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2016|贾跃亭董明珠们的这一年……
i黑马 i黑马

转∙折2016|贾跃亭董明珠们的这一年……

从贾跃亭董明珠们到创业新秀,创业家&i黑马在年终将他们都置于舞台中央,看看他们对这一年来,互联网行业的观点和看法。

今天过去,今年也即将过去。

这是充满着不确定性的一年。经历过2015的大起大落和寒冬论的开头,2016年的创投界,从冲动转化为思考。但正如飓风过后,海面下蕴藏的可能是下一波猛烈的波涛;冲浪者们,也仍然在浪顶翻腾。

这里有巨头们的转身。董小姐对造车梦想苦苦追寻;滴滴和Uber合并,却在网约车新政前面临考验;百度竞价排名的规则再次饱受争议,而李彦宏已经把目光投向了人工智能;一直顺风顺水的乐视在年底前遭遇了危机;曹德旺事件引发了业界对国内制造业现状的反思。在波谲云诡的市场下,商界和创投大佬们同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然而,新机遇仍然层出不穷。共享单车火爆,近20家企业,超过20亿的资金高调入场;上千个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头;Papi酱、咪蒙等创造了无数个网红造富神话;知识分享被推上了风口;以及美图上市、微博复兴……移动互联网来到了下半场——烧钱的被迫离场,效率革命和重度垂直重归历史舞台。

从贾跃亭董明珠们到创业新秀,创业家&i黑马在年终将他们都置于舞台中央,看看他们对这一年来,互联网行业的观点和看法。有大咖、有新秀;有高峰、有低谷;有转变,也有挫折。正因为如此,新的一年,才又让我们满怀期待。

直播:狂热之后

过去一年,直播从资本寒冬的大背景下杀将出来,开启了“全民直播”时代。

从《残酷底层物语》到“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泛娱乐直播软件率领着“主播大军”,驱走了寂寞,占领了无数个夜晚、空闲和碎片化时间。在弹幕之后、摄像头之前,他们播才艺,播生活,行走在善恶、名利之间。

相关统计显示,仅在2016上半年,直播行业的融资额度就超过了12亿元。这里既诞生了如快手、映客等明星创业公司,又有各大巨头参与进来。据说,就在人们还在议论“百播大战”的时候,“千播大战”的剧情已提前上演。与此同时,“月收入过千万”的主播传说也在坊间流传。不计其数的年轻人被卷入这项事业,围绕着荷尔蒙和情感、金钱和名利,建立起新的秩序和江湖。

他们这么说

六间房创始人 刘岩:

直播行业是有一个用户量、利润与收入的临界值的,如果达不到这个临界值平台是难以存活的。此前尝试过的小厂商会逐渐发现难以为继,在一定时间它们触不到临界值就会寻求被并购的机会。

网红:起伏人生

2016年已然成为业内公认的“内容创业元年”。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内,从罗振宇的跨年演说《时间的朋友》,到papi酱获得1200万投资,第一次视频贴片广告卖出2200万人民币,再到咪蒙头条软广叫价65万,同道大叔3亿卖身,90后自媒体人李叫兽成百度最年轻副总裁,各路自媒体人搭载内容创业的热潮,在资本的一路加持下,上演了一个又一个爆红神话。

然而,2016年尚未结束时,网红经济就已经遭遇了自己的尴尬。罗辑思维与Papi酱度过了仅几个月的蜜月期后便宣告缘尽。这种快速成名是否真的能成为常态?走红之后,依靠接广告、开微商变现致富,又是否能让他们真正走上巅峰,还是个未知数。

他们这么说

资深自媒体人 魏武挥:

内容创业者尤其是自媒体创业者,必须要警惕在变现过程中会出现的问题。目前内容创业者之所以能够获得可观的广告收入,是因为在移动端还没有一个像PC端的百度那样集中的流量分发节点。但是现在整个微信体系里已经开始出现朋友圈广告、热读文章等形式,微信公众号的价值在降低。

通过电商变现也不是内容创业者所擅长的形式,因为要熟悉供应链、仓储、物流、客服等多个电商经营的环节,这对内容出身的创业者是巨大的挑战。

造车:大佬的执念

2016年造车界动静颇大,董明珠联合万达、中集等增资30亿入股珠海银隆,执念造车;乐视汽车工厂破土,首期投资110亿;中兴通讯成功收购珠海广通客车,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蔚来汽车、车和家等新兴公司入局……很多互联网企业和科技公司都开始投入研发汽车,同时关注无人驾驶领域。

然而,在“造车”上不惜下注的乐视,却在今年遭遇了一次危机。从传出供应链欠款的消息,到贾跃亭发出公开信承认资金紧张,乐视的新危机靴子落地。而造车,却可能是导致它的最后一根稻草。

董明珠的造车梦可谓一波三折。格力收购珠海银隆的计划4月宣布后,经历了证券交易所质疑、股东否定、董明珠职位调整,最终还是在中小股东的反对下终结。但“董小姐”并不放弃,在今年12月,董明珠、万达等5家单位、个人共增资30亿入股珠海银隆。

跨界造车,是贾跃亭和董明珠的视为企业未来转型发展的关键点。而他们的汽车梦,仍然有待时间的证明。

他们这么说

格力电器董事长 董明珠:

虽然格力收购珠海银隆没有成功,但一定要造车!希望大家坐着格力造的车,打着格力的手机,控制家里的空调温度,享受格力给你们带来的美味佳肴,这就是我的梦想。

乐视CEO 贾跃亭:

资金和资源其实非常有限。一方面乐视汽车前期投入巨大,陆续花掉100多亿的自有资金,直接导致我个人对LeEco的资金支持不足;另一方面我们的融资能力不强,方式单一、资本结构不合理,外部融资规模难以满足快速放大的资金需求。

出行:新政之考验

这一年的出行市场,并不太平。当Uber在全球扩张,打造无人驾驶车队时,Uber中国的业务,最终以与滴滴合并而收场。而收购Uber中国后的滴滴,登上国内互联网出行行业首座,却在各地网约车新政面前遭遇了一击。投身乐视的易到也在今年蜕变,周航转身离去,而如今的易到,也难免被乐视的危机所影响。而与此同时,在出行大战即将落幕的背后,一线厮杀的司机们将何去何从同样引人关注。

他们这么说

前Uber中国高级副总裁 柳甄:

一同经历过的人,不一定非变成朋友,但确实是最感同身受的战友,合并前后,我看到的,是一群学习和适应能力极强的年轻人。现在,他们中有的人带领优步这个品牌在变化中坚守,有的人继续在互联网行业延续他们的梦想,命运把五湖四海不同背景的人编织在一起。

共享单车:新秀的烦恼

共享单车的火爆有些出人意料。这个赛道几乎在一夜之间挤入了十几位种子选手,超过20亿的资本涌入。以摩拜单车和OFO为首的第一阵营已经获得了先发优势。

资本要抢占短途出行的入口,政府希望推广绿色出行的方式,用户则期待随时随地的代步工具。这个故事听起来令人兴奋,在资本寒冬余威尚存的当下,获得资本青睐也并不令人感到奇怪。

只是除了资本,更加令人关注的还有对手间的摩擦和用户的恶意破坏,包括不尊重规则,破坏车辆,甚至把车辆当废品变卖,放到二手网站出售等等,用户或者对手的不文明,无意中造成了不必要的浪费,抬升了企业运营成本。

他们这么说

ofo投资人、真格基金副总裁 张子陶:

(单车大战)在前期根本不是一个损耗的游戏。你想这个事情一定是用起来以后,整个过程才有意义,即使是损耗,我也希望是你骑坏的,而不是被放在那边风吹雨淋弄坏的。

文娱:踌躇满志和失意憋屈

对于2016年的电影市场来说,年初660亿的目标到了最后,骤然变成超过去年就好。各大电影公司以纷繁绚丽的IP为开局,企图吞下一个盆满钵满的电影市场,但下半年的遇冷让一切泡汤,观众不再为豪华的IP买单。明年中国电影市场如何,“国产片谨慎观看”,论调几近陷于悲观。已经攒好了IP局的大公司们,你们还好吗?

今年几部剧集旋风事件来自网络剧,《余罪》、《太子妃》、《老九门》。不论是点击,还是话题互动程度,都足以振奋从业者的神经。但这些挑起观众兴趣的剧集多发生在上半年,下半年则寥寥。IP多,好内容少。

综艺方面,网综出现可喜成绩。据豆瓣的报告,《火星情报局》、《明星大侦探》、《奇葩说》等多个网综称成热门。但热闹扎堆的背后也存在问题:题材雷同,过度消费明星私生活。

新的动画、漫画公司开始崛起,这些公司多处在早期融资阶段,内容养成阶段,距投放市场及获得回报还有距离。

他们这么说

光线传媒创始人 王长田:

总体来讲,市场进入了内容为王的时代,在整个文化娱乐大部分细分的领域都呈现了这种特征。在中国,IP电影还在发展初期,一些制作不成功的IP电影影响了观众对于IP电影的看法。问题不是出在IP上,是出在影片制作上,浮躁、品质不高等等。接下来要重视的,是在IP转化过程中,怎么能够提高品质。

博纳影业总裁 于冬:

2016年对于中国电影产业来讲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一年,电影票房增速放缓,令整个电影圈很焦虑,但危机也给投资家、玩票者提了醒:拍电影需要有匠心,对观众也要充满敬畏。这是实业家的机会,不是玩家的机会。

知识分享:王思聪加入有用吗?

2016年商业公司开始对知识变现的探索,在行&分答获得2500万美元A轮融资,估值超1亿美元,成为值乎之后的又一付费产品。就连“国民老公”王思聪都在上面赚了20多万。然而在经历上半年的火热之后,下半年的知识付费网站渐渐地沉静下来。移动互联网时代,产品快速的迭代,很多产品迅速火爆后趋冷。未来,属于知识付费网站和内容创业者的春天还有多远?

他们这么说

果壳网CEO、在行&分答创始人 姬十三:

我觉得分答做的既是知识经济,也是粉丝经济。比如,我们都是知识分子,当粉丝的时候可以变现,可以把我声音放大,所以每个知识人都会梦想我应该有更多的粉丝。

我记得菲菲说过一句话,一千个粉丝的理论。如果你有一千个铁杆粉丝,给你付一百块钱的费用,你出什么他都买,你一年赚十万块钱,收入还可以。即便你没有一个大传播量的用户,只要一千个铁杆粉丝,一个人就可以活好几个年,一个人凭自己头脑中的智慧跟智力变现。这是每个知识人都向往的生活状态。

人工智能:机器战胜人类?

在这个人工智能的60周年,AI的第三次浪潮,铺天盖地而来。AlphaGo战胜李世乭震惊了世界之后,在百度2016世界大会上,李彦宏首次解密了百度大脑,将其作为百度“核心中的核心”。问世一周年的度秘,今年已经在直播网站上,为里约奥运会的比赛做人机同台解说了。科大讯飞借助锤子和老罗火了一把,在阿里的云栖大会上,阿里智能小AI为直播实现了实时字幕效果。人工智能俨然成为了互联网公司们战胜未来的秘宝,几乎所有巨头都卷入其中。

特斯拉的自动驾驶车辆接连出现事故引发了人们对智能驾驶安全的思考,但无人驾驶仍然以不可遏止的势头发展。今年8月,Uber 无人驾驶车队亮相匹兹堡,并与沃尔沃达成合作共同研发自动驾驶汽车。而技术积累最为深厚的谷歌,在不久前分拆无人车业务,成立了新公司 Waymo。而与之相同步的,是政策的宽容。在美国,目前已有 20 家公司拿到了无人驾驶上路牌照。今年 9 月,百度无人车获得第 15 张牌照。

而当电脑越来越“聪明”,机器又将在何等程度上取代人力劳动?今年5月,在昆山,富士康开发机器人生产线,已经取代了大约 6万名员工。尽管人工智能创业公司还方兴未艾,行业新的焦虑和疑问已经产生。

他们这么说

百度CEO 李彦宏:

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我说这个话不是说以后大家不会用手机来上网了,而是说如果今天一个公司还没有成立、或者说没有做大的话,靠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已经没有可能再出现独角兽了。……那么未来的机会在哪里呢?我认为是在人工智能。它会给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行业、每一个国家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其实我觉得很多人还没有完全想清楚,但是每每当我想到这些可能性的时候,我都觉得非常兴奋。

创新工场董事长、CEO 李开复:

我们认为在未来10年,大部分人类需要思考5秒钟以下的工作都会被取代。……《纽约时报》的文章这些不会被简单替代,但是简单的、交易型的,所有中介的公司,所有助理的公司、职位都会消失。人工智能没有我们脑子那么奥妙的结构,但是当它掌握了比人这一辈子能看到数据还多的数据量的时候,辅以特殊的学习方式,它就可以超越人了。

直播 网红 共享单车 知识分享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