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互联网教育最大的危害是深刻思考的减少
周路平 周路平

俞敏洪:互联网教育最大的危害是深刻思考的减少

互联网解决了教育的很大问题,但互联网不能解决教育的一切问题。如果人的思想和思维不解放,互联网充其量就是一个小小的工具而已。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教育中间鱼龙混杂,那么多的互联网教育公司,那么多本来不是老师的人现在冒充老师,那么多的说出来的话浅薄到不能再浅薄的人发表自己教育孩子的观点。”

6月23日,在第十五届中国互联网大会上,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表达了互联网教育的担忧。

俞敏洪认为,互联网解决了教育的很大问题,但互联网不能解决教育的一切问题。如果人的思想和思维不解放,互联网充其量就是一个小小的工具而已。

同时,他也肯定了互联网对教育起到的积极作用,把互联网称为“教育的第四个时代”,前三次分别为文字、印刷术和无线电。

以下为演讲全文:

首先要感谢邬理事长、卢秘书长,感谢你们的支持,终于把教育和互联网结合了起来。

在座各位都是我们的同行,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这表明了教育进入了真正与互联网结合的时代。

为什么我的演讲题目要叫做“教育的第四个时代”呢?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我们常常说中国的四大发明,我想问大家,人类能够进步到今天是依靠哪四大发明吗?毫无疑问,互联网是第四个发明。

第一个发明是文字,有人把它界定为语言。我觉得鸟与鸟之间也能够互相懂,狗与狗之间也能够互相懂,它们也有自己的语言。语言毫无疑问就是发声而已,当你发出声音,但又不理解的时候,就会缺乏交流。你现在跟我讲西班牙语,我肯定没办法跟你交流。即使在中国,你跟我讲粤语,我也没办法跟你交流。语言如果不能达到交流的目的,就是有问题的。

但是,我们中国之所以可以把这么大面积的国土统一在一起,中国有三千多种方言,其中有一半以上你是听不懂的。靠的是什么呢?靠的是文字。所以我觉得人类的第一大发明是文字。通过文字的发明,人与人之间可以隔空传播。不需要见到你,就可以知道你在想什么。秦始皇做的最大贡献就是要求全国统一文字、统一道路、统一制度。人类文明的传播是始于文字,不管是刻在石头上,还是刻在竹子上,总而言之,人类的文明开始了。文字发明的伟大意义远远超过今天的互联网。人类开始接受教育是从文字开始的。

第二次,人类文明的传播、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尤其是欧洲冲破了中世纪的黑暗,引起了文艺复兴。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就是人类的第二次发明,这个发明就是印刷术。我们可以非常骄傲地说印刷术来自中国。中国的文明一直没有中断,一方面是从汉朝开始以儒家独尊儒术的思想性续新。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从古代到现在对于文字的传播方式非常重视,刻在竹子上的时候就开始思考能不能写在别的物质上。后来写在丝绸上和布上,蔡伦终于研究出来了从一张乱麻到一张纸。我读到文艺复兴思想史,我了解到文艺复兴之所以差距是来自一件小小的事情。在印刷术以前,圣经只有顶级的主教可以拥有,圣经的解释是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老百姓是没有办法读到的。印刷术的传播,在佛罗伦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把圣经印出来,发给老百姓。人们是有天生的好奇心的。有了印刷术以后,他们就开始翻译古罗马的著作,而这些著作在整个欧洲已经完全没有了。实际上应该感谢伊斯兰,是伊斯兰教的图书馆里保存了所有这些人的著作。由于威尼斯从是跟中东地区做生意,他们把那些著作从中东的图书馆里拿过来重新印刷,在意大利国土上开始传播,由此引起了轰轰烈烈的文艺复兴,一发不可收拾,直到走到了资本主义时代。中国发明的印刷术是世界文明传播的根本原因。

第三次最伟大的发明是无线电,不仅让文字得到了有效传播,而且让不认字的人也可以接受教育,而且是跨越时空的。广播电视的传播,只有文字的时代是依靠一个人宣讲,口口相传。有了印刷术的时代就已经开始跨越时空,一本书可以传到很远的地方。

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就是互联网。由于现代技术的发展,它覆盖了所有的领域。北朝鲜现在也有互联网,只不过他们被控制的很厉害。据说只有四个国家不允许Facebook、Google进入。

不管怎么样,有几个非常重要的要素。第一个是更加即时性,就是立刻、马上直接通达。这个直接通达是人与人之间可以直接沟通。世界上最重大的报道已经不是来自CNN,而是老百姓直接拍视频发出文字。这个伟大在于“去中心化”,它使信息传播的有效性和真实性大大加强。在中国这样一个社会已经不可能掩盖任何事实的真相了,任何被认为是从上到下的所谓的事实陈述一定被老百姓怀疑。当然,也有负面影响,很多老百姓自己会编造事实的真相。

第二个要素是个性化。我再也不需要通过你来告诉我应该做什么,或者是通过你的权威才能发表言论。比如这两天我在微博上和微信上随便发表一个言论,今天早上我还发表了“生与死的关系。因为这个礼拜,我有两个好朋友连续出事。身体看上去极其强健的朋友,突然查出来胃癌晚期,昨天晚上去世了。发出去一个小时的时间,回应我这段话的人已经超过了几千人。你能想到你的个人化传播已经到了极致状态。

第三个要素非常简单,它是互动性的。不管是中央电视台,还是CNN,你是没办法跟它互动的,你不能说“你给我闭嘴,你给我少放屁”。你没法说。现在我在做一个互动,我做个《洪哥梦游记》24小时的直播,就有人说“俞敏洪你闭嘴”,我在讲着讲着就看到屏幕上跳出来“俞敏洪你闭嘴”,你想这是什么心情?这就是互动时代。这样的互动时代,一方面可以跟别人互动。另一方面就可以迅速得到别人的反馈。我在第8天开始,就没有人说“俞敏洪你闭嘴了”。

毫无疑问,互联网对于教育来说,这些要素实在太重要了。举个简单的例子,邬会长讲到优质教育资源的缺乏性,我觉得互联网至少可以解决一半以上。我原来要上哈佛大学教授的课,一定要到哈佛大学里坐着。现在全世界教授的课我都可以听,为什么?即使是很简单的网易公开课,上面就有几千门课。何况还有TED这样把全世界最优秀的大脑集中起来进行演讲并且即时传播的系统。我本人由于优质教育资源的缺乏者,现在变成了实时可以攫取优势教育金矿的人。

全中国的优势教育资源,北京的老师上课,要到达新疆地区是完全不可能的。我在全国政协会议上连续四年提案,要求进行全国教育大纲和教材的统一,甚至是高考的统一。重要的原因就是让更多的人可以直接对全国的学生进行优质教育资源的传播。我现在讲英文,在北京就可以直接跟新疆的学生讲。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认为中国已经到了每一个人应该接受真正的公平教育的时代。举个简单的例子,我常常对政府提出很多不满,对教育的不满之一就是中国真正应该接受教育的孩子们没有接受到应该的教育。中国出现两极分化的现象,精英家庭的孩子们接受的教育过分。中国普通老百姓却连最基本的教育资源也接受不到,比如6000多万留守儿童怎么办的问题。北京的外地人为北京做出的GDP和税收贡献绝对超过一半,但这些外地人只要没有北京户口,他们的孩子上学就基本没戏。我每年要为新东方员工孩子的上学弄得焦头烂额。邬会长说到清华附小、北大附小,门槛都被我踏破了,就是进不去。为什么?你是非京籍。我们已经在北京工作了五年,交了那么多税,为什么北京人有资格排除我们的孩子接受正常的教育?而且是在同一块共和国的土地上?但是,领导说“俞老师,我们要慢慢来,中国毕竟要逐步进步的,首先要解决北京本地的问题,要是北京人闹事了,那是真正的大事”,外地人闹事就不是大事?互联网最起码可以部分的解决这个问题。新东方正在做的重要事情就是怎么把最优质的教育资源集中起来,通过新东方的各个系统,以公益的方式传播到我认为最需要的边疆地区和边远地区,让那些农村孩子们也能够真正接受到特别好的教育。

新东方用互联网和地面教育结合的方式,延庆的孩子几乎考不上北大、清华,85%都是农村孩子,因为延庆是一个农业县。我一个好朋友在那儿当书记,说要改变延庆的教育面貌。我说你就别改了,改不了。我可以帮你做一件事情,表面改。你的高中学生毕业的时候能够更多的考上大学。他说你能做到吗?我说能做到,我就是干这个活的。派了三四个新东方的优秀老师,第一天只教英语。后来又派去了物理老师、数学老师。一年下来,延庆的一本学生增加了51个,一二三本加起来考上大学的增加的250个。第一次出现了北大、清华的学生。你就可以明白中国的农村孩子不笨,他们之所以考不上大学是因为他们接触不到优质教育资源。我们在座号称把互联网和优质教育资源结合起来,就明白了我们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我们不仅要为城市的有钱人的孩子提供服务,还要为农村的孩子想一想,这是可以保持中国永续繁荣的最好办法。

再回来讲,教育的问题。互联网教育带来极大的害处:深刻化的(东西)减少。原因非常简单,我刚刚说了,最重要的是优质教育资源。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教育中间鱼龙混杂,那么多的互联网教育公司,那么多本来不是老师的人现在冒充老师。那么多的说出来的话浅薄到不能再浅薄的人发表自己的教育孩子的观点。由于互联网传播的多样性,从游戏到文字、图片、声音、直播、录播,等等。我们的年轻孩子又没有分辨能力,就变成了特别恐怖的事情。十几岁就开始看各种各样以娱乐为主的直播,那些姑娘们除了不扯掉裤子,什么都扯掉。我也上去看过。

对于孩子们来说,教育的核心意义到底是什么?教育要开放,教育要变革。在座的都是教育工作者,最关键的核心是什么?我们应该负起责任来,如何给孩子们提供真正有意义的教育,比如如何把孩子们教育成有学习能力、有分辨能力、有思辨能力、有独立思考能力、有着全球视野、有着独立人格的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到让所有的孩子们有最好的机会,是变成一个健全的独立的人的时代。我最怕的是本来是有一个好的机会,结果孩子们走向了两个极端,无比的自由散漫和无比的没有任何信念、价值和体系的一代人的出现,以及又是从上到下要求人服从的体系的双重交叉。

中国的教育领域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能够真正的通过某种体系让孩子们形成真正的是非判断能力、良知识别能力、思想思考能力的系统。作为教育工作者,利用移动互联网这个时代,必须要做这样的事情。

我跟新东方的员工提出了要求,新东方实现的就是培养孩子们拥有终身学习能力、独立人格。我要求成立三个研究小组,让它进入到新东方的教育体系中,以及形成真正的系统。这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我最后的结论就是互联网解决了教育的很大问题,但互联网不能解决教育的一切问题。如果人的思想和思维不解放,互联网充其量就是一个小小的工具而已。但是,我也不小看互联网。我认为工具的改变可以促使人思想的改变。现代科技的出现就是科技的发明促使了人思想的变革,人思想的变革又促使了科技的进一步提升。归根到底,我认为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依然是制度的发明,而不是互联网的发展。只有在良好的制度下,互联网才能起到真正于国于民有利的最伟大的作用。

谢谢大家!

俞敏洪 教育 互联网 危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