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云知声CEO黄伟:目前人工智能只是达到了用户可以接受的起点
吴丹 吴丹

专访云知声CEO黄伟:目前人工智能只是达到了用户可以接受的起点

“当李世乭在睡觉,有16万张棋谱的Alpha Go还在左右互博。”

i黑马讯 云知声曾以“创业不到500天,即拿到1亿A轮融资”引发关注,作为一家以语音识别技术为主的公司,它最新的动作是要全面转向人工智能了。CEO黄伟认为,他们此举并不是在“追热点”,而是已在此领域研究了四年之久。“语音和图像、文字识别之间的很多技术是交叉的,只是输入的信号不同。”基于此,他认为云知声有能力和基础全面进入人工智能领域。

黄伟有十余年语音从业经验,曾任职摩托罗拉和世界最大的语音公司Nuance。他在摩托罗拉任职期间,还开发出了世界第一款手机声纹认证系统。黄伟说,今年3月李世乭和Alpha Go的几场围棋比赛让大众关注起人工智能,但其实这个行业已经发展了近60年了。

云之声

云知声CEO 黄伟(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现在不是人工智能最好的时候,只是刚刚开始,”他向i黑马介绍,云知声成立至今,一直在语音识别方向做探索,和微信、乐视等都进行过合作,自主研发的“AI芯”已在智能家居领域进行应用,曾两次入选福布斯中国最快科技成长公司50强。

“当李世乭在睡觉,有16万张棋谱的Alpha Go还在左右互博。” 黄伟说机器最恐怖的一点是,它的能力是可以无限延展的,不受人类情绪与生理状况控制。

以下是i黑马和黄伟关于人工智能这一话题的一些探讨,在文中他提到“中国这一领域最大问题是人才的匮乏。”

采访、文:吴丹

i黑马:为什么会把战略全面转向“人工智能”,战术上会有什么改变?

黄伟:坦率来讲,2012年我不是很清晰,只是朦朦胧胧感到这是一个伟大的事业,不仅仅是技术而已。四年过去了,这个路径越走越清晰,我也没想到人工智能会那么快进入我们的生活。人工智能会是我们长期的方向,除了声音,之后还会捕捉图像和文本技术。

i黑马:中国人工智能领域到了怎样的发展阶段?

黄伟:刚刚开始。对研究人员来说,你在实验室将识别的准确率从60%提高到了80%,就是很大的进步。但离用户需求还是有距离的。只是说,通过了长期的努力,我们今天达到了用户可以接受的起点。

i黑马:2012年,为什么会做免费平台这个举措?

黄伟:主要原因是我们认为,这个行业最重要的价值在于数据。实行免费的时候是有压力的,有人问为什么不收费呢?我是这么看的,2012年整个行业的技术水平不高,微信也不普及,没有达到零界点。在用户习惯还没有养成的时候,你标个价格看起来也可以,但为何不降低使用门槛,拿到更多数据,给我们时间和空间去提升准确率呢?

i黑马:你们会对标某一家美国公司吗?

黄伟:很难找到。世界范围内做语音的公司很多,但本质上还是传统的软件公司,需要人工来录音。我们是一个基于云平台的互联网公司,以UGC的方式搜集数据。

美国这个领域是巨头的天下,谷歌,微软,Nuance,亚马逊等,但他们都是建立在自有业务之上的。美国的环境和中国不一样,很多这样的公司创业初衷就是被卖掉、并购,生存周期不超过1年。

i黑马:中国人工智能领域可能面临的困难?

黄伟:人才的匮乏。用户期待你做出更好的东西,但人才储备严重不足,高校也跟不上。举例来说,现在都在讲大数据,但高校其实是没有这样的人才的,哪怕你读了博士,还是没有实操经验。技术的进步也导致行业的门槛越来越高。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用户还没有建立起对技术的敬畏,大家愿意为吃喝玩乐买单,但不会为技术买单。大家认为技术是没有价值的,我认为这个最可怕。对比美国,他们的to B公司,比如IBM,活得很好。美国社会对技术是认可的。中国虽然在改善,但差距还是比较大。

i黑马:今后中国的人工智能公司也会越来越多。你认为这个行业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黄伟:对,很多公司开始非常重视人工智能,比如滴滴和360。我认为核心竞争力在于数据的获取能力和利用能力。中国很多公司已经积累了很多数据,但里面一定是有噪音的,你能不能从大量的数据中去伪存真,拿到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在未来,数据的价值怎么提都不为过。

i黑马:提一个用户感兴趣的问题,你们是怎么识别方言的?

黄伟:机器自动判断,每个语音后面都有IP,就可以知道他是从哪过来的,还能知道你是男是女,准确率达99.67%以上。此外,还能通过语音数据识别你的年龄,从音调判断你的情绪。

i黑马:有点儿恐怖。《黑镜》中探讨了人类被机器控制的情况,会不会实现?

黄伟:这个就是伦理的高度了,包括美国电影《her》也是探讨这方面的问题。这说明,大家对人工智能的期待值真的很高,期待它像人类一样。电影里描述的情景极有可能发生,因为机器对数据的学习能力绝对是远远超过人的,而且人有情感,机器不带情感,李世乭在睡觉,Alpha Go还在左右互博。很多科学家对此提出了警告,不是没有道理的。

i黑马:有一天会不会失控?

黄伟:不是不可能。真的有一天万物互联,就会有一个大脑来控制一切,未来人的身上可能会有各种神经元的传感器,能知道每个人的情绪怎样,这些信息还会被利用起来,就更恐怖了。作为从业者,我希望人工智能往前进化,但也应该有序发展——这是一个更高层的命题了。我们目前还处于人工智能的原始社会。

人工智能 语音识别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