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云科技CEO李大学:任何时候都应该有按重启键清零的勇气
李大学 李大学

 磁云科技CEO李大学:任何时候都应该有按重启键清零的勇气

人会在种种意外中不知不觉选择一个圈子,选择怎样的圈子决定了怎样的人生,但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有按重启键的魄力以及把自己清零的勇气。

i 黑马讯(王亚奇) 6月8日消息 昨日,磁云科技CEO、正和岛互联网+部落酋长、京东集团终身荣誉技术顾问李大学在2016年高考第一天,为考场学子分享了自己的心路历程、创业初心以及高考对其人生的改变。

“你敢不敢清零,敢不敢把自己放空,敢不敢去拥抱新的机会,其实人生的路你是看不清的。”李大学表示,人会在种种意外中不知不觉选择一个圈子,选择怎样的圈子决定了怎样的人生,但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有按重启键的魄力以及把自己清零的勇气。

提及成功之道时,他称,人生要把握3样东西:从事一个感兴趣的工作;和赏识、信任你的人一起共事;从事一个有希望的事业。

以下内容为李大学口述,经i黑马编辑整理

今天我在这里跟大家交交心,分享下我人生的心路历程和创业的初心,和20年支撑我走到今天的是什么。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我们的莘莘学子此刻正奋战在高考的考场里,使我想到了当年高考对人生的改变。总的概括说来,就是我人生的3个意外,我先从第一个意外说起。

不满指腹为婚,催生李大学以读书改变命运

我从小生活在农村,我们家是弟兄四个,我是老二,家里没钱供我读书,穿的用的都是哥哥剩下的,衣服穿他的,书包也背他的;谁家能给我新书包,给我每年一套新衣服我就到谁家去。当时我总抱怨命运不公,我现在的父母是我的养父母,我原名也不叫李大学;刚好抱养我的人家也姓李,刚好辈分是大,所以就把中间的那个字换掉,叫李大学。

我当时思考的人生是不一样的,只有个想法,就是到了新的家庭就有饱饭吃了,但来了以后发现家里情况也不怎么样,只比原来的家庭好一点点,而且他们去接我的时候,用一套新衣服把我哄了哄,到了新家才穿了一周就把衣服脱下来,还要还掉,后来知道是从我们村里比较富有的一家借的。他们用白杨布染了一套青蒿色的衣物,然后问我要什么颜色的衣服?我说这件青蒿色的就很好,其实我的心里想穿花衣服。但我很早就懂得从别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所以在技术界大家认为我还有点EQ的,就是你要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的原因。

我们那个地方,从小就指腹为婚,我3个妹妹,大人都商量好了,跟我说大妹妹就归你了!后来我考上大学,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写了一封休书,这桩荒唐的婚事也就作罢,3个妹妹读书都没读出来,当然这中间的过程是很痛苦的,我从来没跟别人讲过。在这种情况下,我读书就一直很努力,不努力不行啊,这样的未来是个啥样我一眼望得到头。当时我的生身父母给我的养父母提了一个要求,也是为我的前途着想,说这孩子你领过去后,要搞一台缝纫机,让他以后当个缝纫师,做衣服,也算有个糊口的生计,当时在农村给人做衣服还是比较体面的。

我的养父母家没有食言真是买了一套缝纫机给我准备着啊,现在还放在我们家,我每次回去还可以瞻仰一下,当时能看得见我一辈子的生活:就是跟我大妹妹一起,刀耕火种、男耕女织,在这个织布机的陪伴下了此余生。去的当天养父母把我跟大妹妹放到一个床上,但2个人总是不感冒,打了一晚上架。第二天怎么都不睡在一起了。这种种促成了我努力读书,不然以后就危险了。

从此以后我读书就更加用功,因为这不是我要的生活,而在当时的中国,用功读书,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甚至几代人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

改变人生的三个意外

一、 人要选择和优秀的人共事,高考我的第一次意外

小升初我们乡就考上了我一个,初中考高中,当时父母是希望我考中专的,因为一旦考上,第一读书就不要钱了,第二以后公家的铁饭碗就算端上了。但我就不想这样,我觉得我这个名字注定了我是要读大学的,当时考高中我有一门课没考,就在这种情况下我都上了线,毅然决然我就去读高中了。后来高考我还是我们县状元,考上了山东大学数学系。

大学毕业后我回四川工作,当时很多单位要,但我最想去的是长虹机器厂,因为长虹搞彩电啊,它的显像管技术走在中国前列,有很多出国交流深造的机会,我就去长虹厂门口找他们的人事部部长,跟他谈到你们这儿来后,看看在长虹有没有很好的未来。这个部长刚开始还答应,后来就以接待学生实习太多、太忙为借口把我推掉了,当时我非常生气,一怒之下就去考了重庆大学的研究生,然后就考上了重庆大学自动化系的研究生。

当然回到重庆也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在山东我一点都没有自信,北方的汉子们个子都太高啦,180cm~190cm的个头,我每次在食堂吃米饭的时候,都会被淹没在人群里,很不自信,更不用说哪个女孩子会喜欢我了,我想还是回到四川吧。

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意外,从大山里能够走出来,考上大学最后还上了研究生。读研究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的名字李大学三个字,心想这怎么也得超越一下,所以有时候你得确定一个目标,当你确定这个目标的时候,你就有超越它的可能性,所以高考成全了我人生的第一个意外,如果没有这些过程,也没有我的现在。

现在回想起来,大学毕业的时候,很多同学都去了厂里,我们大学十周年校庆的时候,看到很多同学都很羡慕我,其实人生中,你不知不觉就在选择一个圈子,你选择怎样的圈子决定了怎样的人生。那时候如果我去了厂子里,下班以后就会过着打麻将的生活,然后跟别人一样找个老婆结婚,随波逐流。

正因为我读了研究生,才有了后面的故事。你要选择自己的圈子,要跟优秀的人在一起,跟优秀的人在一起你就会变得优秀,这样你能找到自己的差距和前进的动力。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说,跟高智商的人在一起,你的智商是会提高的;如果你发现智商降低了,那一定要反思,说明你周围的人不太行。所以你要么急流勇进,要么离开这个团队;反过来我们的团队不能留下不优秀的人,他把我们整体水平拉低了。这是我第一个人生感悟,人要选择和优秀的人共事。

二、进入电脑报,创办苦丁香,拿到IDG风投,成为我人生的第二次意外

在读研究生期间,我开始给《电脑报》写稿。那时候我在重庆已经算是黑客级的人物了,有的企业拿着几万块一套的软件来找我解密。这一点我跟雷军恰恰是相反的,他是做加密的,他当时做了个软件叫Bitlock。雷军比我大一些,他当时创办了一个工作室叫黄玫瑰,我后来创办的第一个工作室叫苦丁香,也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都属于那个时代IT界的前行者。

因为在编程方面的付出和才华,《电脑报》就让我开办了一个栏目叫《请你编程》,这个缘分也促使我毕业后就去了《电脑报》做了半年的记者。在做记者的时候我又学到一些东西,比如会采访到一些名人,一些比你还优秀的人。在采访前你要研究他,做好采访功课,利用网络和相关资料去搜集他的信息,比如他写过什么书和发表过什么文章,你要制造一个情景,这样在和他进行交流的时候距离就快速拉近了。

因为你对他足够了解,知彼知己,这样提问就能深入到他的内心。有时候还要戳到他的痛处,把他激怒,把他的情绪调动起来,这样的情况下他就会说一些在正常下不会说的话,文章写出来就好看。

这2招对我今后的帮助都是巨大的,我现在跟传统企业大佬去交流的时候,套路也是一样的,先研究这个行业,这个企业、这个大佬,然后迅速拉近跟他的距离,这就是当年的功夫对我现在事业的助力。你要了解他在想什么?他的痛点是什么?而且那个痛点本身就很痛了,你再戳他一下,他更痛。他会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有一个人终于可以打动他,那些传统行业的大佬已经很久没被人打动了,我跟他们交流的时候往往能深入到他们的内心深处。所以很多人模仿磁云模式,但这些东西积累出来的功夫,他是学不会的。

当了2年记者后,我感觉日后电脑的普及是一个时代的趋势,很多家庭都买了电脑,买来之后干什么?中国的软件业那时候还不是很发达,所以我跟当时的老板说,应该搞一个软件公司,发挥我写软件的才华,让软件运行在千千万万的电脑上。

在95年我开发的关于编程的学习软件算是中国最早的开山鼻祖。因为我的英文阅读能力很强,我总是跟踪国外的先进的文献,这也是我在技术上可以保证领先的原因之一。我觉得软件应该首先在教育领域进行突破,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嘛。我开发的第一个软件就是背单词,创办了苦丁香工作室,还拿到IDG的10万美元投资,这也是重庆市的第一笔风投。软件每年的销售量有10多万套,每套售价在80-100元,在当时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借着电脑报知名度的东风,苦丁香成了软件业著名品牌,著名到盗版市场软件开发商全叫苦丁香。在中关村苦丁香受欢迎的程度也是一样,当时软件行销领域最火的叫联邦软件,苦丁香在里面火得一塌糊涂。

做到98年的时候,我感到互联网的这股风才是未来,教育软件不算个啥,就把工作室交给另一个同事,开始搞互联网。我做的最早的互联网项目是一个电商平台叫好运工,域名是yodo.com,主要是卖图书和光盘。我把整个平台的代码打包到一个软件里,并且写了一本书叫《轻松组建网上商店》,现在百度一下都可以查到这本书,这本书的作者名署是我孩子的名字,叫零壹。那个软件也是中国最早的电商开源软件,插到电脑里面就可以直接运行,而且提供源代码,当时是用ASP写的,当时在中国电商排名中也算是前十位了。

后来我和李志高一起创办了天极网,就把这块业务并入进去。天极网IDG资本投了500万美金,我当CTO,这也算是互联网的第一波风潮:信息门户网站。天极网是IT信息的门户网站,曾连续5次蝉联中国10佳网站之一。在这个过程里,也经历了大开大合的起落,中途我把天极网最好的软件——网站发布系统TMS用JAVA编程,最让我自豪的是这套系统跟新浪、搜狐打,都比它们好。

我在01~03年期间开始负责这款软件的全国市场的销售,那时候政府、企业都要做网站,特别是很多信息港做网站用得都是我们这个系统。当时的做了很多尝试,首先是怎样建立一个门户,做一个战略咨询,建立一套管理体系,然后我们给他一个管理软件,一个软件就可以把网站建立起来。

现在很多网站都运行在我们当时的系统里面,包括齐鲁信息港、东北新闻网都是我当年建立的,在那个过程中,我做了很多市场销售的工作。这个阶段我的演讲能力又上了一个台阶,更明白在演讲的时候怎么样把话说到人们心窝里,怎么站在听众角度让他们喜欢听你讲。

当时我帮助工信部、信息产业部做了很多事,包括网站发布的信息标准、CMS的标准,还参与了很多国家项目,而且跟当时重庆市市长王菊合著了一本关于信息化的书,我在整个软件业界的影响慢慢就大了起来。

05年重庆市推举我为全国劳动模范,5.1在人民大会堂接受胡锦涛总书记的接见,那个金质奖章往胸前一戴去景区都是免费的,我原来的那个记者证也很好用,见官张一级,也很有意思。这个阶段我也在思考,人生是不是已经到达一个顶峰了?能不能再上一个台阶?

最后悟出一个道理,我觉得人应该在任何时候都有按重启键的魄力,和把自己清零的勇气,所以毅然决然从天极网离职,重新开始。

三、挥剑北上,加入京东,成就人生第三次意外

在06~07年间,我创办了七康网,类似现在的春雨医生。后来整个项目被香港七乐康药业集团收购,七乐康我现在也是小股东,我干的每一件事,最后总能留下一些东西,比如电脑报,我现在也有股份,虽然钱很少,但我的人生一直在折腾。

折腾到07年10月份,有幸遇到了刘强东,后来刘强东用了一个词来形容我们的初次相见:叫相见恨晚。在正式加入京东之前我做顾问有半年的时间,08年5月份正式加盟京东。

那时候京东的研发部门人很少,技术也很薄弱,掐指一算也就几个开发人员,用的开发工具还是ASP,当时京东的销售额也就3.6亿左右,大家知道,去年5月底京东销售额是4600亿,我是去年5月底正式离开京东的,我亲眼见证了京东在这个过程中迅速成长。

我很清晰地记得京东当时在盈丰大厦的4楼,办公环境很拥挤,我当时的部门叫信息部,在一个小屋子里办公,还记得当时那个厕所门是关不上的,你要解手的话得一手拉着裤子,一手拉着门。当时在这样的环境加入京东,我也是下了很大决心的。

最不容易的是,老刘问我年薪要多少啊?我跟他说了一个数,他说太高了,出不起啊。就让当时京东人力的同事跟我谈,够狠的,薪资砍半,但另一半用股票支付。现在回想薪资全部用股票支付好了!现金都可以不要,京东的股票太值钱了。

但当时也是经过了剧烈的思想斗争的,最后一想刘强东这个人值得跟。我中间也在考察他,那个厕所门虽然关不住,好像刘强东这个人还可以,跟他喝了几次酒,感觉能成事,身体还特别好,特别有干劲儿。电商当时也在一个风口上,我当时就想中国未来一定会出现一到两家特别牛X的电商企业,我看到这是个未来事业的风口。因为我最早也参与过关于电商的创业,98年也写过关于电商的书,我对电商是有了解的,同时对刘强东这个人有自己的判断。其实人成功有时候很简单,就是跟对人干对事。那你一定有未来。

所以在下了很大决心之后加入京东,来京东我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封闭开发。我也算是京东从外面招的第一个VP,也是因为招我尝到了甜头,老刘之后咣咣招了一批VP。

以后我们创业公司,不要搞太多VP,title全是总监和经理,从基层扎扎实实干,那些title都是骗别人的,别骗自己。我到京东从心态上从来没认为自己是VP,我说我们这个网站像山寨一样,先把它改了!为了网站的整体改版,我们专门租了一个别墅,进行封闭开发,老刘说这个事情干成了,可以发20万奖金,5万股票,当时的5万股就相当于京东现在的25万股,很多钱,后来事情干成了我给那帮兄弟就把钱分了。

但当时的条件很艰苦,那个别墅是都没装修的毛坯房,地上全是灰尘,我们把办公的桌子、电脑搬进去,然后地铺一打,而且只有一个床。兄弟们实在不忍心就让我睡在那个床,但实在睡不着,肖军知道,当时那个鼾声如雷是什么感觉。肖军现在也很牛,是京东的VP,当时就一个小程序员。好几个我培养的人现在都牛得很,包括周进、邱鹏、张春鹏。

当时每天在如雷的鼾声中我也睡不着,就起来写代码,最后统计发现竟然50%的代码是我写的!我们7月底搬进去,整整干了3个多月,11月1日上线,后来我写的代码,团队用了1年时间才全部接手,团队也从原来十来个人发展到一百多人,那时候老刘经常去看我们,我们也给他演示成果。我们封闭是怎么封闭?6天吃住拉撒都在一起,请了个保姆给我们做饭,周日白天可以放风,一到周日晚上就又进去关着,有一次给老刘演示成果,就在一位同事的电脑上,正演示着就出来几张图片,带颜色的!老刘笑,你们还有这样的爱好啊!可见兄弟们还是很艰苦的,但就是那3个月的艰苦,奠定了京东整个平台架构的基础,去年京东整个研发团队也达到四五千人的规模,这个变化非常快。

本来京东每日交易量只有四五千单,到网站上线,直接突破一万单。最厉害的是我们的SEO,现在在百度查京东SEO,能看到整个业界对我们的分析,我们在把整个网站进行改造之后,百度的流量哗啦啦就来了。

我经常跟传统企业交流强调技术驱动,我们就是要用技术报国,互联网要改变世界,互联网怎么和传统企业结合去提升它的效率,去迅速扩大行业规模,推高行业天花板,传统企业的天花板太低。

从电脑报、天极网到京东我见证了互联网的发展史,从信息门户到电商平台,最后到京东上市,我觉得人生又上了一个台阶,这算是第三次意外。

创办磁云初衷,为了打造一个让类人成功的平台

我没有想到在京东还有这么一部大台阶,我觉得05年的时候获得全国劳动模范就已经是人生的顶峰了,但京东让我又上了一个台阶。09年刘强东在中欧读书觉得很有收获,到11年他就京东把高管也送去读书,我是第一批。在中欧我也完成了从一个专家到一个领导者的蜕变。

我曾这样想,不管我个人如何努力,40岁前我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去成功;但40岁以后我一定要影响一批人,让这些人成功,那么我也会成功,而且是更大的成功,这也是我创办磁云的初衷。

磁云是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要让2类人成功,一类是互联网领域的年轻人,这些80后、90后你们在座各位。我觉得你们只是缺少机会,你们跟着互联网成长起来,对互联网的理解是很到位的,而且有精力、有潜力。现在的双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很多项目都已经成为红海,都是低水平重复和浪费时间。而BAT包括京东它已然成熟,甚至达到了顶峰,所以你进去也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你很难全方位的成长。

所以我们会有好的项目,让大家能够像我一样,每一步都能参与一个小的事业,然后跟随它去成长。我在天极网、京东都是由小做到大,这些你只有经历过才能看清楚很多东西。一个公司长大之后你进去,看到的只是一个局部,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你很难收获大步的成长。

我们磁云一方面要帮到你们互联网领域这些一身武艺的年轻人、兄弟,另一方面我们要帮到传统行业的大佬,这些50后、60后,甚至70后,他们挺不容易的,打下江山很难,都是熬夜受罪,用很多辛苦换得现在的江山。但马云这些人要颠覆他们,他们吓得半死,非常焦虑;而现在传统企业整个经济形势不好,产能过剩,这种情况下他们要寻求改变,而改变的时候面临很多困难,最大的难题是要怎么改变?谁帮他们改变?

所以我说互联网有2个力量,一个力量是以BAT为首的,要去颠覆他们。另一部分就是像我们磁云的这些兄弟们,去运用互联网技术去拥抱他们,帮助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他们共建产业互联网。

磁云这个平台要帮到2个层面的人,一端要帮到我们这些兄弟们,我叫互联网领域的人才,我成立互联网+实战团,其实就像当年的黄埔军校,培养互联网+实战的人才梯队,让他们为产业互联网的时代贡献自己的专业能力。

我从京东出来的时候,李克强总理提出互联网+,而中国传统产业经济状况不好,都想转型,所以磁云的发展,超出了我的想象,这将足以成为我人生的第四个意外。

想要成功,人生得把握3样东西

回首过往种种,人生真的可以有很多意外,关键是你是否准备好。我记得我非常喜欢看书,只要坐飞机我去找书店,买那么几本书在飞机上翻一翻。人要不断学习,要不断准备着,等机会来的时候就会不一样。

其实我人生这些意外之外,也有自己的规划,我不断在想,该如何超越自己和自己所面临的环境,06~07年创业前我一直在重庆,07年的时候我发现创业不算成功,我想要人生再上一个高峰就应该改变所处的地域,所以07年十月份我毅然决然到了北京,也正是这个举动,使得我有机缘巧合认识了刘强东,然后进入京东。如果我死守重庆,不敢放弃,可能就没有这样一个新的征程。

回想起来,人生要把握3样东西。

第一. 从事一个感兴趣的工作。

我就喜欢计算机,就喜欢搞技术,我也一直在技术的这条路上往前走,兴趣是能够把你带到一个更远的地方的。如果你现在从事的工作不是你喜欢的,你们一定要小心,尽管磁云很需要你们,但你更应该干自己喜欢的工作。

第二. 和赏识你、信任你的人一起工作。

只有这样才能形成合力,如果一个团队无法产生共鸣的话,你很难发挥你自己。你要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志不同,不相与谋。

第三. 从事一个有希望的事业。

明明有的事业已经没有希望了,你还在那里死守,只能欺骗自己,当你看到一个事业已经不符合时代的趋势的时候,一定要作出自己的判断。我一直不喜欢字团队里抱怨的人,如果你抱怨那一定就是认为这个事业和团队已经不行了,其实抱怨很多时候都是自身的问题,而很多人都认为是别人的问题,抱怨的人都认为是世界欠他的,其实这个时候最应该反思的是自己。

磁云科技 李大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