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你看过《新闻联播》么?这才是牛逼的IP!
IDG VIEW IDG VIEW

年轻人,你看过《新闻联播》么?这才是牛逼的IP!

从今年大趋势来看,有一个现象就是巨头都在强烈自己的泛娱乐化。

现在IP真是太火了。

谁都说自己是个IP,黄焖鸡米饭恐怕马上也要变成IP了。所以珍惜它还不是IP的日子吧,说不定哪天就涨价了。

可是,到底什么是IP?什么样的IP才是好IP?值得投资的IP又长什么样?

这些问题,IDG资本副总裁童晨已经在“2016「IDG VIEW」大会”上给出了他的答案。

泛娱乐是IDG资本今年看好的TMT行业三大方向之一,以下内容来自大会泛娱乐圆桌讨论——“娱乐至死”,娱乐致富。圆桌后是IDG资本副总裁童晨对于泛娱乐行业的投资解读,别急,往下拉。

725888098839947897

圆桌主持:

IDG资本 副总裁  童晨(最右)

圆桌嘉宾:

金刚文化 CEO  铜雀叔叔(左)

Faceu CEO  郭列(中)

Insta360 CEO 刘靖康(右)

金刚文化 CEO 铜雀叔叔:

我叫林瑞,之前做的一个公司叫鼓山文化,公司签下了七成微博大号段子手,做到微博经纪行业第一。后来我发现人们除了短内容之外还有很多无聊的时间,所以现在的新公司“金刚文化”开始做长内容。

Faceu CEO 郭列:

我们之前做的产品叫“脸萌”,现在在做“Faceu”,是一个针对年轻用户的图片和短视频聊天社交app,目标是做到下一个QQ。

Insta360 CEO 刘靖康:

我们是一个针对行业用户以及普通用户,提供硬件设备拍摄360度全景内容及VR内容的公司。

IDG资本 副总裁 童晨:

铜雀叔叔是做新媒体、新内容的;Faceu在探索新型的社交方式;Insta360是在VR和AR领域非常前列的一家公司。今年各位也都是刚刚融资成功,都是各自领域里风口浪尖的公司,你们觉得今年各自行业当中最大的变化和机会分别是什么?

铜雀叔叔:

内容来说,流量已经说了不算了,反而是口碑和粉丝说了算,对于一个内容来说,“爱得深”比“爱的人多”更重要。我们在帮助《美人鱼》做营销的过程中发现,把大量钱转到口碑,与人沟通上,效果会比以前好很多。

郭列:

从脸萌到Faceu,我发现到了2015年、2016年,大多数图片内容不能刺激用户了,相反一些兴起的应用都是偏视频类的。所以看到一个趋势就是社交和图片、视频的结合越来越好,流媒体偏视频和短视频的一些应用越来越成为主流。

6460624329714216

林志玲在用Faceu

刘靖康:

我们看准今年的三个机会:

第一、分享一个事实,在去年4月份以及去年10月份,Facebook在他们的社交平台对360度视频提供了资源,什么意思?360度视频如同现在的照片或者小视频一样,会成为下一代分享体验、分享生活的方式。但是目前,市面上没有一个非常方便拍摄360度的设备,我们的产品是插到手机上拍完就可以分享,所以我们抓住的是这个机会:普通用户在分享的时候有了一种新的方式,可以说是升级了。

第二、大型活动的直播、新闻、现场,包括纪录片的传媒公司拍摄视频、格式也在升级,这也是机会之一。比如今年两会很多媒体报道现场就是用的我们的设备。

第三、我们目前的设备是360 video,但是我们还做了360 3D video,就是你左右眼看到的东西不一样,有立体感。很多人看我们360度的视频,觉得挺好玩、挺新鲜的,但是从来没有见过3D的,而且没有晕眩感。我们正在尝试跟中国一些秀场合作,以后他们看到的不止是平面,更有层级感。我们做了一个实验,一个同事戴着VR眼镜,另外有一个直播相机画面,我亲了一下摄像头,那个同事叫起来了,感觉真的被我亲了一下!

393520346715532039

媒体使用全景VR相机 Insta360 4K beta 报道两会

童晨:

从今年大趋势来看,有一个现象就是巨头都在强烈自己的泛娱乐化。腾讯成立了腾讯影业,阿里也成立了阿里影业,还有像乐视和其他巨头。你们怎么看待巨头进军泛娱乐?竞争中有什么样的机会和挑战?

郭列:

我是从腾讯出来的,这里可以分享一些:

第一、目前巨头大部分做的是偏PGC的,还是专业生产内容。但是我们看到用户创造内容的门槛正变得越来越低,慢慢从PGC,变成UGC更多。所以巨头在PGC这个模块,但是创业者更多在UGC这个模块,这是大家对于内容的理解和方向分工的不同。

第二、我们可以看到巨头和创业者还是不太一样。我在腾讯看到很多人都非常懂管理,但是他们不是很懂用户或者懂产品,年龄也稍微大一点,但是主流泛文化大部分是由年轻人用户的喜好反驱动的。所以我们看到QQ音乐办晚会,粉丝们把QQ产品打一星,骂他们,因为QQ音乐把李宇春当成“中国内地最受欢迎的男歌手”,粉丝对明星是非常热爱的。其实创业公司与大公司之间,他们对于用户的理解和了解,做产品的方式和认真程度还是不太一样。

铜雀叔叔:

第一、我们目前做的事儿大佬还看不上。

第二、二流作者在乎流量和钱,一流作者不在乎这些,他们要的是服务。我们抓的是创作这一头,不是很在乎,他们只是帮助我们提高价格而已。

童晨:

补充一个问题,《美人鱼》票房在内地空前成功,创造了33亿的票房纪录,其背后强大的互联网推手团队功不可没,基本做到了零差评。对于95后在互联网上言论的正向引导、负向引导,你的办法是?

铜雀叔叔:

我简单说一些。其实年轻人也好、普通老百姓也好,对内容的理解还是需要一些人来告诉他这个是好还是不好。对95后来说,他们对整个主流媒体越来越不相信,不相信新闻联播、不相信CCTV,不相信专家学者,他们更相信无数小圈子里他们喜欢的,如果让这些人和他们去充分沟通,他们愿意相信。

说回《美人鱼》这个案例,当时我们团队十几个人和一千个互联网上有影响力的人进行了沟通,希望他们喜欢这部电影,让他们来发表一些证据。这些证据对于年轻人来说,可以很快地复制到朋友圈告诉别人我就是这么想的,当他看到所有的正面评价都是这样,就没有负面产生的可能性。(更多铜雀的精彩分享请戳爆款文章:《不管你是哪种类型的朋友圈,你都是在“晒优越”》

248409217674420227

用最笨最累的方法去做新媒体营销

刘靖康:

(在跟巨头竞争这个事上)

第一、我们本质上是做硬件的公司,内容相关的目前还做得比较少,所以我们是做工具,也是VR视频拍摄产业化的推动者之一。我觉得我们跟所谓互联网创业公司和巨头的关系还是有些差别。为什么这么讲?

互联网公司有很典型的特点,比如做打车app的,司机越多,可以更好地提供服务,就有乘客,没有司机就没有乘客,可以说强者越强,积累一端就能够迅速起来。腾讯做社交软件,积累了大量的关系链,我的朋友在上面我就用,朋友不用就不用。

回归到传统一点的东西。比如说洗发水,不同的品牌“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们做各种各样的东西,很难看到一家企业,或者一个品牌像互联网那样绝对垄断。传统公司有一个道理就是价格区分市场,各自有不同的用户群体,用户有不同的喜好,所以巨头很难在这块形成垄断。

第二、360度VR相机来讲,目前巨头是理光,一年是二三十万台,但是运动相机整个市场一年在1000万台左右,显然360度VR相机市场远远大于运动相机。也就是说在我们和巨头或者说比较牛逼的公司,在产生非常激烈的竞争之前,整个市场容量还有非常长时间、非常大的增长空间。

我们不怕什么巨头,因为本身和巨头在竞争。

日本理光是1938年成立的,他们看到我们的产品非常喜欢,邀请我们到他们那儿做交流。我们认为传统产品有很多机会,不用太关注竞争本身,服务好的你的用户,用户愿意买单,同时把从他们那里获得的东西用来做更好的产品。我相信有人愿意为你买单的公司不会倒下。

第三、巨头也会做投资。我们B轮的领投方是迅雷,迅雷最大的股东是小米。

对我们来说,巨头进入市场,有新概念、新玩法,在教育市场方面是有好处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巨头进入更多是给创业公司带来红利,我不觉得竞争这个事情是1+1=2的东西,而是公司综合层面的竞争,包括产品、售后体系、市场、销售渠道等等,它是一个乘法关系。换句话说,巨头任何一点做得不好,同样整个做不起来,这一点上大家是平等的。

童晨:

三位都是非常年轻的创业者,前段时间有一些观点认为年轻创业者会在社会上面临非常大的挑战。我想问各位,在过去一年中,你觉得最大的困难和你在今年做现在这个事情的时候,困难是什么?

铜雀叔叔:

作为一个年轻人还挺难的,你的想法和现在有话语权的年轻人不一样,我想还是靠时间,把粉丝黏度做好。

郭列:

我明显感到挖不动人,创业公司现在招人还是挺难的。资本市场不是很好,大公司的人不愿意出来,我们这边遇到的困难更多还是人才上。

刘靖康:

我的观点和郭列一样。我们公司原来在南京,2015年3月份全体搬到深圳,为什么?因为当时开始做硬件,有很多工厂,硬件的配套资源都在深圳。但是一到深圳就傻眼了,我们看得上的人才,基本上腾讯和华为都看上了,挖不动,随便一个人都五六十万年薪。以我们之前包括现在,随便开一个五六十万年薪还是要想一想。除了钱之外,大家觉得你这个公司的老板这么年轻,能不能HOLD住那么多事情,还是有很多质疑,所以我们在这块遇到非常大的困难。

反过来讲,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团队来做这个事?肯定不全是90后,毕竟我们的事情比较传统。但是对于90后的老板,如何吸引更多有经验的人才,或者说大叔进来,你和40岁的大叔共事时会不会有违和感。这些问题都是我们非常大的挑战。

童晨:泛娱乐的投资逻辑

811134900202229

IDG资本的泛娱乐投资布局(不完全列举)

娱乐之变:方式端、内容端 

VC关注变化的行业,大众的娱乐已迎来消费升级。我们更关注在普适性的趋势中那些善于抓住变化的创业团队。关于娱乐变化有两条主线:一是方式的变化;二是内容的变化

最早我们在考量BiliBili的时候,就是看到了弹幕式的娱乐互动是一种新的方式。移动!移动!移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移动给我们带来很多思考,低门槛、随时、私密都是我们在移动互联网背景下考察很多项目的出发点2015年,大屏设备已经非常普及,在大屏低价,4G网速提升,2016年支付普及带来的方式红利影响下,点播、打赏、游戏会变得更牛。从方式端寻找投资机会的角度来看,我的理解是无处不在的屏幕以及不断发展的光学技术会带来下一波的方式变革,可能成为下一拨大的机会。

另外一条主线是娱乐内容端的变化。我们有内容的新制作(用手机可以拍视频,相机的分辨率将越来越高)和新传播方式(移动端出现新的渠道),这些都会为内容端带来变化。IP最近被炒的非常热,不过现在的IP有点“太泛滥”。为什么叫泛娱乐,其实这个概念全部是由 IP 在当中做串联。什么叫做IP?要能够卖出衍生品,能够影响大家的三观,且具有一定的人群发展空间。符合更小众的IP,投资价值不会太大。我认为一个好的IP一定可以与人有长时间的陪伴,像《新闻联播》、迪士尼等。

刚刚还提到了移动端的新渠道。新媒体的制作方式,使得那些年轻有才华的制作人原本需要大量的资金才能拍电视剧、电影的,如今在大渠道上也能得到崭露头角的机会。现在有了新媒体的制作方式和传播渠道,对一些年轻的有才华的人可以更好地崭露头角。

在内容端还有一个是新的传播方式。现在 95 后网民已经到了开始装逼的年龄,装逼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就是喜欢在网上表现自己和传播自己。抓住了这样一个心理和变化,新一代的平台会导致新一代的内容生产。 

直播的快感

直播这个概念应该算是2016年瞬间崛起的流量变现模式,究其逻辑,因为直播带来的装逼与荷尔蒙的刺激比游戏更容易获得快感。在直播这个垂直品类,我们认为可能会有一些平台产生,先发固然有优势,但是直播本身还是属于流量的生意,YY 的直播开始得比其他平台晚,但是现在YY直播自身收入超过第二名4倍还要多。直播肯定是一种新的社交方式,因为用户感受从图片和声音的朦胧感迅速提升,用时髦的词叫做“升维打击”,现在相当于是立体打击既然所谓的线上 KTV 可以,大卖场、购物方式都会有挺大的机会。

590651779431411912

网红:真胖还是虚胖?

网红一定是迅速崛起的一个流量主。我个人认为,没有“网红”之前,本来没有所谓的“一口吃成的胖子”,但现在有了幕后推手,包括买来的流量、社会舆论,可能有一些网红是有水分的,有一些是真材实料的。所以我们在判断网红本身的时候,需要看到底流量来源是什么情况。归结起来:本没有一口吃成的胖子,但是现在的膨化剂比较多,需要看看是真胖还是虚胖。

很多人在讨论papi酱的被投资,其实对于网红的投资和互联网产品的逻辑本质没有区别。如果把网红作为流量主和流量来源,就要去考察起独特性、流量的扩展性、稳定性、流量变现能力。自己红和让别人红,让我选肯定是投让别人红的。当网红最终目的实际上是进行观点输出,对你想进行影响的人产生影响力。

VR/AR,主机和线下店爆发?

宅男肯定是 VR/AR 第一批的享用者和尝鲜者。我刚刚从日本动漫展回来,在我观察秋叶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热,在中国概念是领先的。其实,硬件需要先于内容 Ready,这个周期多长?我根据摩尔定律结合IMAX的成熟路径猜测,至少需要 5年。极大可能在该领域先爆发的还是主机市场和线下体验店,因为主机市场最“宅”,改变最容易的人。线下体验店则非常适合在中国大城市商圈开展。

电竞:亚文化有了出头日

电竞发展起来的原因是亚文化变成了主流认同,尤其是80后有了自己的话语权以后。用户会更加追求体验升级,包括技术的升级和装备的升级。这里尤其是认同感带来的机会,有一个例子是,现在最贵的一个打 LOL 的选手转会费高达 4000 万人民币,基本跟很多体育运动的顶尖选手水平持平甚至超过。

总结一下泛娱乐投资,我们最爱的还是有智慧且有情怀的团队。泛娱乐创业本身门槛不高,但同时天花板难突破。我们希望看到“新型”的项目,而IDG资本作为有情怀有温度的VC机构,希望多投有理想有文化的公司。

425716780986353351_副本

IP 泛娱乐化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