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扫帚”第一位领奖人自述:电影行业现在骗子太多
海苔娱乐 海苔娱乐

“金扫帚”第一位领奖人自述:电影行业现在骗子太多

一个投资1000万的商业片,制片人想拿200万,太简单了。

编剧宋方金揭露影视行业乱象的文章余波未散。这也让我们想起海苔娱乐二月份和制片人李明阳的一次聊天。他也是第一位现身领取青年电影手册“金扫帚奖”的获奖者。目前,已从商业片转做艺术片的他,深感行业乱象太多,泡沫未散,发出很多感慨。以下便是这次谈话的部分摘录。经得他同意,发布如下。 

口述/李明阳《疯狂的蠢贼》、《照见》、《在码头》等片制片人

整理/海苔娱乐(ID:haitaiyule)    

中国现在为什么没有好电影?我个人认为,大家没有在拍电影。大家在干嘛呢?拿它赚钱、洗钱、黑钱,满足自己的各种欲望。

2013年,我做制片人的《疯狂的蠢贼》获得了金扫帚奖。我去现场领奖,当时颁奖人是乔任梁。这次“领奖”也改变了我做电影的一些态度。

有人问我,去年市场那么差,钱是不是没有那么好骗了?其实不然,上面差是不会影响到底下人的,投资方赔了,底下人还是赚到投资方的钱。也有一些投资方懂电影,但他一年投的项目太多,不可能每个都去看,只要1000万把这个事搞定,他能卖到3000万,就没关系。底下的人也不会在乎票房,拍完走人,下部戏合不合作也无所谓,包括演员,片酬也拿到了。只有导演会注重片子的口碑。做商业片就无所谓了,都推卸责任嘛,没有卖好,就说发行不行,宣传不行。宣传就会说,这拍的什么玩意儿。各执一词。

很多时候我想跟业内人讨论目前的电影环境,但讨论不起来。大家不是这个状态。混到今天,我们个人所谓的层次,可能比入行时高很多了,但我们还真心爱电影吗?没有了。你也把它做成了一个赚钱糊口的工具。这个本质不同之后,行为就不同了。

不做商业片的原因之一也是“黑钱”太厉害。一个投资1000万的商业片,制片人想拿200万,太简单了。我某个制片人朋友,做了两个网大,一个小电影,都在北京买了一套房。他们谈大演员,片酬可能是1000万,说我帮你谈到1500万,你给我200万,可不可以?然后去后期公司吃回扣,租设备的也吃回扣,干什么事都可以吃回扣。拍摄的过程中,也可以说是有各种突发。比如导演突然说我要加些特效,投资人陷在泥潭里没法退出。你退出,我就找别人接盘。所以可能再花100万,这个事就过去了。拍戏如果抓“反腐”,抓10个人9.9个人不会被冤枉。有一部我做制片人的电影,制片主任也骗我,但我还得配合他,为什么?他会想办法让你的戏黄掉,让你一无所有。你让他骗一点,还有戏。

制片人骗子也很多。我有很多做制片人的朋友,做5、6年了一部戏也没有,但天天顶着制片人的名头出去骗,去广电拿到批文就开始四处找钱。还有朋友在做制片统筹,大家就很赤裸裸地在谈,我给你做个后期统筹,片酬是80万。我感觉他这个事就值10万块吧,工作量也没有这么大,但他就要80万,你说这是不是骗呢?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价格和价值不对等,就是一种泡沫。

我跟一位摄影师一起喝茶聊天,他也很痛苦,当年我那么爱电影,去法国留学,回来之后不是在拍电影,而是在帮别人黑钱。去别的戏,片酬本来是30万,跟制片人签合同要签50万,甚至80万,那我签还是不签?签了,中间的钱就是他的了,不签,连工作都没有。几乎每个组的情况都差不多,不能说100%,可能95%都是这样的。所以有时候我跟我爱人开玩笑,自己混得最惨,做这么多年电影了,居然都没房没车。

大家都是把赚钱这个事放在第一位,第二位可能是宣传,怎么炒作,怎么卖钱。第三才可能考虑观众喜不喜欢这个电影。

大家都在骗,谁来买这个单呢?可能是我们自己。观众买了票但看完之后觉得被骗了,骂骂就算了。又会有新片子出来,再接着骂。现在的票房占比,都是二三线,甚至四五线观众居多,一线观众已经很乏味了。我个人认为可能还需要有个3、5年,大家会逐渐往内容方向走。人肯定有美好追求的,不可能永远那么傻。

拍完《疯狂的蠢贼》后我就去做艺术片了。艺术片黑钱的情况少点。拍艺术片的都是穷人,见过的钱少,黑钱的心小。包括我跟《路边野餐》他们聊,最惨的时候就剩下毕赣、陈骥和杨潇,两个副导演,再加上录音师。但大家在那个时候,还只想着拍电影。最近跟贾樟柯导演接触比较多,我觉得贾导非常有智慧,电影对他既是艺术,又是谋生的手段,平衡得非常好。很多做文艺片的人老哭穷,不赚钱,其实也不是。文艺片在海外还是有比较成熟的商业路径,国外对版权很尊重的。

另外,对于IP热这件事,我个人觉得挺扯的。我一个朋友的公司花了不少钱,买了十几个科幻小说的IP,可有什么意义呢。放在那儿,几年不拍,版权又回去了。如果是一个真心想做电影的公司,怎么会无缘无故一次买十几个科幻小说的IP?

我的一位法国朋友,也是国际很著名的发行人,在中国做电影小20年了,她说中国的雾霾没有让我想离开,还想在这儿做电影,但看完《恶棍天使》后,我对中国失去了信心。她说这样的电影能卖7个亿,我无比之痛心。一个法国人,为中国的电影而焦虑,我都感觉好丢脸。

老说内容为王,大数据、IP,这些其实都没用。你聊多少东西,都只是起到一个辅助作用,不是决定性作用。底下的人不好好做电影,上流社会的人再聊电影市场,都没有用。如果大家把黑钱的小心思用在拍电影上,那绝对会拍出很棒的电影。

258670538727425599 

电影产业 制片人 电影投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