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不成就当做公益了?
中国企业家杂志 中国企业家杂志

创业不成就当做公益了?

朱啸虎认为,创业不成就当做公益,不仅是对风险投资的不尊重,更是对企业家精神的亵渎。

来源 | 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

文丨张弘一

8月13日,据微博“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儿”爆料,在北京东三环长虹桥北公交站,惊现十多个摆放整齐的小马扎,并且马扎平面上还印有二维码,边缘位置还写着“共享马扎”的字样。

有记者调查,只要扫描马扎上的二维码,就会进入一家公司的微信公众号,除了“共享马扎”外,还有几个其他项目的介绍和推广。由于马扎只需扫码便可使用,并不需要注册和押金。有些网友调侃道:不扫码的话,坐下去会怎样?

扫码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家公司在北京范围内投放了上千个共享马扎,但一大半都已丢失。该公司表示已料到这种情况,还称算是公司项目的前期推广,还有一半目的是为了做公益。

项目做不成,就当做公益

最先表达过“项目做不成,就当做公益”的是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而这句话在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身上一语成谶。

6月13日,雷厚义在微博上发出公告,宣布自6月起停止服务,退出共享单车市场。

悟空单车倒下一个星期后,6月21日,3Vbike在微信公众号上宣布停止运营时,他们的单车已经基本上被偷光了。不到四个月运营时间,让3Vbike成了最短命的共享单车企业。

进入8月,又开始传出町町单车和用户玩猫鼠游戏、创始人丁伟“跑路”的消息。

不到两个月,已有三家公司在共享单车赛道上折戟。有人如是说,共享单车阵亡潮已至。梦碎的声音不断敲击着后来者的神经,而这个领域依旧吸引着资本的不断进入,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7年4月,共享单车先后经历的40起融资,总金额已达192亿元。

1.1

看看上面这张图,赤橙黄绿青蓝紫各色单车杀入市场后,引发后入者担心的竟是颜色不够用了。中企哥想对后来进入单车创业领域的创业者说一句:时间不多了,留给你们的颜色越来越少了。

同样持“项目做不成,就当做公益”初衷的还有陈欧,今年5月5日,经历较大的业绩下滑的聚美优品宣布以3亿元人民币收购共享充电宝街电的股权,却遭到“娱乐圈纪检委”王思聪怒怼,放言“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

随后,聚美优品CEO陈欧在微博回应:“谢谢思聪监督,不是每个项目都能做成,本来创业成功就是一件小概率事件。”同时,陈欧还表示,“街电做不成可以做公益,但希望不要因为你的情绪不让这个项目入驻万达。”

现在,共享充电宝出现在商场、高铁、火车站、机场、景点、医院等人流量大的地方,各个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在使用方式上也不尽相同,有从A地借充电宝到B地还的“来电科技”,有直接扫码付费使用的“小电”,还有支付押金、费用从押金中扣除的“街电”。

此前有一份数据调查称,90%的用户会有“手机电量焦虑症”。有人开始质疑,购买并随身携带一个移动充电宝不是更方便吗?

随着共享充电宝行业的专利大战开打,陈欧投资的“街电”开始成为被围剿的对象之一。就在上个月,因涉嫌专利侵权,来电起诉街电侵权索赔6600万元的消息引发关注。

目前,以街电、来电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充电宝租赁”应用场景认知度高且盈利模式比较明显,因此,在该领域竞争显得尤为激烈。一时间,共享充电宝行业“10天时间、5笔融资、超20家机构入局,融资金额逼近3亿元”融资速度,和“两个月、15起案件、累计纠纷额6600万元”的专利纠纷大战形成鲜明对比。

陷入被怼被查封的尴尬

新的共享经济形态一出,往往不为外界所看好。除了被“国民老公”王思聪怼的共享充电宝,还有上个月刷爆朋友圈的共享睡眠仓。这款和日本胶囊旅馆很类似的项目出来没几天,就传出“共享睡眠舱被查封”的消息。

据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部门调查发现,该项目存在治安和消防等方面的安全隐患,以及存在逃避监管的问题。而享睡空间CEO代建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谈到,眼下让他更焦心的也是监管问题。

2

据媒体报道,这款睡眠仓只是加入了移动支付和分段收费的新元素,就融入了共享经济的大潮。该项目一出,外界一度质疑这种简单的入住模式是否属于共享经济。

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科技创业中心主任郑刚认为,“严格说,(共享睡眠仓)不是共享经济,是分时租赁,披上共享经济外衣更时髦点。共享经济的核心应当在于激活闲置资源的价值,不然,只会造成更多的资源浪费。”

和共享睡眠仓一样,刚出来不久就陷入尴尬局面的还有共享雨伞。

最近,全国普遍进入雨季,共享雨伞正成为一种刚需。但是,据媒体报道,深圳共享雨伞公司“共享e伞”自今年4月以来在国内11座城市共计投放30万把雨伞,其中多数已难觅踪影。据该公司创始人赵书平称,每丢失一把伞公司的损失在60元左右。

赵书平也是从共享单车模式的成功中受到启发,认为“满大街的东西都可以共享”,于是今年4月他创办了共享雨伞公司“共享e伞”。截至6月底,他投放的共享雨伞已经遍及中国11个主要城市,其中包括上海、南京和广州。由于公交站和地铁站都提供共享雨伞,所以取伞相对容易,但是退伞却完全不同了。

3

虽然“共享e伞”公司现在处于亏损状态,但赵书平还没打算放弃。赵书平称,尽管共享雨伞遇到了意外打击,但“共享e伞”公司仍计划在今年年底前投放3000万把雨伞。

据相关数据统计,目前市面上已经出现了十多家共享雨伞企业,其中有五家已完成天使轮融资,并且共享雨伞还在持续吸引资本的进入。就在8月12日,继2017年5月获500万元天使轮融资后,共享雨伞品牌“春笋”再获1200万元融资,由著名天使薛蛮子和某雨伞上市公司老总个人出资。

虽然资本不断涌入,但是媒体普遍唱衰,而“春笋”创始人李永秋却坚定地认为,相较于单车和充电宝,共享雨伞低成本而不低频,可通过雨伞租赁广告收入、雨伞定制、数据增值等方式获得盈利。

曾投资红岭创投、假装情侣、吃个汤、叮咚校园的以正资本创投合伙人王正然也看好共享雨伞模式,他认为,从早期投资角度来看,共享雨伞是有价值的。他也表示自己正在考察多家共享雨伞项目,据说有计划投资这条赛道上的项目。

业内人士表示,不同于其他的共享产物,共享雨伞更容易被私人“侵占”。押金是制约用户令其还伞的方式之一,但更重要的还是整个社会对共享概念的理解和认可,未来共享雨伞市场能够长久发展还尚未可知。

各种奇葩共享经济项目来了

自从以滴滴打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爆发后,一些共享或者打着共享旗号的新消费形态不断涌现,正构建着我们新的生活方式和消费习惯:上下班出行有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甚至共享奥迪、宝马也来了,解决了我们最后N公里的出行问题;下班放松下,想运动打一场篮球,就点击一下“共享篮球”;想唱歌,可以搜一下共享自助KTV;租房太贵?可以共享床位……

共享单车引爆后,很多共享汽车的品牌也随之而来。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大中城市街头,共享汽车的身影随处可见。

5

现在共享宝马、奥迪也来了。就在上周,沈阳街头出现了1500辆共享宝马。据报道,这些共享汽车全部是崭新的BMW 1系轿车,车内还配备了诸如车载WiFi、人脸识别、智能语音等科技,车辆使用资费仅每公里1.5元。一时间,“共享宝马”话题引发网友热议,网友直呼“我那两辆车(摩拜、Ofo)该换了。”

近日,北京CBD附近也出现了大批共享豪车“小红帽”奥迪A3。

据电商会议报道称,这是某共享汽车公司新推出的车型,该公司负责人说:“今年会有2000-3000辆奥迪A3投入市场使用”。那么,到时候,你还会买车吗?

今年8月8日,交通运输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发布《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鼓励发展汽车共享。最近一段时间,很多共享汽车平台也开始引入奔驰、奥迪、宝马等豪车作为共享汽车。

对于用户而言,在必要时开一辆共享豪车既方便,又可以满足一下自己的小心愿,何乐不为呢?也有网友反映,如何停车仍旧是一大问题,虽然有的品牌设置了专用停车点,但是分布并不密集,有时候光是停车位都要找很久,这也使共享汽车比贡献单车面临更多的乱停乱放问题。

业内人士指出,相比共享单车而言,共享豪车目前则更是小众消费的选择,面临着车辆少、分布相对集中的现实。而共享汽车的规模一旦突然增加,也许会对公共停车位,公共交通造成压力,以及各种“奇葩”的人为破坏等被动损耗问题,共享豪车可能同样需要面对。

如果说共享单车是“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那么,共享篮球就是在解决“打球时谁都懒得带球的问题”。

6

最近,这个很火的共享篮球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名字,叫做“猪了个球”,据说,他们的目标是“为全国5000万篮球好爱者提供便捷轻松高性价比的篮球自动租赁服务”。这些篮球被放在电子储球柜中,用户可以通过微信扫码使用,每小时费用为2元,押金29元。

3月20日项目启动至今,“猪了个球”创始人徐敏已经在全国二十几个城市中布下了数千台共享篮球机柜,并且前不久刚敲定了千万级别融资。据网易聚焦了解,至少有两位共享篮球玩家已经敲定了最新的一轮融资,金额在数千万级别,其中不乏主流投资机构的身影。

共享单车ofo、共享充电宝“小电”的重要投资人,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曾公开表示不看好共享篮球,主要在于这项服务被限制在特定场景,比如共享篮球就必须在球场附近才有机会,才有生意,公司很难实现扩张,因此争夺体育场馆资源,成为这些玩家抢占市场至关重要的一环。一位摩拜的投资人则评价共享篮球“可能是一个公益项目,而不是值得投资的企业”。

无疑,对于篮球爱好者们来说这应该是件好事儿,既能随时取用又容易存放,比自己带球会方便多了。

但是,也有网友认为,这个共享篮球的价格稍贵,还不如自己买一个划算。也有网友动了歪脑筋,在网上调侃说,“我用一个坏球换一个好球,有可操作性吗?”

迷你KTV也趁热搭上了共享经济这趟列车。共享KTV是一间间独立的私人练歌房,主要分布在商场、电影院、电玩城等附近,一般为了能抢到房,还需要预约。

这些长得有点像电话亭的共享KTV,内部配备有点唱板、屏幕、耳机、话筒以及隔音设备,通过官方微信号可以实现共享KTV的预约与支付,用户在唱歌时能同时录制自己的歌曲,与其他玩家的得分进行比较。

虽然共享KTV采用了玻璃材质,但是隔音效果却相当好,关起门来外面根本听不到,即便唱得不好,你也不用觉得害羞了。把自己关在里面,你就可以继续你的骄傲放纵了。

对于漂泊在大城市的年轻人来说,房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尤其是在北京上海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更是如此。为了减少房租压力,最近,有一位90后女生想要找一名女室友一起分摊房费,于是她就发出了这样一则租房启示——“出租半张床,我是认真的!”

这种共享“床位”更像是在寻找一个室友,两人共同生活、房租对半支付,刚毕业的大学生还是不排斥这样与宿舍类似的群体生活的。

共享经济惹争议

如今,“共享经济”成了当下创业的热门话题,“共享”这个词儿可是创投圈里的香饽饽,有媒体统计,仅在出行领域的部分投资如下:

此前的滴滴,最新融资达到55亿美元;

共享单车摩拜进入E轮融资,总额3.55亿;

ofoD轮融资,融到5.8亿;

“共享充电宝”小电科技、街电科技、Hi电科技,总计获得融资7.5亿元人民币;

国家多次为“共享经济”点赞,甚至还把它列入了“十三五”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市面上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共享系”的创业项目,有观点认为,其中绝大部分都与共享经济毫不沾边。从本质上说,此类项目不过是对特定传统业态的一种概念再包装,而少有原创性商业内容。

据MBA智库,共享经济的定义是,拥有闲置资源的机构或个人有偿让渡资源使用权给他人,让渡者获取回报,分享者利用分享自己的闲置资源创造价值。

朱啸虎曾表示,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商业模式到底应该叫什么,到底是叫共享经济还是租赁生意,这根本不是问题的核心。但他谈到了关键的三点:第一,这是不是普通用户的高频刚需痛点。比如共享单车才两年时间,发展到现在,市场前两名基本上每天都在2千万单以上。淘宝花了十年时间,现在每天也就三四千万单,ofo加摩拜的体量和淘宝是一样的。这说明只有面向普通大众消费者的刚需点,才能这么快地做到这个体量。

第二,商业模式到底成不成立,是不是能够赚钱。不管是租赁生意还是共享经济,关键是要能赚钱。创业不成就当做公益,不仅是对风险投资的不尊重,更是对企业家精神的亵渎。创业初期就要把帐算明白,到底能不能赚钱。

第三,很重要的是能否快速,大规模地占领市场。互联网唯快不破,需要能大规模迅速地占领市场,才能建立起足够的护城河。能否尽快做到1000万日活是很多中国消费互联网公司的生死线。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则表达了他对共享经济的担忧,分享经济发展越快,瓶颈就会越早显露出来,到了临界点,原来不排他的资源(共享资源,如道路)也变得排他了。“并不需要规范在什么地方停车,那确实很方便,而且也很便宜。但是当它的投放量多到一定数量时,道路拥堵程度就会降低城市生活的品质。从整个城市来说,是不是应该对共享单车有个限制,比如低于多长的距离就不能使用。因为道路是有限的,过多的车辆必定造成路面的拥堵。”

在马化腾的《分享经济-供给侧改革的新经济方案》一书中,他认为目前的共享经济以个人闲置资源共享为主,共享行为发生在个人与个人之间。接下去3-5年会发展到企业闲置资源共享阶段,以企业为基本单位整合企业之间的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比如共享办公空间等。

再往后看,未来5~10年,会进入公共闲置资源分享阶段,目前已在局部萌芽。是由政府牵头,主导公共服务资源开放共享。例如政府采购分享型服务,政府闲置资源分享分享型公共交通等。

马化腾认为,未来10~20年,会进入整个城市的闲置资源分享阶段,目前海外已经有试点出现。以城市为单位,由政府统筹整合整个城市的闲置资源和分享主体。除公共服务的分享之外,还会统一规划各行业分享企业的布局。

也有专家大胆预测,“共享经济将改变80%的行业。”如今,很多新生共享经济项目还在源源不断地生发出来,最近还出现了共享厨房、共享洗衣机、共享健身房、共享衣橱,更奇葩的还有共享厕纸……

按照这样的发展趋势,在共享时代,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享”不到。甚至有网友调侃,“这是一个除了老婆孩子,什么都可以拿出来共享的时代。”

也许,未来我们的生活就是“即取即用”式。说了这么多共享项目,不如在这里共享一下我们的思维,你愿意为哪些共享项目买单?你对“共享”的明天有什么期待?欢迎留言,一起共享。

共享经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