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三峡养了60万尾娃娃鱼,死磕10年,养出亿万财富
杨沁锟 杨沁锟

他在三峡养了60万尾娃娃鱼,死磕10年,养出亿万财富

大多创业者都把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当作遍地黄金的矿藏,人人都以为自己能从中掘到真金,然而这位退伍军人却在三峡库区的无人区,靠养殖大鲵鱼玩得风生水起。

在三峡库区的无人区,一位退伍军人告别戎马生涯,回归田园。在重庆万州、开县建设三大基地,养殖了60万尾三峡大鲵鱼(民间俗称“娃娃鱼”),让昔日“堂前燕”飞到寻常百姓家的餐桌上,被称为“大鲵之父”。

莫道大好河山无人顾。从2007年至今,他折腾到现在,死磕十年,终养出了亿万财富。

从退役老兵到“大鲵之父”

3月初,记者从重庆主城出发,驱车前往三峡库区的无人区,辗转万州、开县等地,像一个异邦蛮人,闯进了“大鲵之父”周明辉的神奇世界。

第一站,是万州区长滩镇龙泉大鲵养殖基地。

沿着龙泉沟小流域前行,前往基地的路上,涓涓溪水,两岸青山。进入基地,郁郁葱葱的翠竹,大小不一的鱼池,幢幢养殖车间,蔚为壮观。

见到重庆三三大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明辉本人,只见其四十出头的样子,衣着简洁,身体强健,十分干练。他是一个本分人,不善于高谈阔论,说话甚至有点语焉不详。但讲起大鲵和养殖基地,他却如数家珍。

整个养殖基地由大鲵选育场、大鲵繁育场、育苗车间、养殖车间和源自天然溶洞的蓄水大坝构成。此养殖基地共流转林地荒坡、滩涂、耕地近万亩。大鲵保有量近40万尾、年产亲本二代幼苗20万尾、商品鲵50万公斤。

此乃全国最大的大鲵养殖基地,单就这个基地而言,普通的养殖户都难以望其项背了。殊不知,周明辉还在开县龙潭景区建设了两大同等规模的基地。三大基地形成自养60万尾、年产5亿元的规模。

——“大鲵之父”果然名不虚传。

周明辉出生于重庆开县,17岁开始当兵。从一个新兵蛋子到部队,他摸爬滚打多年。1989年至1993年在北京武警总队先后任给养员、搏击队员、业务主任等职。上世纪90年代中期,部队允许搞三产,他就展现出出类拔萃的经商天赋。他把部队招待所的酒楼承包下来,为部队创收近800万,一战成名。

也就是这年,他回重庆探亲,目睹山区农村的发展滞后,令其触目惊心,有了回到农村改变现状的念想。上级问他回乡经商的目的,他回答道:“我想帮助需要我帮助的人。”

没有任何华丽辞藻,朴素的一句话把领导打动了。从此,他告别戎马生涯,回到重庆农村开始“养殖之旅”。

斯蒂芬·茨威格曾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中写道:“一个人命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生活的使命。”在这个节点上,周明辉诚然找到了生活的意义。

昔日“王侯宴”,今日百姓餐

回到重庆,周明辉最初是和家人一起鼓捣农家乐,建了一个水塘,养养鱼,搞搞垂钓,做了两年,小日子过得也还有滋有味。但他心里明白,农家乐无法做成产业。

他显然不是那种小富即安的人,他有敏锐的商业触角和大胆的操作能力。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农村是一片急待开垦的土地,机会颇多。

在中国,重庆是大鲵的主产地之一,以三峡库区为重点的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山区都是大鲵的原产地。尤其是周明辉的家乡开县,到处都有古老的溶洞和清静的溪河,这里近乎原生态的亚热带生态环境正是大鲵的世外桃源。

大鲵是中国特有的珍稀野生动物,它是地球上最古老的两栖动物之一,早在3亿5千万年前就已经存在。在晚泥盆纪时期,由于地球突然发生裂变,所有的生物遭到破坏,大型动物因找不到食物一一灭绝。

但是,大鲵却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原来它喜欢生活在布满石缝和岩洞的山区,借助于与石头颜色相接近的体色的保护,安静地潜居于有清凉溪流的洞穴内,由此得以历经几亿年地球磨难而没有灭绝,故又被誉为“水中大熊猫”、“水中活化石”。

因其味道鲜美无比且有很高的营养价值和使用价值,到上世纪90年代,它的黑市价格达到4000多元1公斤。

尽管1986年大鲵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野生大鲵的买卖是违法的,但是根据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大鲵人工训繁的子二代,是可以上市经营销售的。

周明辉敏锐地捕捉到了商机。既然要做难以复制的产业,他首当其冲想到的就是养殖大鲵。可是他一点养殖的经验都没有。

于是,他开始疯狂地看书自学。“我们那时条件没现在好,国内互联网才刚刚起步,也没什么有效的学习渠道和途径,只有看书。”他说,养殖、建筑、规划等等相关书籍他都努力去看,两年后,等他养殖大鲵有点感觉的时候,猛然发现这些书塞满了他家整整四个书柜。

同时,他还奔赴湖南、浙江、陕西等地去拜访行业专家、大鲵养殖专业户,向他们取经。

纵观全国,大鲵养殖的成功模式有三种:第一种,集约化养殖,也就是工厂养殖;第二种,隧道养殖;第三种,仿生态养殖。周明辉活学活用把这三种模式都迁移过来,2007年开始至今,死磕大鲵养殖十年,在开县、万州建设了三大基地,成为大鲵养殖之集大成者,并且在大鲵养殖行业中,已有品牌意识的他率先注册了属于自己的商标——“三峡大鲵”。

自从一个猛子扎进商海,在“三峡大鲵”的养殖上,除了部分投资机构因看好他的项目,慕名前来用资金为他持续“供血”外,他最该感谢的是其妻子陈小林。

陈小林从1997年至今,主要从事职业教育工作,一手创办重庆市开县巨龙中等职业技术学校,现已成为重庆职业教育的名人。这么多年,她以职业培训学校的盈收鼎力支持周明辉的大鲵事业。

纵看整个大鲵养殖行业,养殖户星罗密布,但几乎都规模小、布局分散、水平低、质量参差不齐,缺乏真正有影响力的品牌。

从目前市售价格(300-500元/斤)来看,昔日的“王侯宴”已飞到寻常百姓家的餐桌上,暴利时代结束,散户难获利,规模化、集约化养殖才是未来。

周明辉一手创建的“三峡大鲵”无疑将是这个领域的王者。

娃娃鱼 大鲵

无人区的商业实验

2012年末,中央“八项规定”出台,许多高端餐饮会所陆续倒闭,大鲵也受牵连,价格呈现断崖式下滑。而3年的大鲵养殖周期也在那时接近尾声,众多养殖户的成品鲵陆续出池。这加快了大鲵价格下跌的速度。一眨眼功夫,当时单价近2000元的大鲵跌至400元左右。由于大鲵养殖成本高、周期长,这让许多散户血本无归,为了减少损失,他们只能以100元-200元的低价含泪抛售。2013年到2015年是行业洗牌期。未来趋势是“寡头时代”,掌握在规模化、标准化的养殖户手里,小的养殖户已逐步退出市场。

行业形势的严峻也让周明辉开始重新思考之前的产业规划。

基于这种思考,周明辉给三三大健康贴上“全产业链”的标签,他的无人区商业实验渐渐浮出水面。“三峡大鲵”的实践可以这么描绘:

娃娃鱼 大鲵

周明辉这套模式设计的目标是100亿级上市公司,他的自信来源于几个方面:

产品品质的保证。多年来,三峡大鲵通过GAP、航天食品食材质量体系、有机产品、地理标志等国家级资质认证。周明辉科学制定的规划为产品的品质提供了保证,其中包括技术支持体系,包括种质资源永续利用体系、养殖病害防治技术体系和标准化养殖技术体系;提高规模化和产业化水平;规范大鲵生产经营行为;实行严格的检测、检疫制度;加大技术服务和质量安全监管等。

生产养殖基地的保证。周明辉拥有了万州、开县三大鲵养殖基地,按8小时车程的覆盖半径,有很强的渗透力,再加上大鲵顽强的生命力,足以覆盖全国市场,而“三峡大鲵”年产60万尾的生产能力,足以支撑周明辉的梦想。

供应链整合能力的保证。上下游厂商和三三大健康成为一条供应链上的“蚂蚱”,周明辉首先要实现资源与战略的步调一致,为客户提供品质更好、产品更丰富的产业链条。

产品组合的保证。周明辉的三大基地建成以大鲵为主,辅以香猪、豪猪、竹鼠、三文鱼等多种生物养殖场,以三峡大鲵为原材料开发的“大鲵胶原蛋白饮品”、“大鲵秘制罐头”、“大鲵胶原蛋白纯粉”等副产品也同步上市。并且,发展生态旅游产业,将围绕绿色、生态、低碳,发展休闲旅游、观光旅游,重点打造县内群众避暑养生、节假日休闲的景点景区。

后记

采访过程中,恰逢一位北京投资人慕名前来考察大鲵养殖基地。

当谈到“资本寒冬”这个话题,投资人告诉记者:“不是没钱,是没有好项目让我们甘愿投。而三峡大鲵,确实让我们眼前一亮。”

大多创业者都把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当作遍地黄金的矿藏,人人都以为自己能从中掘到真金,然而这位退伍军人却在三峡库区的无人区,靠养殖大鲵鱼玩得风生水起。恰好印证了毛主席那句话——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每一个梦想的实现都是一个一个向上攀爬的脚印的叠加。十年磨一剑,对于周明辉和他的“三峡大鲵”而言,曙光就在前面……

来源:商界网

三峡 创业 娃娃鱼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