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上市了,同样是超级相机的美图会更好么?
阑夕 阑夕

Snap上市了,同样是超级相机的美图会更好么?

即使你什么错都没有,就错在太老了,一定要换。

本文由阑夕(微信ID:techread)授权i黑马发布。

没有人保证一个东西是永久不变的,因为人性就是要更新。」马化腾曾在2014年接受采访时这样曾感慨越来越看不懂,比如他错过了Snap早期的投资机会。

尽管当时已经获得光速创投、Benchmark等美国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连Facebook也愿意出价30亿美元收购,但人们显然对Snapchat能否颠覆Facebook抱有疑问的。

因为也正是在这一年,Facebook的市值突破2000亿美元大关,成为全球第22大的公司,并占据了当年社交网络总广告支出市场份额的75%,高达114亿美元。而同年Snapchat的收入只有300万美元,却足足烧掉1.28亿美元。

如今Snapchat的公司名改为Snap,Snap完成了创始人斯皮格尔当初拒绝Facebook收购要约时的豪言,即将以近240亿美元的估值在本月完成IPO,并被越来越多的人看作是Facebook未来的颠覆者,甚至就连Facebook都不惜一再推出或计划推出阅后即焚、拍照眼镜等产品,以试图狙击这家新晋社交巨头。

同样是少年天才,同样是起源于校园,甚至都因创意来源问题对簿公堂。早在2013年自称为Snap早期合伙人的布朗就曾将Snap告上法庭,声称Snapchat的创意来自于他2011年7月发布的Picaboo产品,自己也曾作为团队成员涉及了Snapchat的Logo。这样的故事和当初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与文克莱沃斯兄弟的扯皮官司简直如出一辙。

但Snap却和Facebook有着一个本质上的区别,Facebook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将自己定义为社交网络,而Snap时至今日的产品核心依然是超级相机Snapchat。

用手机拍照并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早在2000年11月,夏普就曾在日本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款拍照手机——夏普J-SH04,它搭载了一颗像素仅为11万的后置摄像头,但售价却高达500美元,考虑到汇率和通胀的变化,这款手机放在今天的售价大概相当于一台128G iPhone 7 Plus。

ec96cf973b11ee8dd6ce8ce5a7cc3fe9

但在17年前,夏普并没有让手机拍照这件事情变得流行,正如上世纪80年代发明自拍杆的日本人上田宏一样,这位摄影发烧友为了解决自拍问题,为自己的数码相机设计了一根带有三脚架螺丝的可扩展杆,并在相机前面加装了一面镜子,以便使用者可以看清自己的操作状况,只可惜知道2003年自拍杆的专利到期,上田宏也没有等来自拍杆的流行。

一切伟大的发明创造之前总会有着漫长的酝酿期,直到所有条件都具备后,剧烈的变化才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迸发。直到智能手机时代的到来,以及3G/4G网络和Wifi解决了人们传输图片的问题,手机拍照才真正变得流行,而Snapchat凭借优秀的滤镜效果和新奇特的AR贴纸抓住了18-24岁年轻用户的心,从而踩到这个风口。

「有了凯撒,就有他的布鲁特斯。」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中这样记述道。当Facebook大到已经要垄断社交网络时,自然会有人选择挑战,并获得相应的支持者,Snapchat便是之一。

基于超级相机基础上增加的阅后即焚功能,Snapchat让年轻用户不再担心父母看到年轻人之间聊天记录,也不需要害怕「艳照门」的重演。表情、照片和短视频正逐渐成为年轻人们新的社交语言。

除了社交之外,随着AI风口越来越热,占据了年轻人手机摄像头的Snap有了更多的故事可讲。因为随着手机成为人很难分割的一部分延伸,摄像头便是这一延伸的眼睛,所以Snap也在不遗余力地抢占,所有和用图像去记录世界相关的入口,比如说智能拍照眼镜。

某种意义上,手机摄像头正在替代我们的眼睛,这一点并非危言耸听。下面这两张照片拍摄于梵蒂冈的圣伯多禄广场,分别是2005年教皇Benedict十六世当选和2013年教皇方济各当选时的画面。

cd86152999f33a32df3bab781f251def

人们已经越来越不能满足文字作为单一的信息传递载体,在基础设施完善之后,人们对富媒体内容的需求变得更加强烈,希望得到更多是人性永远不变的特点,但也正是因为这种不满足推动着科技与社会的进步。

于是我们看到关于摄像头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但用户显然并不需要那么多不同的摄像产品,因此寡头化成为了最终的趋势。

与Snap一样,在国内占据人们手机摄像头的美图也在去年赴港上市,这家起步于PC时代在线修图工具的公司,几乎所有的移动端产品都是围绕着手机摄像头展开的。根据美图的公告,截至2016年10月,美图旗下产品总计拥有4.56亿月活跃用户,远高于Snap的3亿月活。

不过相比Snap的快速成功,蔡文胜和吴欣鸿的美图虽然在市值上与Snap有着不小的差距,但基础也似乎稳固。「我比较敢拼敢赌,经常在背水一战的情况下去赌一个事情。」蔡文胜曾这样评价自己的性格,因此当2011年移动互联网浪潮开始的时候,在PC端修图美颜领域奋斗多年的蔡文胜选择豪赌「基于移动摄像头,让图像的更美」这个需求点,和吴欣鸿一起推出了移动版美图秀秀、美颜相机、美拍、潮自拍等一系列产品,将用户所有关于自拍、变美的需求全部覆盖。

正如Snap抓住了Facebook移动端起步较慢的失误一样,美图也成功借助了2011年起的移动浪潮,依靠移动端流量红利迅速形成产品矩阵。这样的产品矩阵虽然不如Snap凭借Snapchat单点突破那样锋利,但却可以让美图在成功占领中国大多数女性用户的手机摄像头之后,也成为BAT之外中国第四大的移动端流量入口公司。

但港股资本市场对美图的认可没有Snap一样高,Snap的IPO市值预计在195-240亿美元之间,而美图的市值近期始终稳定在54亿美元左右,市值只有Snap的1/4。

004f6c52ed9b4d7588c5e3324481ce69

这背后的原因是复杂的,相较于更宽容、更愿意相信未来成长的美股市场而言,港股市场显然更看重公司当下的财务数据,并不习惯于亏损的公司享有高估值。

另一方面,港股市场以传统行业为主,业绩平均增长速度只有10%,而美图2016年12月的收入则比2016年上半年月平均值增长了近5倍,对像美图这种数亿用户量级的互联网公司,港股投资者对半年相差5倍这样的收入爆发式增长缺乏经验。

当然,美图也正在努力改变着港股投资者的看法,根据目前披露的信息,美图预计其互联网业务及其他分部将于2017年12月之内达到当月营收平衡。而随着美图进入恒生大中型指数,3月6日内地投资者就可以通过沪港通和深港通投资美图股票,这对于坐拥4.56亿月活跃用户的美图而言,意味着它的用户,甚至是粉丝有机会成为美图的股东,这对公司估值体系的改变将会是巨大的。

在估值上,美图距离着Snap依然还有一段距离,尽管在用户量上,植根中国市场,并快速在海外复制的美图似乎更占优势。根据Snap提供的上市材料,2016年第四季度,Snapchat在欧美以外的市场用户环比停止增长,而受限于政策因素的Snapchat短期内显然也无法涉足中国市场。反倒是在同期,美图海外用户数由2016年6月底的3.7亿增长到10月底的4.3亿,美图正站在中国互联网出口全球的风口上。

而美图和Snap的距离并非用户量所能抹平的,并不仅仅是因为Snap的社交故事更性感,还因为中美文化的巨大差异。相较于更热衷于向外拍的欧美用户,中国用户似乎更热衷于自拍,甚至整个东亚地区的摄影产品榜单前列也都是被各大自拍App占据。

向内拍和向外拍代表着一种文化,这似乎也解释了中国为什么没有诞生Instagram这样的产品,因为自拍很难延伸到社交或社区。如何在未来借助AI和AR,为用户创造更出色的工具,以帮助他们更好地记录外在世界。

「这个世界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100多年前雕塑家罗丹曾这样说过,但他或许从未想象过,摄像头正在代替我们发现这个世界的美好,甚至通过增强现实的效果来为这个世界叠加一层虚拟的美。

即使你什么错都没有,就错在太老了,一定要换」,现在想来,马化腾当初的这句话似乎不仅仅适用于Snap。

美图秀秀 Snap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