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没有“迟到”一说
李北辰 李北辰

创业者没有“迟到”一说

创业者们需要做的,永远都只是顺势而为。

“这是最好的年代,这是最坏的年代。”多年以来,狄更斯笔下这句用烂了的万能导语如一顶随意的草帽,无数人试图用它盖住这个时代的众多面相。但许多时候,这种强烈的措辞对比并不是真相——至少对于当下中国创业者而言,这也许就是最好的年代,没有后半句了。

选择领域的多元,组织样态的灵活,个人风险的摊薄……大幅下降的成本让创业成为这个商业时代最重要的脉络和最大变量——但“低成本”并不意味着“高回报”。如你所知,创业不易,九死一生,中国目前平均每天诞生1.2万家新公司,但100家初创企业之中只有7-8家能安然度过“三年之痒”。

创业者需要帮助,而这很多时候也正是开放型的巨头公司愿意去做的,在不久前“2016KK钟山创业创想预言聆听会”上,苏宁金融正式上线了苏宁私募股权融资平台,同期苏宁创业营落地。

同样是在这次聆听会上,张近东与《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凯文·凯利分享了对于未来的见解。二者观点颇为相近,总结下来即是: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风口,有人去搭桥修路,必有人在上面舞蹈,市场最不稀缺的就是机遇。

关键是:它在哪里?

本·霍洛维茨在《创业维艰》中用如下这句话回溯自己的创业时光:“在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只有3天顺境,剩下8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这也是不少创业者的真实写照。某种意义上,创业的本质即是确定一个目标,然后在广袤市场资源中探寻一种新的整合方式去实现它。但如张近东在聆听会上所言:创业不仅需要创意,还需要资金,技术,人才等大量资源整合,以及时间的积累,它并非一蹴而就,待其从量变产生质变,就是一个“剩者为王”的过程。

而历史的规律告诉我们,任何时代的风口都跟随技术演化的步伐而流动,“未来的十年将会令过去十年黯然失色”看起来永远是对的,就像凯文·凯利写到那样:“2050年最赚钱的行业,建立在如今尚未发明的自动化技术和机器之上,我们现在还无法预见这些行业,因为催生这些行业的机器和技术还尚未出现。”——这也意味着,只要有迹可循,处于2016年的创业者就没有“迟到”一说。

在这次聆听会上,张近东就分享了自己心中创业者的三大风口”。

首先必然是由前沿技术驱动的高科技和智能化产品。仔细分析,这并不难理解,技术驱动从来都是人类创新的底色(虽常被人们忽视),看看我们周遭的技术环境,过去几十年,其变化之大甚至超过了过去几百年的总和,另一位未来学者雷·库兹韦尔非常讨巧地提出了所谓的“吓尿指数”:将一位若干年前的古人搁置今日,若其被现在的技术环境吓尿,此“若干年”即是这个世纪的吓尿指数,在库兹韦尔眼中,人类21世纪的进步将是20世纪的1000倍,下一个吓尿指数可能只需要几十年。

问题是前沿技术的演化方式是什么,在凯文·凯利看来,技术发展有其必然性,就在新作《必然》中,他预测了12个长期趋势,若你对其足够信任,完全可以顺势而为,这些推动趋势的力量将在未来数十年依次成为风口。

而事实上,KK预测未来的逻辑起点是从“宇宙,熵,自组织,生命”这些宏观得一塌糊涂的“上帝视角”判断技术的进化方向,这是一个颇为宏大的哲学体系。当然,你可以从中轻易拎出某些实际的倾向——比如创业公司应将目光聚集在更宽泛的技术领域,不要局限在软件应用等“保守”的产业。

随便举个例子:VR。某种意义上,虚拟现实的逐步落地是互联网发展的必然趋势:当音乐,视频,图象,文本等已经被人们虚拟化之后,接下来被虚拟的无疑是整个世界。

如今尚处于襁褓之中的VR之路就是人类对自身大脑欺骗程度升级之路,而得益于技术的福祉,这般令人愉悦的“欺骗”完全可以与诸多行业产生嫁接——比如电商。

KK就认为:电商将通过VR技术数据化产品,从而完善用户体验……而实体店则可以提供给人们电商一样方便的物流体验,多元化购物和消费体验,因为无论线上线下,他们所销售的产品都是物联网的一部分,比如智能化的鞋子,比如带上VR设备,我们能看到现实中每一种商品和物体的标价。

他甚至认为:未来网店与实体店的边界将被打破,未来10-20年,最大的电商会成为最大的实体店的拥有者,最大的实体店的拥有者会成为最大的电商平台的拥有者,两者会进行相互融合——某种程度上,这与苏宁近些年的战略颇为暗合。

此外,除了前沿技术,在张近东看来,大消费与大服务一旦与互联网结合会蕴藏大量的创业机会——要知道,去年消费对中国经济贡献率达到了66.4%,已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

而诸如O2O服务、农村电商、跨境电商、普惠金融、文创IP等,都可是当前创业热点,也是苏宁重点关注的领域,而苏宁目前发展的零售、地产、文创、金融和投资五大产业也都是用互联网的方式,围绕大消费和大服务进行布局——所以说,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上述领域的创业者能够借苏宁之力做到更多。

而张近东心中的第三大风口,即是传统产业正经历从“+互联网”到“互联网+”,这将拉开中国新一轮的创新创业机遇(譬如中国制造2025和供给侧改革等)。

嗯,某种程度上,互联网技术的崛起是人类社会基础设施异地重建的过程,但你知道,互联网经济占中国GDP的比重与其聚光灯下的夺目地位并不相符——这意味着,尚有许多产业并未与互联网产生结合,而作为转型的先行者和最佳范例,苏宁无疑能为那些正处于纠结于迷惘,试图在传统产业中运用互联网创新的企业提供帮助。

其实在我看来,无论是KK对于未来的“必然”预测,亦或是张近东的“三大风口”,本质上都有着相似的逻辑:事实上,人类历史的底层驱动力,永远都是技术以及让“技术扩散”的商业模式变革。在每个关键转捩点,这两者都将变装成新的样态——比如这个时代的虚拟现实,比如这个时代的消费升级。

但万变不离其宗,创业者们需要做的,永远都只是顺势而为。

创业者 VR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