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在谈网红经济时,更多是在谈“文化金融”
曾佑琴 曾佑琴

当我们在谈网红经济时,更多是在谈“文化金融”

随着资本对“网红经济”的关注,网红资产变现有了新方向——资产证券化。

互联网总是在不断催生新词汇,粉丝经济、网红经济、文化金融,不一而足。这些“新词”成为媒体争相评论的行业噱头,更成了资本关注的焦点。人们谈到“粉丝经济”“网红经济”时,都会顺其自然的把它和“文化金融”联系起来,特别是随着Papi酱蹿红吸引1200万投资,让网红资产资本化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网红经济逐渐显露并火热起来

你有没有这样的体会,当掏出手机刷微信微博时,发现大家都在追同一个热点,同一部热剧、同一段奇葩视频、甚至同一碗鸡汤,这些现象级的热点往往会将背后主导人物推上舆论焦点,让其成为大众的饭后谈资或膜拜对象。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粉丝们“追踪的对象”不再局限于“明星艺人”,社交媒体、视频网站催生了一批“网络红人”。从第一代的淘女郎卖图片教人搭配实现电商销售,到第二代YY、9158的女主播和电竞主播(现在仍然很火),靠打赏和平台进行分红,再到第三代社交媒体和自媒体催生的段子手写手,他们都是只要有足够的粉丝(用户流量),最后都可以通过内容进行各种变现(流量变现)。

艺人中有歌手薛子谦,依靠强大的歌迷粉丝,写段子卖服装开火锅店样样做的风生水起,网红中有张大奕,依靠百万级的微博粉丝,她的淘宝小店不足一年做到四皇冠,而且每当店铺上新,当天的成交额一定是全淘宝女装类目的第一名,经济收入直追甚至赶超当红明星。

由于“网红”们变现能力强大,“网红经济”成为全球范围内独一无二的新经济物种。

网红经济光鲜背后是焦虑

我们认为网红类似于电竞、体育、音乐、淘宝红人,他们都有着粉丝基础。而粉丝经济是基于影响力变现,变现模式通过电商、广告代理等进行,核心都在积累人气。看上去,一旦成为网络红人,钱就会比打工上班来的快且容易。但对大批网红而言,表面上的光鲜亮丽,背后却并非那么简单。她们其实也非常焦虑。

社会日新月异,时代每天都在发生变化,网红就跟艺人一样,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来一批新人,而前浪很有可能就被拍死在沙滩上,所以网红们都有一个压力——如何在爆红期间尽可能多的产出价值,说人话就是如何赚快钱。

网红的变现模式其实非常单一。段子手写手做内容卖广告,要保证高质量的内容产出,面临着留住粉丝热情的压力,创作灵感枯竭的压力。网红们开网店搞副业,要兼顾内容和供应链,运营自身品牌、提高价值、通过社交平台吸引粉丝、维系关系、形成供应链、产品输出与售后服务……而这条路又日趋激烈,要走好,不仅难,也很耗精力。

近日,有网友爆出papi酱给微信好友群发了一条短信,让大家有好玩的搞笑群拉她进去。她不做供应链,从来不出来接受采访,专心做内容也开始有创作瓶颈,更何况那些什么都要做的网红店主。显然,到了风口,无可适从的网红,也并非少数。

刷脸之路难长久资本变现需要新风口

在我们眼里,网红或许已经是一种新兴的身份,但在他们自己看来,独树一帜的身份话题若不能形成相应的收益,那都是白谈。所以,资本变现是急需,资本多样化变现是刚需。

网红身份具备的资本可以概括为三大类:智力(段子手、自媒体写手)、颜值(淘宝模特)、IP(“吾皇”胖猫出了表情、书本、手机套等系列周边)。如果按照现行的资本推动市场,从孵化粉丝到圈粉,再到依赖广告、开店变现获得收益,这种变现方式迅速简单粗暴,难以长久持续。随着资本对“网红经济”的关注,网红资产变现有了新方向——资产证券化。

当前,资本化的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朗,在互联网普及较早的国家和地区,电影证券化、音乐证券化、体育证券化已经成功践行许多年,现在有了专业的网红经营公司。

简单的说,就是网红们拥有的IP、智力甚至颜值也能像股票一样投资买卖,这种全新的投融模式在国内也有可借鉴之处。目前,内蒙古文交所旗下的数字产权交易平台(也称“泛娱宝”)未来也可以实现。在泛娱宝,泛娱乐文化领域内的一切具备收益可能的有形无形资产都有机会进行变现。

这种模式的主要特点在于,文交所一边连着投资人和投资机构,一边连着网红运作公司、影视制作公司、传媒企业、演绎公司等文化机构。该类投融资服务平台,通过权威的评估体系,对电影、综艺、网红、明星所蕴含的价值进行评估,然后发行可交易凭证。投资者可以像买卖股票一样,投资网红、投资明星,“凭证”可在二级市场随时转让或买入。

至于“网红资产凭证化的交易模式”在国内能不能持续,泛娱宝这种大众投资影视、投资明星模式的市场空间是否够大,关键看能否可以为投资方带来价值、带来持续回报。但不管如何,这种新的金融模式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席卷而至泛娱乐文化的各大领域。

网红经济 证券化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