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O2O的出路在哪里? | 黑马荐文
芥末堆看教育 芥末堆看教育

家教O2O的出路在哪里? | 黑马荐文

据不完全统计,曾经昙花一现的各类教育O2O平台有数百家。

推荐星级:☆☆☆☆

阅读时间:4分钟

推荐理由:去年是家教o2o最为火热的时候,而今不少公司开始面临转型或倒闭。“跟谁学”从c端转向服务中小机构,“请他教”转向线下,“老师来了”停止运营。独立老师的愿景成了黄粱一梦,而家教o2o的出路又在哪里呢?

本文作者阿槑,转载自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

6月28日,请他教创始人陈远河称,转型不做O2O将近一年,目前的项目之一是线下托管服务,他解释说,“去年拿到钱之后,感觉O2O这个模式很难做成,我们就悄悄地转型了。” 

在家教O2O领域,这并不是第一例。

从去年10月份开始,老师来了关闭,轻轻家教做社区里的“轻店”,之后又发展为独立的“私塾家”,疯狂老师则开始推直播产品“叮当课堂”,而兴趣教育领域的为艺和早教领域的小海豚早已转型做线下。

回到2015年上半年,家教O2O最疯狂的时候。

“疯狂”的家教O2O

2015年上半年是O2O爆发的时期,滴滴uber美团大众点评分别获得数亿美金的融资,疯狂的补贴大战将O2O不断推向高潮。回顾过去一年半“O2O”的百度指数,很明显在2015年6月份达到了最高点。教育领域也跟上了这次O2O的大潮。

(图片来源:百度指数)

2015年3月30日,跟谁学宣布获得5000万美元A轮融资,开启了教育O2O领域的资本游戏。下图为芥末堆所统计的部分教育O2O项目的融资状况,时间段集中在2014年底到2015年7月,其中,轻轻家教和疯狂老师分别在2015年上半年完成了三轮融资,而这仅仅是冰山一角,据不完全统计,曾经昙花一现的各类教育O2O平台有数百家。

640.webp

(图:知名教育O2O项目融资情况)

到了7月份,跟上滴滴uber补贴大战的脚步,各大家教O2O平台加入烧钱补贴战的队伍。

彼时跟谁学已经从C端找老师平台转向服务中小机构,在暑假之前重金打造“6.16学习狂欢节”,联合15万名教师和1万教育机构,向全国用户发放1.6亿助学金,根据跟谁学此后官方公布的数据,当天平台总交易量为5832万元。疯狂老师方面公布的数据显示,补贴开始后,平台7月份的课耗为5000万,8月则增长到1.07亿。轻轻家教、请他教、老师来了、拼班等,也都有相应的补贴。

“平台的补贴比放高利贷还划算”,这是平台引导老师们入驻的诱惑之一。2015年,在暑假来临之前,补贴达到了最高点,一度高达总课时费的10%~30%。一位老师向芥末堆表示,曾在其入驻的平台上一个月“中转”了8万多的课时费。而平台也鼓励老师和机构将真实课耗导入平台,某机构负责人表示,“反正他们的钱是白来的,补贴我就走趟流水,不补贴我就下,不赚白不赚。” 

紧接着,跟谁学、疯狂老师相继被曝出刷单,平台的回应是“培育市场”。与此同时,伴随着“资本寒冬”的来临,2015年9月底,“老师来了”宣布停止运营,直接原因是在B轮融资中失败,资金断裂。在复盘时,其创始人虞益栋将冲量归结于此次创业过程中最大的错误,“如果不冲量就有可能被甩在很后面,甚至整个行业的机会窗口会对我们关闭。我们选择了冲量。”

2015年9月,轻轻家教停掉补贴,10月,疯狂老师也取消补贴,并发出声明称,不盲目追求GMV,将保障平台数据健康度放在第一位。

O2O创造了什么价值?

“颠覆传统一对一”是家教O2O平台兴起之初所喊的口号,由于一对一辅导机构本身成本结构不健康,毛利和净利处于较低水平,以一对一的典型企业学大教育为例,甚至长期处于亏损状态。家教O2O平台标榜的是三点:

1、去中介化,降低一对一机构运营成本,提高老师收入。

对机构来说,省去了房租和部分人力,降低运营成本。同时,用互联网消除信息不对称的弊端,直接连接好老师和家长/学生,一方面降低家长和学生的选择成本,另一方面帮助老师提高收入。

2、信息透明,建立第三方教师评价机制。

平台鼓励家长和学生对老师进行评价,以此为依据对老师进行分级,降低家长的选择成本,比如轻轻家教的星级评分包括五个维度:授课时长、好评数、学生数、效果、服务。

3、帮助独立老师建立身份认同和组织,支持老师们成立教师社群或教师工作室。

然而,获客能力有限是O2O平台最大的bug之一,“当时平台签了不少,但是没有生源”,芥末堆接触到的几位老师都是同样的反馈,甚至是奖励性质的优惠促销放到平台上都无人问津,取消补贴之后,由于持续没有生源,老师逐渐不再维护平台上的账号。2015年10月,疯狂老师取消对老师的补贴,当月课耗从9月的1.02亿下降至7400万,11月则降为5400万。

“平台很难找到一个所谓的痛点,能够让老师和学生离开了平台所提供的这层价值,就没办法进行有效的教学服务。” 在老师来了关闭之后,其创始人虞益栋认为这是平台最大的问题。轻轻家教的创始人胡国志也指出,如果家教O2O只是一个简单的交易工具,那肯定死定了。 

资本寒冬之后,新的赌注

一年之后的今天,家教O2O平台们纷纷选择了转型,做内容,做辅导,做B端服务,分别进入了新的战场。对此,轻轻家教创始人刘常科认为,家教O2O是在回归理性,从原来打车、外卖的补贴模式回归到商业的本质,回归教育行业该有的节奏。

早在去年10月,在融资受挫之后,音乐教育O2O平台为艺就开始转型做内容。11月,上门早教O2O平台樱桃老师和小海豚合并,创立了线下品牌幼儿园。

今年年初,以B2C模式做家教O2O平台的致优教育浮出水面,学大教育为天使投资人,金鑫在站台时表示,“在K12领域,C2C模式不成立,B2C模式才能跑得通。”

做重,似乎是必然的趋势。不过,创业者们选择了不一样的路。

跟谁学选择了B端服务,2016年3月,跟谁学正式推出面向B端的新产品“天校”、“百加宝”,并在同期推出“商学院”,为传统培训机构的转型升级提供一整套解决方案。在此之前,跟谁学机构版已经上线,据跟谁学方面公布的数据,截止2016年3月底,入驻机构近6万家,老师将近50万人。

对中小机构来说,入驻跟谁学,品牌露出是首要目的,“类似于开了个淘宝店,我们没有大机构的广告预算,能曝光就曝光”,一个小机构的合伙人告诉我入驻跟谁学的原因,目前该机构与跟谁学的合作仍然在进行中,平台每个月会带来几个生源,据他透露,一般来说平台会从课时费中提成15%-20%。除此之外,大众点评机构版也是他们的合作方。同时,跟谁学陆续推出了天校、商学院等针对培训机构的产品和服务。

轻轻家教则继续完善家教O2O服务,在交易环节之外,与线下服务的整合是一个重要的转变。一方面,轻轻家教在2015年6月跟好未来达成合作,与广州智康整合,智康各学科的教研资源向轻轻家教开放。

2015年12月,轻轻家教的线下店“轻店”在广州开张,主打社区化的概念。今年5月,轻轻家教创始人胡国志又创立“私塾家SharingSchool”,在广州发展了近30家社区体验中心,目的是打造类链家的社区化教育共享平台。据了解,私塾家计划在2018年底在全国共享发展不少于2000家私塾家社区体验中心,孵化认证不少于10万名私塾家i微校校长(社群意见领袖),服务不少于80万个中国青少年家庭。

同在广州的家教O2O平台选师无忧也计划在2016年建设100家线下体验店。

疯狂老师的创始人张浩则宣称,“O2O这一仗已经打完了,要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直播上” 。2016年6月,疯狂老师推出直播产品叮当课堂,转向了大课+直播,推网红名师。

配合“超级名师”计划,疯狂老师同时推出了“线下孵化器”,招募名师开线下班授课,平台作为老师的经纪人,帮助老师处理场地、行政、教务等工作,老师专注上课。签约名师之间可以组合搭配,进一步放大教师的价值。

独立老师的“黄粱一梦”

虽然称不上“颠覆”,但家教O2O平台的确给传统的一对一培训机构造成了压力,伴随着“解放老师”、“平台化生存”的口号,老师的价值被重新挖掘并放大,一度成为各个平台争抢的对象,部分老师从机构出走,或加入独立老师大军,或自己创业。

2015年5月,精锐教育联合昂立教育发布声明,共同抵制O2O家教平台,严禁老师在家教平台兼职。6月1日,包括卓越教育、新东方、精锐教育、学大教育、明师教育等在内,广州市9个主流辅导机构联合发表声明,谴责家教O2O平台所挑起的挑战职业道德底线的行为。

除了补贴的诱惑,对于更多的独立老师来说,最吸引他们的则是抱团,“有个组织对于散户而言诱惑力太大。” 王甲顺表示。在通过补贴吸引老师入驻之后,平台们纷纷组建教师社群。2015年7月起,轻轻家教在广州、上海等地成立了自由教师公会,请他教成立了教师俱乐部,组织老师集体开展教研和娱乐活动。疯狂老师则在各地宣讲,称“要拿出1亿元在全国扶持1000个教师工作室”,帮助平台上的老师做运营、树立品牌。

而一年后的今天,请他教转型做线下托管,O2O平台停止运营,疯狂老师的策略则是做名师经纪人,在线上打造网红老师直播平台,同时开设线下教学点。

“浩哥(张浩)说,未来的教师,一定是平台化生存的教师”,王甲顺一度相信了平台们所描绘的蓝图,“可是现在我们这些大众化老师被抛弃了,疯狂老师平台的各大群基本上已经是死群了,没有人说话。”他无奈地说。

今年6月,有消息称,疯狂老师福州分部关闭,曾参与疯狂老师福州工作室组建的独立教师“风”表示,工作室的模式已经陷入困境,原因在于缺少持续的生源,“只可怜我们这些教师,像是做了一场独立教师的乌托邦似的黄粱一梦,流离失所。”他失望地说。

在线教育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