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成功后,南派三叔回答了我们一些认真与不认真的问题
经纬创投 经纬创投

融资成功后,南派三叔回答了我们一些认真与不认真的问题

优质IP要素只有一个,它应该自带用户并且有感情连接,只有这样的IP才能被称之为优质或是超级IP。

文章授权转载自经纬创投(ID:matrixpartnerschina)。

8月22日,果派联合宣布完成数千万元融资,投资方为经纬中国。果派联合是一家由行业顶级从业者创办的IP公司——前漫工厂总经理陈文出任董事长兼CEO,《花千骨》创作者果果担任副董事长,《盗墓笔记》创作者南派三叔为IP总策划,知名编剧导演白一骢任职制作总监。

这个组合的每一个人,都曾经在自己的领域做出了极其出色的成绩。借此机会,我们与其中的一名成员——果派IP总策划南派三叔聊了聊他们想要做什么?他们的挑战又是什么?以及,我们还贴心地帮你问了一些八卦……以下,Enjoy:

2

△左为果派联合董事长兼CEO陈文,右为IP总策划南派三叔

01、作为果派IP总策划,你觉得机会和挑战在哪里? 

果派的机会来自于创始人体系,这个组合在行业里是非常强大和完善的。团队的每一个人在各自的领域里已经完成了所有积累,可以说是完全“过线”的程度。

挑战的话,即使果派在某一个领域里面已经非常强,也并不能保证我们可以杀出重围,尤其是在跨领域和资源的运用这一部分。除了作品要足够强,团队亦要能适应快速变化的外界环境。

02、IP现在非常贵,是否觉得过热?果派如何控制成本?看重的IP需要具备哪些要素? 

现在IP价格的高涨,是跟整个中国市场容量相关的。现在很多人对高价的认知,是基于前几年的情况在做判断,这有可能已经不合时宜了。在市场容量不断增长的前提下,IP价格还会不断提升。

现在单一IP能够获得的利益是非常非常少的——以美国漫威为例,IP价格远远高于我们所能认知的价格。如果我们的IP像国外一样,能够覆盖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到衍生品,到工业化、日用品的程度,那么IP获利还有非常大的空间。

所以我认为,目前国内IP的获利容量还远远没有爆发出来,现在还远未到讨论IP价格是否太贵的时候,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扩大市场容量。

果派的优势是创始人里面有三个人都是“IP创造者”,并且他们已经证明自己能够创造出“超级IP”。而我作为IP架构师,可以把一个IP变成无数个IP进行开发。

我的工作是找到优质的IP,有基础进行分裂和融合。同一时代容纳不了太多超级IP,我希望能够拿到足够多的头部内容,去完成我所谓的IP分裂和IP融合,我比较自信自己有足够的经验去做好这件事情。

优质IP要素只有一个,它应该自带用户并且有感情连接,只有这样的IP才能被称之为优质或是超级IP。

03、《盗墓笔记》刚刚上映,对电影成绩满意吗?最满意什么?最遗憾什么? 

电影现在的情况证明了这个IP的普适性和群众基础,这是我相对比较满意的。遗憾的是第一次做电影有太多不能控制的因素在里面,下一次会更加争取主动权和控制力。

3

△《花千骨》创作者果果,果派联合副董事长

04、《花千骨》作者果果曾经提过,从小说到商业开发,对于内容生产者来说埋着非常多坑,你觉得最大的问题会出在哪里?

最大的问题在于对人才的鉴别,在跨类型进行改编开发的时候,你很难第一时间鉴别合作者是否适合你的IP。

从一个小说到改编体,都会遇到同一个情况——它从写作者一个人的事情,变成了很多人的事情。人多带来了许多复杂的变化,这个中间原创者如果失去了对各个环节的控制,对于IP最终呈现效果是无法预测的。

当然任何改编都会有损耗,但当你有足够的经验,你可以判断和预测合作所带来的损耗大小,那么你就会尽量选择损耗最小的方式和合作方去做开发。

4

05、果派团队非常强,会担心强强联合效果反而不好吗?果派如何保证持续产出优质的原生内容? 

我基本不会有这个担心。在挑选创始人的时候,其实你会有对人的一个认识,有些是纯创作者,他对理念会很强势,我觉得他还处于一个相对早期的状态。

但果派团队的人,在创作时他的经验、阅读和储备足够多。达到这种程度的时候,他的创作灵感和概念会更加可控。他不是在靠“神性”,他会认识到任何内容都可以通过工业化模式去做出来。

你知道内容是怎么回事,这好像一条线。当你越过去,写出好剧并不是什么大的问题。这个时候,你的难点在于能不能设置惊世骇俗的梗。

真正的内容创作者,他脑海里打开了所有的状态,所有的细节都在纸上。对于我,在我具备了这些之后,我追求的是所谓超级的,从来没有人思考过的时代概念。在这种人眼中,写作部分永远都是这么回事情,我就是知道这个点我可以让你笑,这个已经变成了一种基本能力

当团队达到了这个阶段,大家讨论故事的时候脑海中有整张蓝图,有整个内容的内在逻辑。我们不是用灵感在碰撞,所以这种沟通非常直观和互补。所以在果派1+1不仅是大于2,这个效率可能是大于10的。

我们的挑战来自于整个中国的市场容量,以及如何把所有的想法百分百地实现出来。

06、果派认为“好的IP创作者应该扎堆,1+1大于2”,但创作者又通常被认为散漫安静。这中间矛盾吗,为什么?如何评价资本和内容之间的关系? 

有些文字创作者属于“实务性写作”:他要先吃东西,然后再写出来,即他要靠实际经历去生产内容。他们的挑战在于对创作本身的梳理,这种创作方式持续五年到十年之后,他也会过线,达到我说的“蓝图”状态——就是他已经明白到底什么是故事了。

抵达后一种状态的时候,就不需要再去吸取什么东西,他只需要本能。我觉得我就是这样,我知道下一个十年什么会火。

(追问:那您觉得下一个十年会火的题材是什么呢?)这个当然不会告诉你!

困难就在于你能不能够快速地写出来,丰富布排所有的元素。果派有非常强的编剧培训和诞生的能力,我们使用编剧写作模式和团队去创作,这个在《老九门》里面已经被验证是可行的。我们分工明确,速度很快,这跟好莱坞非常相似。在这种情况下,是没有“散漫”这种情况的。

资本的作用是加速,它可以让我们快于其他IP公司去进行下一步的实验。我们可以挤出时间,尽快地试探衍生品。我希望资本起到加速器和触发器的作用。

5

△编剧导演白一骢任果派联合制作总监

07、为什么一直要写些看起来很邪的东西,怕不怕?你会在乎风水吗?会刻意去攒人品和运气吗? 

我本人是相信感觉的,比如办公室如果让我感觉不舒服,我一定就会换掉。但我不会专门请人来看风水,如果别人跟我说这个风水很好我会很开心。至于别的,我觉得是宿命——这个跟你的个人命运是完全相关的,所以怕邪的话那就只能回去种地吧。

如果是把命运放在老天的体系里面去,那其实我早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对运气,我的理解是这是你做对了所有的事情带来的。在人生当中,我基本上都在对抗坏运气,我信奉的是一定要把坏运气变成好运气。当然我活得很累,因为我一直在对抗某种东西。

扛过去后,你会发现运气跟创作一样,你可以把它拆解成无数的细节条件。你会知道,原来好运是因为你做对了几件事情,它就是好运了。比如说人的选择,很多时候你选择一个人,就会有好运气,他会在最困难的时候帮到你;如果你选错了一个人,那对不起,就算你自己再努力,你的运气也一定不会好的。

08、你的书里有非常多蛊、虫子这些元素,而且写得非常真实,这些灵感和素材是哪里来的?你有过书中所写的一些经历吗? 

那都是编的,当然编得非常用心了。有些灵感来自于史料,但书里面所有的地点我都没有去过。我只是明白创作的逻辑,我可以让你觉得我去过那个地方,做过所有的事情,而且非常真实。

09、《盗墓笔记》里最喜欢哪个角色?有没有自我代入的部分?一定不会写死的角色是哪个? 

都喜欢——如果作者会偏心自己的角色,那这本书就会废掉,会变成一本情书。作者只有喜欢所有人,甚至反派和小啰啰,他才可以有好东西。因为我是构建世界和构建整个平衡宇宙,我不是在写一个什么讴歌的历史。

自我代入的角色是吴邪——很真实,不太会放弃的那种状态。一定不会写死的也是吴邪,因为他是主角。

10、从书到影像的实现有很多问题要克服,比如想象力。但影像化又是一个很重要的商业化路径,你觉得怎么去看待和克服这些问题呢?

你一定要明白观众想看到一个什么样的景象。明白这一点了之后,你要告诉自己一定要超越观众的想象,这样才能够让他感觉到书里的感觉。书里的感觉是记忆偏重的,是溢出的,让他没有办法去控制自己的想象力,这是好的文字所能达到一个效果。

但如果你只是做到你理解中的读者期待,那结果一定是价值受损。所以说影视化的时候,我个人理念是你要知道观众想要看什么东西,然后你超越它。你要让他发现原来这个东西可以比他想的更夸张,你要做到让他很难从一个更高的认知领域去做思考。

这些都是挑战,但我希望能实现。这样中国电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当然这很难,但我们必须要继续往前走。

(追问:那你觉得《盗墓笔记》电影做到了吗?)当然没有做到,怎么可能会做到呢。

融资 南派三叔 花千骨 盗墓笔记 果派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