对清晰了,那你完全有机会可以拿出来一个相对完整、相对完善的BP在这个平台中,迅速与三五百家投资人、天使基金能对接。

“点对点”服务很重要

“我现在基本上每周都会见一到两个会员,他们说会长,想求你帮点忙,想让你拍拍砖,想让你整点资源,那都没问题。我会提出建议,项目好的话,你需要有资源,我给你联系几个投资人,你把项目发给我,我直接转给人家,不好的话你需要修正,我建议如何修正。”每周见两个会员,提供“点对点”服务,已经成为张红军作为郑州常务会长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郑州分会有一位执委是卡车团的张国强,主要是为卡车司机提供需求对接、停车、住宿、维修等各项服务的平台。“他要打造一个平台,想法非常好,但有一个最大的问题,股东的问题没解决好。他的股权结构非常复杂,自己不控股。所以我建议他要么调高投票权,要么对赌赎回股份,也可以贷款赎回股份。”

张红军给了建议之后,张国强花两个月的时间把自己调成了大股东。其他几个股东有的退了,张国强感觉自己身上的包袱明显好很多,轻松了很多。

而郑州分会会员的另一个项目“时时帮”是做家庭维修服务平台的,项目空间比较大,商业模式也可行,但是缺乏团队资源,尤其是移动端资源。张红军凭借河南领先的移动互联网经验帮他对接到了合适的资源。现在“时时帮”进到黑马连营,黑马导师58到家CEO陈小华甚至表示项目做好了可以直接收购了。

张红军本人作为坚定的“重度垂直”理论的拥趸,还充当了“转型咨询师”的角色,时常劝告一些不适合互联网转型的传统项目“不要盲目转型”。

“还有一些项目可能本来做得垂直做得很重,他非得想转互联网,我认为没有必要转互联网。就告诉他先把下面做扎实了,做量大,时机合适了,再随时一倒就行了。因为他的强项都在资源上,他把已有的资源整合好,量做大了,再融资,能卖好价格,天使、投资人自然就进来了。”

黑马会

 

张红军 黑马会 郑州常务会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