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V李宏玮:竞争差异性是公司胜出法则
GGV纪源资本 GGV纪源资本

GGV李宏玮:竞争差异性是公司胜出法则

投资早期时看人,看创业者的商业模式,到了中期看他的收入及各方面表现,到了后期的时候,随着市场的成熟,会像美国一样涌现越来越多的LBO模式。

大家好,我是GGV纪源资本的李宏玮,英文名字叫Jenny Lee,做中美业务,除了要有英文名字,还要有中文名字,如果找到VC告诉你,他是做中美的业务,只看美国的业务,没有中文名也是问题,GGV纪源资本是跨中美的基金,现在掌管38亿美元,从阶段的角度来说,我们既做A轮、B轮、也做C轮,按照阶段风险因素考虑投资。我们看IT领域,硬件领域,在中美判断市场采用一个眼光,就是看两个市场的竞争优势。

我们在国内从发起到现在有16年的历史,投了早期的阿里巴巴、去哪儿、YY等等,在美国也有投资。16年前我来中国的时候,见创业者时第一个问题问的是你融的是美金还是人民币?国内一般会找人民币基金,如果海外上市会找美元基金,所以16年前从币种的角度看属于分离阶段,创业者面向的领域和他们合作的投资人会有所不同。但是随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民的增长,任何商业模式也离不开新互联网,怎么样跟移动微信互动?所以因为市场的结合,因为用户使用程度的结合,从投资的角度来说我们看到更多的结合性,很多时候看中国创业者,中国商业模式。

美国有一个搜索,中国是否也可以有搜索?美国有电商,中国也可以有电商?我们可以借鉴国际化商业模式,考虑中国在发展新兴市场的时候,毕竟走同样的路线,那个时候中美更多的是商业模式的转移或本地化,完全从美国转移到中国不一定完全成功。

2005年-2006年是社交媒体的结合,脸书在美国发起的,社交文字的交流也好,图片交流也好,我们和社交有互动,从文字博客到后面的微信,是一种延伸,从商业的角度看,已经不再是美国领先于中国,更多的是中美有一定的需求。

2010年是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崛起,6亿手机用户在中国,美国只有3亿。我们在美国有一个映客,美国也开始放直播业务,中国已开始从商业模式的角度领先,而且我们有一些用户的使用习惯可以借鉴,而且反向用到美国市场。

从一个投资角度来说,我们很关注消费者行为怎么样变化,中国和美国有差异,15年来差异不一样,前者是时间的差异,后者是市场的差异,但是对于今天的创业者,不能只做本地化的企业,除了迎合本地化的需求,还要考虑国际化的商业模式。

另外从投资阶段看也不一样,从种子期到初期到发展期到之后的LBO,它的投资方式不一样。早期时看人,看创业者的商业模式,包括到了中期看他的收入各方面,到了后期的时候,随着市场的成熟,现在美国会有LBO的模式,企业已经有20年历史,原来的创始人已经60多岁了,所以他希望有新的改造,改造企业各方面,引入资本,找到更好的专业经理,把市场做得更好。

渐渐地我们也会看到,中国有这样的趋势,什么是互联网+?更多的是造就企业,改造传统的企业就是几个,一是偏向业务,考虑更多新兴的商业模式,如果能够借助投资人或PE,已经在国内走过10年、20年,帮助企业从小到大有管理的资源,全方位考虑的时候,慢慢地形态会是比较有趣的,更多不是传统的企业找PE,现金流在传统之下,帮助他脱胎换骨,从之前线下业务,更多结合新兴商业模式,所以我们看好资本力量很重要。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资本背后带来的企业人脉,各方面的事情,比如阿里巴巴在国内对电商的认识很透彻,到美国的时候也有可能借助熟人资本的力量,也能改造美国传统的电商的公司,这需要VC的参与。

因为企业不止是运营,管一万人和管理几千万人不一样,是传统的要求,中国借助硅谷的技术,如果借助互联网+技术,注入的基因是互联网基因,所以这一块引入不一样的背景人员,这部分传统企业是缺,不知道去哪里找?所以VC帮助这一块,可以帮助他们,15年前那个时候没有这样的资源。

从基金的角度当然看,基金必须要专注,如果投入1000万,拿回30倍、50倍,投资30万拿回300-500倍,投资各方面资本利益有机会,而且市场环境滋生了多元化的投资方式和基金定位。

企业要拥有差异化的竞争能力。从未来看,中国一定以技术为导向,创新为导向比如无人机企业,你的无人机在国内生产,真正的市场是国际化市场,怎么样更好带动国内的技术创造很好的产品,并把这个产品卖到全世界,需要的是综合性与结合性。

本文根据Jenny李宏玮在投中举办“2016年中国投资年会”所做分享整理。

投资 移动互联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