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告诉你,为什么我们可能苟且于虚拟世界
李北辰 李北辰

一篇文章告诉你,为什么我们可能苟且于虚拟世界

嗯,现在再看看你周遭的事物——你的电脑,你的水杯,甚至你的爱人,是不是有些怪怪的?

 

文/李北辰(ID:李北辰)

4月12日上午10点12分,霍金发布了他在中国的第一条微博,短短一天,粉丝破百万,成为当日“网红”。

其实近些年来,至少在公众心中,作为握有对这个世界“解释权”的知名物理学家,虽言论稍显“出位”(譬如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关系),但这些亦真亦幻的预想总将人们拽至巨大的好奇,也令不少致力于引领人类走向恢弘未来的科技领袖感到兴奋。那么不妨借物理学家登上热搜之际,谈一个物理学与科技界都魂牵已久的不朽主题:你我身处的这个世界是否皆为幻觉?换句话说,你感知到的一切信息是否只是如《黑客帝国》那般由高阶文明虚拟出来的电脑程序?

缸中的金鱼

甚至无从选择乐观或者悲观——我们都可能是“缸中的金鱼”:从单一的人类视角看过去,圆形鱼缸里的金鱼可谓命运悲惨,弧形表面让金鱼硕大双眼折射出的“现实”世界变得扭曲——不过一个极具哲学意涵的问题是:“金鱼看见的世界与我们所谓的‘现实’不同,但我们怎么能肯定它看到的就不如我们真实?就连我们自己说不定终其一生也在透过一块扭曲的镜片打量周遭的世界。”

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正是霍金——当然,这个富有理论美感的预见如此令人着迷,怀疑人类正苟且于虚拟空间的学者不胜枚举。譬如,牛津大学哲学家尼克·博斯特罗姆就曾表示,人脑(据说是宇宙中最复杂的事物)就有可能是整个虚拟程序的一部分(而并非如简陋的VR设备一般假装刺激人脑),他甚至断言,如下三种可能性中必有一种正确:1.所有文明在科技成熟前都灭亡了;2.所有科技成熟的文明都对制造模拟程序没兴趣;3.人类文明正生活在一个电脑程序之中。

你很难将这三种可能性排序,但确实有不少人相信,“人类文明正生活在一个电脑程序之中”是回答费米悖论(简单讲,就是我们为什么还没有找到外星生命)的好借口,数十年以来,人类在能力范围内对外星文明展开了声势浩大的搜寻(霍金还对此持怀疑态度),但至今尚无回音,我相信就像刘慈欣所言,倘若茫茫宇宙之中只有我们人类独一无二,这将比真的找到外星人更为科幻。

同样觉得一切实属诡异的还有埃隆·马斯克,“我们在宇宙中一直发现不了生命的事实可看做是支持‘我们本身就是模拟状态’观点的一个理由,就像你在玩冒险游戏,能看到背景中的星星,但永远也无法到达那里,如果这不算模拟,那可能我们就是存在于一个‘实验室’里,一些高等生命体正在充满好奇地观察我们如何进化,就像(我们)在皮氏培养皿中一样。”这位地球世界的“钢铁侠”在采访中说道,“如果你再来审视我们当前的技术水平,会发现在我们文明中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这里‘奇怪’是贬义。最终结果可能是全宇宙只存在一个完整的,只属于一个行星的文明。”

嗯,这已属于科幻范畴,但仔细想想,倒也符合直觉——因为制造虚拟空间也为人类所爱。不觉得么?人类醉心于虚拟世界,尤其是如今归为“第九艺术”的游戏,我们喜欢细化游戏的真实度,在我看来,游戏甚至是除色情之外人类科技的另一个急先锋,譬如最近火热的VR,不少人都曾预测VR将在游戏市场率先爆发(不过由于需要完善复杂的交互,其发展还跟不上人们的期待),而可以肯定,游戏之于未来的地位将日趋重要,甚至成为生活的必需品。

那么按照逻辑推演:游戏的真实度和复杂度必将日趋细化,甚至呈层累式演进:游戏中的虚拟人物会模拟出自己的世界,这个新世界进而模拟另一个世界,环环相扣,最终发展出高度文明(譬如黑客帝国)——对啊,低阶文明如人类尚且如此,高等文明制造出更难以想象的虚拟文明再正常不过。

模拟的“证据”

好吧,一切看似荒诞,但也有试图“觉醒”的科学家想要把这个程序寻找出来——毕竟,无论多么逼近,模拟终究有所谓“分辨率”的极限。早在几年前就有科学家表示,倘若这个宇宙背后的主宰者是一台计算机,那么在高能粒子谱中应该会存在一个间断,而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这样一种间断,它发生在宇宙射线中,被称为“GZK极限”。

而倘若回到物理学的范畴,当然绕不开霍金的名字,在他看来,这个科幻般的猜想化解了物理学家追寻“宇宙终极真理”的尴尬:你知道,一个能解释一切的万有理论一直为几个世代的智者魂牵梦绕,但至少现在看来,事物的各个层面适用于不同理论,没有哪个理论能阐述宇宙的一切,但“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事件之间就没有必要存在任何逻辑,不必自圆其说,也不用遵循任何规律。”霍金(以及蒙洛迪诺)写道,“掌控这个虚拟世界的外星人说不定仅仅因为有趣或者好玩,纯粹为了看看我们的反应就会让全世界突然对巧克力深恶痛绝,或者一夜之间消除战争实现世界和平——可是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如果外星人坚决不肯违背自洽规律,那我们就没有任何办法确定在这个虚拟现实的背后还存在另一个现实了。你当然可以说,外星人生活的世界是‘真实’的,计算机生成的世界是假的。然而,生活在虚拟世界里的生物无法从外部观察他们的宇宙(我们也一样),也就没有理由怀疑自己生活的世界并非‘现实’。”

倒也不乏支持这个论点的“证据”,譬如量子力学。谁都知道这门学科有多诡异,不过若切换到信息学的视角(再加之大胆想象),一切倒也符合逻辑,就像理论物理学家韦尔切克所说:假如我们生活在计算机模拟世界——比如超级马里奥的世界,我们也能做物理,但会发现物理没有时空一致性,没有底层美——比如马里奥有重力,炮弹却没有,这是因为编程者只考虑其顶层需求,不在乎底层自洽。而一个真实世界应是反的:顶层乱成一团,底层却简单明了。

嗯,现在再看看你周遭的事物——你的电脑,你的水杯,甚至你的爱人,是不是有些怪怪的?

 

霍金 虚拟世界 VR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