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53岁主播的自述:趁没变成一缕青烟,赶紧露露脸
麻策 麻策

一个53岁主播的自述:趁没变成一缕青烟,赶紧露露脸

一个53岁主播的自述:趁没变成一缕青烟,赶紧露露脸

这是份新潮的职业。

手机直播、粉丝互动、金钱回报。

也同样充满挑战。通常,它被认为是属于年轻人的“游戏”,他们在这里“争奇斗艳”,努力博取丰厚的收入、体面的生活。

这些人是这一新潮流下应对自如、游刃有余的核心目标受众人群。

除此之外,被边缘化的中老年人同样也在适应和接受着这样一套全新的生存法则。并为此,克服了比年轻人更多的伦理、误解、尴尬与障碍。

一群“落伍”的人“搭上”了一份新潮的职业。当他们做上主播,尤其是全职主播,究竟是兴趣使然,为了更好地生活?还是受迫于生活,仍未摆脱利益地驱使?

文丨麻策

编辑丨王根旺

“京城爷们儿李”把手机支在厨房的阳台上,对着它念念有词。他前面是水池,旁边是灶台、抽油烟机。“这儿信号强,(直播信号)不容易断。”

他今年53岁。

目前他直播的次数有限。之前,有几次因为网络问题导致直播断断续续,“折腾得够呛”。“网的事儿”他不懂,所以直播时他更多时间是站在厨房里,就为了防止中断。目前他还只是唠唠嗑,没有在内容上做任何设计,但想法已有了不少。

“老黄瓜刷绿漆,咱也装装嫩。”对着手机镜头,老李提到在直播中卖萌的年轻人,咧嘴笑了。

跟老李一样,同为友瓣直播主播的张玲芳非常爱笑,而且笑声爽朗。她直播的主题是养生,每天给中老年朋友分享一些关于健康养生的小常识。以此为乐。

“感谢大家支持玲玲!”

“玲玲在这儿跟大家分享。”

……

艺名玲玲,听似少女。事实上,她已经48岁。

牛东则以分享生活情感类内容见长。其年龄也较前两个人更长——61岁。近期正赶上孩子结婚,她顾不上直播的事,想等忙过这一阵子续上。她将工作状态的“重启时间”定在了孩子完婚后的第二天。

这些人有着某种天然的默契和诸多的共同点。他们的生活大多跟张玲芳对创业家&i黑马所描绘的节奏类似,做饭、吃饭、直播、遛弯。而且,直播,某种程度上,已经上升成了头等大事。

他们中许多人需要每天定量完成4个小时的直播,上午一场,下午一场。甚者,每天要达到8个小时的直播时长,才能从平台方那里要到全职薪水。

因公司保密协议,各采访对象均没有透露具体收入数字。而据创业家&i黑马侧面获悉,中老年主播的收入高低与直播环境(室内、室外)、时长等均有关系。兼职者收入较低,月收入范围在一两千元,而全职者每个月也仅能拿到数千元的收入。而且,打赏目前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与泛娱乐直播平台中,动辄上万,高则百万、千万的年轻主播收入相比,差距明显。

萧弘(化名)是其中一个典型代表。首先她是全职,意味着如所有的上班族每天需要花费8个小时在工作上面一样,她要扎在直播里;其次,她极具表现欲,热爱分享,喜欢直播,算是中老年族群中,对于互动直播拿捏较为自如的一个。

她跟创业家&i黑马分享了她做主播以来,生活、事业与心态的变化和周围人的看法,以及家人对她从事直播工作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既体现了时代的隔阂,又能窥见时代变迁在一代代人身上留下的痕迹。

流年清浅,岁月轮转。他们在奋力争取不被抛弃。

以下为萧弘口述。经创业家&i黑马编辑。

我不想在家里呆着。

之前,我跟一个朋友接触,说拉我去跑保险。我去学习了一个礼拜。但是我爱人死活不同意(我做保险),我也就没做成。

今年8、9月份,我去陶然亭玩。有一个弹吉他的(中老年人),一家直播公司在帮他搞直播。其中有一个小姑娘,这个直播公司的,我就跟她聊。她是新闻系毕业的大学生,我们在这儿跳舞、弹琴,他们就来播。我问她,你们真的了解中老年人想什么吗?必须得有中老年人参与,否则就是表象,涉及不到灵魂里面的东西。

当时天儿还特别热,小姑娘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帮忙。我说刚好在家没事,就去做了主播。现在有很多年轻人的直播平台,像我年龄大了,一打开不是说接受不了,就觉得小孩子家的会说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你就不会再看了。

为什么我很适合去做这个?

平时,我喜欢看新闻报道、各种消息,几乎每天都看社会上的基本面。我从1998年开始做股票,2008年做外汇、黄金,这些决定你必须对基本面有很好的了解,去指导你的操作,这样养成了习惯。

再者,我从年轻就喜欢唱歌,退休以后天天练声。现在我也坚持每天练半小时到两个小时之间。我年轻时候唱流行歌曲,邓丽君、朱明瑛、成方圆、苏小明等等。以前的流行歌曲非常厉害,而且我唱得还挺好(腼腆地笑)。后来改唱了民族。

做直播这事我是有考虑的。比如,我们有一个乐团,平时也出去唱歌,都是义务的。旅途劳顿,再加上差旅自负,其实就是去赢得一个掌声。时间久了,就没劲了。所以,你在不在这个直播平台上,你也是每天在做这个事情,况且它(平台)还给你报酬、薪金,多好。这样的话,你有一个经济回报,也是给自己一个提振。

我们这里有一个人唱京剧。他有工作。真做这个的话,兼职也得一天4个小时,他说我连兼职也做不了,播多少算多少,自己有这方面的爱好,给我钱更好,我更有劲。

现在有很多老年人,子女在外打工,可能老两口也不怎么交流,或者自己一个人,也不愿意去和周围的人打交道。精神上各方面都很空虚。直播给了他一个交流的平台,看电视不能对话,这个还可以对话。你再一看,有人喜欢到你这来,真的好像自己有那么一种被人接受了的感觉。

我有很多唱歌的朋友,我介绍了四五个来做直播。你说我们五六十岁了,含辛茹苦一辈子,到最后再落个这样那样的病,得了抑郁症,非常可怕。像我这样的方式让他们得到满足,也体现一种社会价值。

现在只要我一开机(播),人全进来了,一看就那些人,名字你都记得住,他们喜欢。我的关注度从几十到一百多、二百多,再到四百多,不停涨。

我做的是全职。每天要播8个小时。早上8点带大家看一下新的消息,不上升到新闻高度,我们就是聊天。关心那些和我们相关的,房价啊,谁家的猫丢了、狗丢了,还有一些八卦。

之后休息十分钟,开始财经方面的解读。这东西是“一传十,十传百”,你不能瞎说,不能信口雌黄。你说不到点上他们就觉得你瞎忽悠。而且我基本不推荐股票,由于不知道你的基础知识有多少,尤其老年人,可能不懂什么时候买什么时候卖,我也没那个兼顾能力。讲股票我都是先把利害关系摆明,先把他吓唬住。

这是上午。

下午一点半开始练声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之后陪大家听一下音乐、小品之类的声音类节目。你也不可能一直不停在那说。

01

我1982年上班,在供电局。工作是本专业的东西,得心应手。八几年,供电行业百废待兴,每天就是,哪里有工程就去哪里。工作就是一个应付差事,就像一个机器,你上班,完了拿工资养家糊口。

1998年,我大姐让我们几个姊妹都去炒股,当时我就进去了。当年的行情还可以,进去就开始赚钱,每天都是涨。然后我就开始思考,是不是我投的钱少就让我赚,别人投的钱多就让人赔。我想搞清楚,开始买资料、研究。2005年,我开了一个工厂,做医用纱布。一边上班一边遥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两头疲于应对,也就没有功夫去做股票了。

2008年金融风暴,原材料价格一直涨,次年我就把工厂关了。做工厂的这些年,大量的杂质和棉花纤维对我的呼吸道和肺造成了影响。2011年我退休,得了严重的哮喘,医院连病危通知书都下了,护士3分钟一查房、5分钟一问候,就差没有进重症监护室。

大夫还给了我一个美国进口的盒子,让我难受的时候就吸一下,当时我的精神都垮了,我说我(当时)还不到50岁,就跟七八十的老太太一样,那种窘迫的状态。

后来我就把那个盒子扔了,去我们那儿的健身房,打乒乓球、跳舞。运动让你身体结实了,但是对哮喘没有多少帮助。在一个节目里,我听蒋大为说,歌手你哪都能有病,上呼吸道不能有病,唱歌的人咳嗽了,那他是没好好练功。那我说我也去练声,(可能)能治我这个病。

刚开始练,每天瞎嚎。没事自己戴着耳机,一个人从家走到体育馆再回来,一个小时,边走边唱。有一次散步回来饿了吃街边摊,往那一坐,一个小姑娘,说阿姨你唱歌真好听。我问她你怎么知道,她说我从体育馆一直跟您到这。当时那种爆棚的劲儿,心里特别美。

02

我直播才一个多月,10月4号才开始。

儿子特别支持。他说你就应该去搞这些工作。他放假在家,我每天也是嗷嗷叫。他知道我爱唱歌。

一开始很累,一天8个小时,不知道怎么做,累得笑都笑不出来。工作人员告诉我,要给自己留空余时间。我逐渐掌握了这个方法。等我觉得可以了,跟我儿子一说,他觉得我肯定行。

之前我在一家做外汇的公司工作。从那出来以后,有段时间没事做。我爱人让我去乡下一个地方帮忙。我说去那干嘛,也没什么生活范围。我找了这份工作以后,他其实也不知道我现在具体是干什么,就知道是直播。

他特别保守,思想特别落后。当初我退休后想做保险的时候,他坚决反对,如果他知道我现在做的事情,还会反对的,觉得你直播是卖脸,他会有这种想法。

我有个朋友,现在也在做直播。开始的时候,她就说,朋友、同学会不会嘲笑我们?我说我们都这把年纪了,怕谁嘲笑,再过三十年、五十年,你再想说露露脸,没了,变成一缕青烟了。

中老年人群非常多。儿子现在看到我也老觉得我是落伍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们起码走了几十年的路,我们也年轻过。很多年轻人如果真到老年直播室来,能学到一些人生真谛。

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都很规矩,跟年轻人不一样。我就是按部就班,你来我这儿,可以了解到国内外的一些形势,可以涨一些财经股票方面的知识,可以练声,学一些声乐,身体也可以得到锻炼。或者我们也可以娱乐一下,谈一些非常贴近前沿的节目、话题,根本不会和这个世界脱轨。

直播改变了我的生活,起码嗓音比以前更好了。没有掌握方法的时候,觉得(直播8个小时)不可思议。现在反而成了一种享受,我就一边欣赏一些东西,一边学点知识,同时赚钱。

话说回来,比如说不给我工资的话,我也不做。哪儿不能去显摆你自己啊,你在这里,人家给你一份工资,你把生活结合起来,可以做一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如果不给工资,瞎白活,不神经病吗?

没经济条件的需要有一份收入,有经济条件的,人家有很多活动、娱乐的方式,可以人见到人,可以相互欣赏。

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本文作者i黑马,i黑马原创。如需转载,请后台回复“转载”获取授权格式。未经授权,转载必究。推荐关注i黑马(微信ID:iheima)。

直播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