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最容易倒在这7大问题上
腾讯科技 腾讯科技

创业最容易倒在这7大问题上

以下14家公司失败的教训可能会帮你少走不少弯路。

黑马说:

通往成功的路有千千万,每个创业公司取得成功的路径可能都不大一样,但失败的经验却很有普世性,以他人失败教训反观自省能帮助创业者少走弯路。

(本文节选自《教训:互联网创业必须避免的八大误区》)

我们看见的是成功融资、上市、纳斯达克敲钟等各种光鲜,看不到的是创业的种种艰辛以及创业路上遭遇的种种挫折,以下14家公司失败的经验希望给你一些借鉴!

今夜酒店、爱日租和点点:盲目照搬国外模式

7

△Hotel Tonight界面

忽视国情不接地气商业模式是创业者在创业初期规划时遇到的首个问题。

中国互联网过去10年的创业大潮中,硅谷一直是中国创业者的灵感来源。他们习惯于利用硅谷和中国之间的趋势时间差,把硅谷热门的初创公司的商业模式复制到中国。在预计成功复制的同时,也需要考虑在中国市场上遭遇水土不服的风险。

近几年蹿红的创业公司中,无论是预订酒店剩房的今夜酒店特价,还是面向短租客的爱日租,以及轻博客点点,都在复制美国模式的水土不服中中途折戟,只好另辟他途继续前行。

今夜酒店特价初期学习的是美国红极一时的Hotel Tonight公司。Hotel Tonight在美国每个城市只做3家酒店,这种精品酒店模式可确保每个酒店都能获得大量的订单,从而加强话语权。今夜酒店特价发展初期,同样采用了每个城市只做少数几家精选酒店的方法,但实际效果却相差很多。

原因:

① 今夜酒店特价的模式忽略了中美酒店市场的巨大差异。

美国的酒店近80%都是品牌深入人心的连锁店,用户更容易感知到打折力度,而在中国,像如家和7天这样的经济型连锁酒店市场占有率不到20%,独立酒店居多,在消费者不熟悉的情况下,巨大的折扣力度反而会让消费者质疑其体验。

② 今夜酒店特价的模式还忽略了中美交通状况的差距。

美国的汽车普及度高,强大的价格因素刺激容易驱动用户开车到较远的地方住酒店,尤其在地域广阔的美国西部和中部地区。

反观中国市场,并非人人有车,而且大城市交通拥堵,这扼杀了多数用户驱车去住很远的低价酒店的冲动。他们更在乎自己身边有什么熟悉的酒店,并且期望更多样化的比对范围。

即使富有产品经验的创业者有时候也会跌入同样的陷阱。

曾成功运作校内网的许朝军创办了点点网,试图复制国外轻博客网站Tumblr的辉煌,但事与愿违,点点最终没能达到市场的预期,其他的中国模仿者也都销声匿迹。

背后的原因同样是中美经济和文化背景不同导致的用户差异。Tumblr式的轻博客代表着小众文化,但在美国,生活水平高、假期多又喜欢分享的用户群体大,Tumblr还有国际市场做支撑,这些条件国内的点点网都不具备。再加上微博和豆瓣两个社交平台都挤压了轻博客的生存空间,创业一年后点点网就陷入了艰难维持的状态。

龚海燕:自己定义的需求不一定是真需求

3

△最简可行产品

找准目标用户的真实需求是创业的第一步。

创业者起步阶段的市场调研缺少严密的数据分析,而是凭直觉判断,甚至是从自身需求出发判断市场,这中间往往存在着很大的误差。

曾经创办世纪佳缘网的龚海燕是资深创业者。10年前,龚海燕创办世纪佳缘的缘由是自己找不到对象,通过世纪佳缘,不仅她自己找到了幸福,也让千万世纪佳缘会员有情人终成眷属。

10年后,当龚海燕再用这种思维路径去思考下一个创业方向时,她想到了自己在英语上的痛点——口语不行,决定再次从自己的痛点着手创业进入外语培训市场。但这种从解决“自我需求”出发的二次创业失败了。

龚海燕起初想切入一个比婚恋市场经济效益更大的市场,去找一个更有可能突破的台风口。但是真正投入这个市场之后才发现困难重重,先是新东方创始人王强认为方向有问题放弃投资,随后在产品设计、公司经营上遇到多重困难。此后龚海燕放弃了外教口语教育,转而选择了基础教育市场。

要找出用户真正的需求,不妨参考《精益创业》提倡的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概念,意即“最简可行产品”——用最快、最简明的方式建立一个可用的产品原型,这个原型要表达出你最终想要的产品效果,然后通过市场检验,快速迭代调整产品。

大众点评:曾经的经验是财富也可能是“包袱”

4

△美团大众点评合并之后张涛无奈离场

创业者过去的成功经验代表着一段时间的总结,但会陷入思维定势和路径依赖。

知名天使投资人保罗 "格雷厄姆(Paul Graham)曾经总结过创业公司的发展曲线:在创业初期,创业公司往往都处在一个急速上升的曲线,而且这时候创业者还没有碰过壁,处于“无知的乐观”之中;但是在经历了最初高速发展之后,创业公司会面临越来越多的问题,公司开始进入“创业绝望谷”,多次碰壁之后创业者会进入“有知的悲观”。大众点评的二次创业是这个创业曲线的典型代表。

成立于2003年的大众点评网,在创业的前7年中,一直不温不火,直到遇上了移动互联网,才开始焕发青春。2010年,大众点评开始往移动互联网方向转型,其中大众点评业务上发生的最大变化就是由过去的广告业务,开始涉足团购等本地生活服务。由于大众点评通过多年的积累,已经拥有大量商家信息,因此被外界认为是最适合做本地生活服务的公司。

其实模式有很大不同。大众点评一直是和商家在打交道,过去希望商家在大众点评上做广告,这是一种内容或者媒体模式。而团购虽然也是和商家打交道,但却是希望商家来这里卖东西。这两种模式看似一致,但实际执行中很不一样。大众点评在进入团购领域后,还是按照原来经营慢公司的做法,没有第一时间快速拓展城市,而且认为三四线城市用户没有团购的需求,但后来发现错了。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者不喜欢点评或者查找餐厅,并不意味着消费者不希望省钱。

开心网和维络城:环境巨变固步自封出危机

5

△还有多少人记得开心网

创业企业的致命危机往往在于当市场变化时没有及时调整,从而被用户抛弃。曾经红极一时的开心网、维络城都是如此。

当初开心网凭借“偷菜”、“争车位游戏”风靡全中国,抢占白领市场,成为SNS市场与人人网齐名的社交网站。但开心网蹿红后,遭遇了“真假开心网”之争和新浪微博上线两道坎。无论是山寨开心网的人气分流,还是新浪微博上线,都让开心网元气大伤。与此同时,开心网内部创新不足,在红极一时之后,没有超越2009年之前的创新。

主打优惠券业务的维络城也同样遭遇了过山车般的窘境。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维络城传统的打印纸质优惠劵的核心业务逐渐被手机App所取代,面对这样的环境骤变,维络城没能及时调整并开展新的业务。这让维络城的失败几乎成为了必然。维络城全盛时期,其在北京的终端设备数量最多时曾超过1 500个。但后来,网点只剩下两位数。随着终端机器的消失,维络城公司也从最高峰时的2000多人缩减到与嘀嗒团合并前的不到200人。

乐淘和点心:大规模转型风险高

6

△乐淘网

前面讲了固步自封带来的危害,但不断调整市场定位、重构产品,风险也同样非常大。这就让创业者们饱受着“等死”和“找死”的双重煎熬。把握好“变”与“不变”的度是创业成功与否的关键。

垂直互联网市场的成功者比比皆是,比如旅游市场的携程、房产市场的搜房网等,垂直市场成功的前提往往在于:细分市场规模足够大、标准化程度高以及有一定的行业壁垒。

创业者对垂直市场的判断容易出现偏差,一些垂直市场往往貌似存在机会,但事实上只是暂时的空白,一旦成为横向整合者的目标,创业者的市场空间就会失去。

比如鞋类电商乐淘一度是垂直电商的代表之一,随着天猫、京东进一步做大,成为横向扩张能力更强的大平台,它就被迫开始转型。

乐淘的转型选择从渠道制转变为买手制,并且经历了一次次的内部结构大调整、整个供应链换血以及变相裁员。做自有品牌的方向本身没有错,但在执行上过于极端。原有的鞋类电商平台被砍掉,新诞生的自有品牌缺少强大的母体支撑。其实本可以在原有平台运营的基础上植入自己的品牌,慢慢养,同时去各大渠道分销。

另外,乐淘一气推出5个品牌的方式也过于激进了。尚显年轻的运营团队无法驾驭5个品牌。在一些有着丰富经验的传统鞋类企业来看,做一个品牌就非常不易,同时做5个品牌是异想天开。就这样,乐淘销声匿迹了。

创业者选择方向时,进入一个相对蓝海的创业领域是可行的。但这个领域与自身的能力、创业过程中可以调动的资源是否相匹配则是更需要考虑的。

创业者往往忽视了后续的资源支撑能力,一旦发现这个方向不可取,只能选择转型。公司一再转型则意味着整体系统风险的随时降临。

点心作为创新工场的首个毕业生,一度笼罩着各种创业光环。它是创新工场家族中第一家注册的公司,也是第一家毕业的创业项目。作为最早杀入手机操作系统市场的创业公司,点心很快遇到ROM的红海。点心希望和三星等大厂商合作,但最终只有夏普等二线手机厂商同意和它一起试水。与此同时,点心既没有建立起自己的核心粉丝群,产品版本迭代速度也很缓慢。

最终其发现做ROM不是自己所擅长的,随即从硬件合作生产回到手机软件Android系统工具优化。在随后的转型中,点心又遭遇ROM和Android系统工具二选一的抉择,最终选择了Android系统工具的方向,把最早的手机OS产品线打包出售。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商业化水准,2013年年初,点心接受百度的战略投资,进入安全市场。

凡客诚品和拉手网:快速成长下的过度膨胀和管理失控

3

△凡客诚品

比起初创公司的艰难,有另外一类公司作为一个互联网细分行业(比如电商、团购)的拓荒者,借势中国经济和消费崛起,依仗一轮又一轮融资等因素有着完美的开局,但在陡峭增长曲线背后却隐藏着种种危险:大规模烧钱导致巨额亏损,公司人员极速扩张,素质却良莠不齐,迷信营销的力量而忽视更基本的质量问题……公司如同直插云霄的火箭突然失去动力急速下坠,在高速扩张中,失控的风险急剧增加。

凡客诚品和拉手网便是其中的典型案例。

成立于2007年的丹客诚品,曾经是快公司的典型样本。“我是凡客”等凡客体风靡之时,2009--2010年凡客迎来了疯狂扩张,但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管控漏洞:数亿积压库存报损、被销毁或低价出售;由于过分扩张品类,凡客早期清晰的服装品牌定位逐渐模糊,供应商和质量管理出现失控;人员急剧增加,但很多员工无所事事……在获得雷军等投资人的新一轮资金后,凡客开始了一场“小米式的变革”,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凡客已经无法通过常规手段收复失地。

拉手网的快速跌落类似凡客。作为国内团购市场早期曾经占据头把交椅的公司,拉手网从成立到递交上市申请不足两年半时间,但在经历了巨额的融资和高速的发展之后,其为冲击上市扩大规模和业绩,造成内部管理混乱,完全靠烧钱扩大市场份额,在上市受阻后迅速陨落,跌出了国内团购市场的第一阵营。

红孩子:“兄弟义气”埋下团队内讧隐患

1

△现在是苏宁的母婴频道

创业公司获得风险投资的青睐无疑是获得认同的可喜的一步,但公司创始人之间以及投资方和公司管理层的关系也变得更加复杂。投资人和管理层之间存在矛盾冲突,以及创始人内部的股权分配失衡,均会增长创业企业的不确定性,母婴用品起家的电商红孩子即是一个典型样本。

徐沛欣、李阳、杨涛和马建阳几个好兄弟一起创办了红孩子,形成了CEO+3的管理格局,四人性格互补,徐、李、杨、马四人组成的红孩子核心团队的协同作战能力也成为风险投资商相信红孩子的一个重要条件。在引入多轮融资之后,从2006年开始,红孩子创始人之间的矛盾开始发芽。

在获得风险投资后,徐沛欣的话语权逐步加大。此时,李阳、徐沛欣的战略分歧也在日益凸显。是继续专注于母婴用品市场,还是引入化妆品、3C(China Compulsory Certification,中国强制性产品认证)等品类做综合B2C(Business to Customer)李阳坚持前者,徐沛欣坚持后者。

在二人矛盾无法调和后,风险投资方支持徐沛欣,杨涛也选择站在徐沛欣一方,董事会决定让李阳和妻子王爽离开。另外两位创始人也因为内部原因而离开后,创始人团队只剩下被认为代表资本意志的徐沛欣。2012年9月,苏宁宣布以6600万美元收购红孩子,红孩子变成苏宁的母婴频道。

巨鲸和云云:过于依赖合作伙伴的模式迟早出问题2

△巨鲸音乐网

很多创业者在前期创业的时候都会因为资金准备不足、环境因素等而选择创业合作伙伴。选择创业合伙人也是一项技术活,选的如果不好,就会导致创业的失败。巨鲸便是因谷歌中国而崛起,也因谷歌中国而衰亡。

巨鲸由姚明、姚明经纪人章明基及陈戈共同参股成立,三方出资规模达到2000万元。借助姚明巨大的明星效应及音乐正版说服力,巨鲸很快又遇到“贵人”—谷歌中国,双方一起推出谷歌音乐搜索。这一合作不仅使巨鲸获得1500万美元的投资,更重要的是让巨鲸获得巨大资源和收入。

在谷歌中国入股并达成音乐搜索合作后,巨鲸彻底傍上了谷歌中国的大腿,失去谷歌中国技术、流量、资源支持后,巨鲸又一直对谷歌心存幻想,未能拿出有卖点的产品,未体现出新发展思路,导致自身在陷入被动后迟迟无法扭转危局。2010年,谷歌宣布退出中国,让一切戛然而止。

另一家公司云云有着类似的遭遇。作为一家谷歌精英创办的搜索引擎公司,云云本想依托早期投资方新浪这棵大树进入社交搜索领域。本来,在搜索市场格局大致已定的情况下,去做社交搜索就有些堂 "吉诃德式的冒险,新浪微博的资源也不能充分满足云云团队做大的希望,云云创始团队最终只能出走。

创业 美团 凡客 开心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