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明星收入包装成公司利润,华谊打肿脸背后的隐忧
文娱商业观察 文娱商业观察

把明星收入包装成公司利润,华谊打肿脸背后的隐忧

沉寂了一段时间,或者说在业务调整过一段时间之后,华谊开始重新活跃起来。

来源 | 文娱商业观察

作者 | 凌先静

沉寂了一段时间,或者说在业务调整过一段时间之后,华谊开始重新活跃起来。

上周五,华谊召开了盛大的发布会,一口气对外公布了19部剧集,9部网络电影,3部综艺,第一次正式地对外展示了非电影领域的肌肉。

更早之前,恒大地产与华谊的实景娱乐项目赚足了眼球。在前首富王健林因资金问题脱手旗下庞大文旅资产之后,一向激进的许家印接过大旗,与华谊合作文旅地产项目。

它们之间最新对外公布的项目就是投资额度高达375亿元的恒大--华谊兄弟(阳江)电影城项目,这是华谊实景娱乐向前迈进的一大步。

而之前一直因为某种不可说原因撤档的电影《芳华》也终于定档12月15日,今年到目前为止没有一部爆款作品的华谊,全部赌注都压在这部电影上了,这部电影极有可能成为华谊的爆款希望。

微信图片_20171128141418

有人可能会说《摔跤吧!爸爸》是爆款作品,但是这只是华谊发行的,在自己制片的影片中,2017年华谊还是显得有些平淡。

这些零散的信息都预示着华谊正在摆脱前几年的倾颓之势,开始慢慢向好的方向发展,也可以说是触底反弹,真正在业务上有一些拿得出手的成绩。

这种趋势可喜可贺,但仍需谨慎因为华谊正在有滑向明星证券化的危险,也就是行业内所说的将成本伪装成利润的游戏,如果这个模式进一步推广或者应用在电视剧领域,后果非常严重。

华谊业绩正在变好?

说华谊正在变好不是没有理由的。

从最具有说服性的业绩上来说,2017年半年报公布的扣非净利润为1亿,相较于去年同期增长44.27%;在2017年三季报中,前三季度扣非净利润为1.15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增长60.62%。

扣非净利润主要反映一个企业在主营业务上的盈利能力,是一个非常干净的指标,不参杂投资收益等元素,华谊在2016全年的扣非净利润为亏损4018.27万元;2016年半年报为6956.14万元。

数字一对比,就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华谊今年在主营业务上的触底反弹,在慢慢地变好

如果从业务上来说,前2天华谊发布的剧集计划,相较于极不稳定的电影市场而言,要靠谱的多。前几年通过电影攒下来的IP和资源优势,可以自然地转移到电视剧领域,获益空间可能比传统的电影领域大得多。

华谊涉足电视剧、网剧领域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早就在谋划。

这个从华谊历次的公告中可以明显解读出来。在2016年半年报中,华谊关于2016年下半年电视剧业务只有干巴巴的几行字,但是等到2016年年报总结中,关于2017年电视剧、网剧业务明显话语权提升,列出了17部剧集,同时也列出了11部综艺。

这说明从2017年开始,华谊就重视电视剧板块的业务,这次公布的诸多剧集、网大和综艺与年报或者半年报中的项目多有重合,比如《欢喜猎人》《胭脂债》《约吧大明星》等。

微信图片_20171128141425

华谊今年加大电视剧市场的开发力度似乎一点都不令人意外,因为今年以来的电影市场并不是很好,国产电影的亏损比例大大超过往年;反而在电视剧市场,一个比一个卖出高价,只要有大卡司、大IP的背书,单集破千万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比如范冰冰主演的电视剧《赢天下》卖出了9.9亿元的天价版权费用,而制作成本仅有5亿多,这种投资回报率接近100%的项目能投进去就是挣钱的。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剧张国立的浙江常升影视也参与了投资,也算是华谊的项目之一,也能小赚一笔。

明星收入包装成公司利润

形式向好的情况之下,华谊不是没有隐忧,尤其在饱受争议的明星公司收购上,近期的一个公告透露出来的信息堪称爆炸性,但是外界没有给到足够多的重视。

根据资料,2015年10月份华谊以7.56亿元的股权转让价款收购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的股东艺人或艺人经纪管理人合计持有的目标公司70%的股权。

股东艺人包括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陈赫六人,这意味着他们平均每人将会获得约1.26亿元的现金收入。

微信图片_20171128141430

根据当时的收购方案,上述6位明星股东承诺东阳浩瀚每年净利润比上一年度高15%,以2015年的9000万元计算,2017年需要完成1.19亿元净利润。

微信图片_20171128141434

不论是2015年的9000万元,还是2017年1.19亿元都不是业绩承诺的关键,关键是净利润的构成方式。

众所周知艺人的收入需要按比例划分为经纪公司分成和艺人分成2部分,一般情况下经纪公司分成算入公司业绩,而明星收入算作个人收入,也就是公司的营业成本。

但是华谊浩瀚不是这样的,它和艺人约定除去经纪公司的分成,艺人个人收入还要还给公司,算做公司净利润。

换句话说就是原来应该归属于公司成本的艺人收入,换一种方式回到了公司,变成了公司的利润,这是典型的数字套利游戏。毅凯资本的王冉曾经撰文《泡沫的后裔:中国影视公司在捞金岁月该如何估值和积聚价值》指出过这一现象:

明星和导演成立公司或者入股影视公司,把个人收入的很大一部分(远超过正常经纪公司分成比例)转变为公司的收入。这部分额外的收入几乎可以直接转化为利润,利润在资本市场上又立即被市盈率倍数放大了很多倍卖给A股公司或投资人,在这个过程中艺人卖掉自己的全部或部分股份完成自我价值的放大和提前回收。

王冉当时在说这话的时候,外界一片惊讶和争议之余并没有证据,只是传言而已,但是华谊通过公告的形式,在一年多之后予以确认,让人颇感意外。

如今结合这段话再看华谊收购明星股东华谊浩瀚,值得仔细咀嚼。

华谊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