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创始人的精力是公司最宝贵的资源
卢旭成 卢旭成

周鸿祎:创始人的精力是公司最宝贵的资源

为什么中国大型互联网公司流行拆公司?本质是创始人精力资源严重不足。

文丨卢旭成

跨越私有化“生死关”

在“360回归中国”的媒体沟通会上,360创始人周鸿祎略显疲态。

显然,360私有化回归这事太折腾人了,即便像红衣教主这样彪悍的创始人,也要经受严峻考验,从脑力到体力。

2015年6月17日周鸿祎提出奇虎360私有化要约,打算以相当于每股美国存托股77美元的现金收购已发行普通股。2016年7月29日,360正式从纽交所退市,完成私有化。整个时间长达1年零1个半月。这没有到头,后面还有拆VIE、是否借壳上市(虽周鸿祎现场表态不会借壳)等。

但周鸿祎已完成了最难的一步,不得不说他的运气不错。

私有化这一步把很多想一窝蜂回归的中国公司挡住了。

6月15日晚,欢聚时代宣布正式终止私有化进程。7月1日,金山软件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欲知会本公司股东及潜在投资者,金山软件、陈升及紫光国际在去年夏天组建的买家联盟已于7月1日致函世纪互联,将撤回去年夏天发出的私有化建议函,且即时生效。8月18日晚,陌陌宣布买方财团将撤回私有化要约。

这些明星互联网公司尚且折戟沉沙,其他明显想靠回归A股套利的中概股公司,更不为监管机构允许。

不过,360能成功退市,也不能仅归功于“运气”,也是周鸿祎多年专注安全领域,运筹帷幄的结果。

360从最简单的免费杀毒发展到现在对网络攻击的监控和防御,据周鸿祎说,“这些方面已经跟美国同行在一个层面上”、“去年在乌镇的时候,总书记来我们展台,我们主要给他讲,这种全球的网络攻击预警系统,在过去两年,一共抓到21起国家级的对中国国家敏感机构进行的网络攻击。”

周鸿祎解释了360能做到的原理——即使国家级的木马和黑客的进攻,用了很多的漏洞和技术,与民间黑客用的技术类似,有时候会共享代码。360曾经观察,有一些新出来的木马,会访问一个通信节点,很多黑客软件会留下一个通信关口,360会检测这块的流量,发现某个国家单位A的IP,会有不定期访问这个节点的流量。按道理讲,A不应该访问这个站点。360找到A沟通,再开始布防软件,很快把它内部潜藏了两年的木马定位出来。如果只在A放防火墙,每天A有无数的应用程序、无数的电脑访问大概几百万个网址或IP,根本不知道哪次访问是可疑的。

周鸿祎这两年加大对企业级安全市场的渗透,现在客户已超100万家。“中国很多大的国家单位已不知不觉变成360的安全用户。我们已经是中国最大的负责企业安全的安全公司。”国家近年将网络安全提高到国家安全的高度,不得不说360会顺势而为。

当然,周鸿祎选的买方团也足够有实力,主要是保险公司、专业基金,“为了让政府安心,我们也选择了大型的国企”。据公开资料,360买方团成员包含中信国安、金砖丝路资本、红杉资本中国、泰康人寿、平安保险、阳光保险、New China Capital、华泰瑞联和Huasheng Capital,及其附属机构。

为了避免出岔子,周鸿祎还跟买方团约定,这些领了份额的财团不能将投资额度通过发理财产品的方式售卖,否则进行巨额惩罚——向360支付相当于其投资全额30%的违约金。

“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我们能够顺利的完成。一个是国家很多单位对这个战略的理解和支持,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团队的执行力。”周鸿祎说。

数千亿元市值想象

当360私有化尘埃落定,大家自然把注意力放到360何时国内上市?上市后的想象空间在哪里?这里有个可供参照的公司——分众传媒。

先行一步完成私有化的分众传媒,在4月中旬完成50亿元增发后,意味着借壳七喜控股上市全部完成,分众传媒成为一家市值超1300亿元的公司。分众传媒2012年从纳斯达克退市时,总估值为35亿美元(约220亿元人民币),翻了约6倍。

360退市时市值约100亿美元,如果按此比率,它在A股上市市值将超过3600亿元。难怪有机构预测,360 A股上市的市值将达3800亿元,超越百度602亿美元市值,成为仅次于腾讯和阿里的第三极。

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想象。

但周鸿祎很清楚,安全和搜索是360目前绝对的主业,足以支撑360 A股上市,那么如何让360上市后依然保持坚挺?必须不断孵化未来业务。

所以,他现在除了忙回归A股上市,大量的精力放在创新业务上,做“二次创业”。据公开报道,360将金融、桌面、手机、健康业务分拆,而周鸿祎不止一次为花椒直播站台。

这是大型互联网公司的趋势,比如百度视频独立融资10亿元,淘宝电影改名淘票票,独立融资17亿元。更不用说乐视体育、乐视手机等的疯狂拆分和融资。

为什么中国大型互联网公司流行拆公司?

周鸿祎做了一个详细的解读:

第一、公司大了,又想保持创新、保持速度,这两个是矛盾的。很多人,包括你们自己,在一个大企业的部门里,有时候你会发现,这个部门虽然代表未来,是创新的业务,但因为你现在不赚钱,你跟赚钱的部门PK,你拿不到什么资源。大公司必然有一些繁文缛节和规则,但一个创业公司,只要能做业务,它就能发展起来。其它的事不足为虑。在大公司,业务部门说要加人,人力资源部门会说,人头差不多了,对不起,下个月才能加人。我在雅虎做过,我本人特别痛恨(这种)繁文缛节。但公司到了一定的程度,我们现在有小1万人的规模,虽然不是大公司,但确实也回不到原来几十人的小公司状态了。那时候一声号令,大家往一个方向冲;现在你在上面说一句话,传递到不同的部门,大家理解早就不一样,每一个部门都有自己的想法。

第二,为了激发大家的积极性。360早年有两个合伙人,我跟齐向东(360总裁),但公司大了,光靠两个合伙人是不够的。公司每个业务都有负责人,你把每个负责人都弄成合伙人,也不现实。这几年,我们员工出去创业,做得挺好。你如果让所有人都在公司这套体系里面,公司治理结构一定是一个金字塔,不可能变成一个倒金字塔。唯一的方法就是,把业务拆分,每拆出一个业务,这个业务需不需要CEO、CTO,需不需要副总裁?我这边很多人跟我说,老周,我想出去创业,有一些人真的是人才,我想留住他,还不如给他一些业务,让他有一个基础,他相当于内部创业,也满足他的虚荣心,比如他原来是360某部门的什么总经理,我们说他是360旗下一个防火墙业务的CEO。

有的是我们不核心的业务,当然要拆;有一些业务未来是核心,但它处在一个快速发展和创业阶段,我也拆。你看我拆的业务,都是未来不确定的,都需要团队玩命二次创业的。

拆分之后,很多人的潜力可以被挖掘出来。你说周鸿祎懂金融吗?懂个屁。我真的不懂互联网金融。如果没有这种机制,我们的互联网金融根本做不出来。有一本书叫《这是你的船》,是讲领导力的,你要让他感觉这个业务是他的。我觉得这种业务的拆分更多利用人性的力量。

第三,利益的力量。互联网行业发展快,其实有很多人性的东西,很多股权跟员工分享,不像传统公司,挣钱都是老板的。我经常说,我不是那种叫员工不爱钱的老板,那很虚伪,你让员工不挣钱,你办什么公司?

互联网有一种机制,很多人觉得玩命干几年,并不是挣一个工资养家糊口,可以通过将来公司上市实现财务自由。每个公司股票都是越分越少,越早来的人肯定分得越多,360刚成立的时候,股票没有什么价值,比如来一个技术高手,他可能一年少拿24万元,股票给他24万股,后来谁知道一股股票能卖70多美金,你不要说拿几十万股,拿几万股都是富翁。谷歌前一百个员工,可能比现在谷歌的高管拿的钱都多。

今天你离职创业,放弃大公司的待遇,拿自己公司的股票,还有一些风险,但360经过孵化和验证的一些业务,出去可以做得很好,做到一定时候,我可以把那部分的股票买回来。”

在360,周鸿祎是最大的个人股东,齐向东长期做周鸿祎的副手。现在,周鸿祎把他也变成一个舰长,做360企业安全集团董事长和CEO,拿更多股份,以让企业安全业务“跟打了鸡血一样”,快速做到市场份额和收入的第一。

周鸿祎曾做过VC,他觉得“做VC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了”。周鸿祎原来管360所有的部门和中层干部,不断地告诉他们怎么做,还要定期检查,检查不及时,他们碰到问题还要找他。“过去我一周七天,每天10个小时就考虑安全一件事。后来我们犯了一个错误,360虽然比BAT小,但业务复杂度不比人家小。我每天要考虑很多的事情,一个业务一个月可能开一次会,每次2个小时,你觉得我对这个事的理解能深吗,能透彻吗,肯定做不到。做的事多之后,一定会摊薄企业家本身的精力,这是最大的资源分配的问题。”

而业务大量分拆后,周鸿祎基本不管这些业务的CEO做的具体事,只是定期给他们开会,从创业、做事情、做产品的角度给他们提建议。

“作为一艘航母的舰长,你需要考虑得面面俱到;变成舰队之后,每个舰队的舰长,承担自己的必要责任,舰队司令可以花更多的时间考虑整体的策略和大家的互动。”

这跟VC有点像——看准一个团队,投完钱后,由CEO承担最重要的责任,VC定期跟创始人谈谈方向,提提意见。关键的问题是选CEO,一旦这个人选错了,业务完全有可能起不来。

周鸿祎 创始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