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决战前夜:“把他们的车给我靠墙边”
亿邦动力网 亿邦动力网

单车决战前夜:“把他们的车给我靠墙边”

共享单车玩家接连掉队,决战时刻看似将很快到来。

连续四家共享单车公司正遇到麻烦。路上的颜色越来越少,摩拜与ofo小黄车还在每晚坚持运营,其它梯队的共享单车玩家则接连掉队,不断出现高管换人、押金推迟和并购倒闭,决战时刻看似将很快到来。

ofo运维人员用车将摩拜围在角落

ofo运维人员用车将摩拜围在角落

将摩拜围在里面

清晨,在北京地铁国贸站,人们在这里扫码骑走一辆共享单车,或从远处纷纷骑车赶来。路面上的车辆摆放形状不断发生变化。但更重要的是夜晚,这才是企业之间运营竞争的重要时刻。

晚上十点,ofo公司的四五辆电动小车从国贸站不断散开,收集完满满一车自家车辆后,再匆匆拉回原点。在一位年轻的ofo运维人员指挥下,大家动作迅速地摆放车辆。这里很快聚集了大量共享单车,引得散步的外国夫妇举起手机拍照。

指着一个角落里的几辆摩拜,运维人员向比自己年龄大很多的师傅喊了声,“把他们的车给我靠墙边!”师傅没有完全听从,而是卸下来几辆小黄车围了上去。

离开国贸,在不同时间点的下的不同路段,小蓝、酷骑、永安行这些单车,并不像摩拜和ofo一样集中布局重要的交通枢纽。有时,你会看到一辆酷骑单车夹在红与黄之间,而UniBike的出现,几次见到它时可能都没有规模。

酷骑单车处于摩拜之中

酷骑单车处于摩拜之中

单从路面观察来看,市场上的玩家似乎正越来越少,除头部的摩拜与ofo之外,还在运行的共享单车公司正在发生着变化。

重心向海外市场转移

优拜单车CMO傅正飞透露,目前,公司的各项业务还是在按部就班地做。重心一直在二三线城市,北上广是战略性投放。“我们从一开始没有在北京大批量投放过,会放小几万辆车在那里,北京太大了,我们只会在固定的区域有。”

今年5月,优拜在宣布进入北京市场时,曾计划2017年在京投放达到10万辆单车。这一计划目前来看并未实现。而摩拜与ofo不断扩大的市场占有率,也对优拜的战略产生了一定影响,决定要做战场转移。

从整体业务看,优拜现在正大力拓展海外市场。同时,对于国内一些运营效率不高的城市,会剥离出来,只选择可以形成闭环场景的区域,比如校园和度假区,进行集中做精细化的运作。

“海外市场是一片净土,在那里可以进行健康地盈利性运营。”傅正飞告诉亿邦动力网。在加拿大市场后,优拜单车接下来会进入美国、东南亚、中国台湾。海外和国内闭环场景的试点将决定公司下一步的转型方向。

理论上,自身盈利和外部资本,是创业公司续血的主要路径。但玩家越多,竞争就越激烈,不断推出的免费骑行月卡和红包补贴也让盈利变得艰难。这一背景下,谁能持续获得融资并迅速做大,尤为关键。

只是,不同于早期密集发布的融资消息,场上玩家的拿钱速度已在放缓。今年以来,陷入危机传闻的共享单车公司已不低于7家,问题主要是押金难退、人事变动等,背后的深层原因恐怕大多是因为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陷入危机传闻的共享单车公司

陷入危机传闻的共享单车公司

第一起并购开始

另一家创业轨迹发生变化的是哈罗单车。

永安行近日的公告显示,10月24日,低碳科技与上海静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相关方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低碳科技自上海静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处受让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钧正”)100%股权。目前各方正在持续推动前述交易尽快完成交割。

上海钧正即是哈罗单车的母公司。据钛媒体报道,对于此次合并,该公司创始人杨磊最初发布朋友圈称,“出差回来,发现公司被卖了。”似乎对此消息很是意外。

哈罗单车内部人士最新回复亿邦动力网,目前双方的合并正在进行中。杨磊将出任合并之后的新公司的CEO,新公司业务将由哈罗团队来运营。“突然可能是因为合并这个事情突然被曝出来吧。其实一切有条不紊、按照计划进行。”

哈罗单车近期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已经进驻100多个城市,日均订单达到900万单,注册用户数量接近4000万。且已和40多个城市达成智慧交通层面的合作,哈罗单车将主导或参与这些城市的智慧交通建设和运营。

“行业可以说开始进入下半场,越往后发展各家的差异化就会越明显,这是由用户需求的多样化和市场规律所决定的。下半场决胜的关键因素是模式和运营能力,我们称之为精细化运营,低成本、高效率。我个人认为现在谈定局为时尚早,这个行业不会只有两个玩家。”上述哈罗单车内部人士认为。

不过,资本和围观者可能还是乐见并购出现。虽然近期第一财经网透露,摩拜与ofo并无合并意向,且可能在未来分别宣布新一轮融资。但提起摩拜ofo未来谁并购谁这件事,前面那位运维人员则坚定地说,“并购他们肯定是要做的。”

共享单车 摩拜 ofo 酷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