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ncher也有未来?赤子城刘春河:3年抢占海外5亿用户手机“客厅”
杨洁 杨洁

Launcher也有未来?赤子城刘春河:3年抢占海外5亿用户手机“客厅”

手机桌面Launcher在海外开花。而赤子城说,现在一个最大的世界性的难题,就是怎么解决人和信息精准连接这事儿。

Launcher的未来在哪里?

在赤子城创始人刘春河看来,如果你把Launcher定义为我们常说的“桌面工具”,那显然就是狭隘了。要知道,Launcher在英文中的原义就是“启动器”,理解了这一点,我们或许能更加了解他的思路。工具是没有前途的。而刘春河眼中的桌面,则是用户进入移动端的“客厅”,一个巨大的入口和组织系统。这也是后来他把Solo桌面改为Solo系统的原因。

而赤子城就是以一款Solo Launcher开始起家,经过了三年的磨练,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的重要入口。

比起国内市场更广阔的海外空间正在开拓之中,“出海”俨然成为今年的一大风口。而赤子城也从最初的Solo Launcher,成为包括内容、应用、广告分发、大数据等在内的系统平台。到2016年,赤子城已经在海外获得了超过5亿用户,并在今年上半年获得了D轮一期融资。

而Launcher的价值还不止于此。它不仅是手机桌面流量的入口,更有可能成为手机操作系统之外的另一个用户系统,承担内容和应用分发的作用,以及利用大数据,成为精准营销的开拓者。

想做大,只有向海外走

赤子城创始人、CEO刘春河,85后,花名仓颉。

和很多互联网公司一样,赤子城也同样有着“花名文化”。而刘春河给自己取的花名,源自“仓颉造字”的典故。这是中国文字的先行者,据传说他造字之时,“天雨粟,鬼夜哭,蛟龙潜藏”。“仓颉只是个小官,但是他改变了世界。这种成就感和影响力,就是我想追求的。”刘春河颇有些神往地表示。

与之相对应,赤子城也有着自己的先发优势。从2015年开始,“出海”开始成为国内互联网公司中流动的口号,也得到了资本的关注,而在2013年,赤子城就已经主打海外市场,成为继早期的游戏等之后,工具类应用出海趋势的排头兵之一。而他们用以打开海外市场的是Solo Launcher,而当时在海外的桌面产品,除此之外也还只有久邦科技的Go Launcher一家。

3年前,还在从事安卓技术培训的赤子城正在酝酿转型。尽管当时已经是中关村最大的一家技术培训机构,但技术专业出身的刘春河却在想着跨入互联网行业。

“主打海外,做Launcher,是我们一早认定的方向。”刘春河说。

但这个方向的确定也是经过了长时间的思考。在从事培训业务的最后一年,刘春河在公司里设立了一个“梦想实验室”。用来尝试和分析各类项目,包括电商、O2O、工具、网游,以此来确定日后的发展方向。这时,他们培训的学员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他们分布在各大互联网公司,有不少其中的技术骨干,“他们中有的后来成为了我们的团队核心力量,但那时,他们是重要的信息来源。他们帮助我们了解各类创业项目的真实现状,提供了切实的建议。”刘春河说。

当时在国内,互联网流量入口领域已经被巨头瓜分完毕。流量和人口红利趋于减少,而在海外,则存在着巨大的市场。“海外有着巨大的人口基数。而且,中国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已经站在全球前沿这是个事实。在海外,有的国家的移动互联程度甚至落后于中国10年以上。”刘春河说,“我想要做的是一个大公司。在海外,还存在着大量的机会。”

赤子城开始对海外情况进行调研。最后,刘春河总结了三点。“首先,海外的基础设施已经具备,全球范围内的通信网络建设已经完善。华为、中兴、爱立信把基础网络架设到了全球。第二,当时智能移动设备已经普及,智能手机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推广,而且品牌比较集中。第三,手机操作系统已经基本统一,就是iOS和安卓。”

刘春河说,他不久前还去了一趟印尼。在这个拥有2.5亿人口的国家里,互联网用户却仅有8000万。而其中有过电商购物经历的,只有750万人,还基本是通过货到付款,而非线上支付。

而且在海外,移动应用的竞争环境相对更为简单。不需要像在国内一样在应用商店中竞争排名,不需要买广告位和虚假流量。投放渠道也相对简单,iOS就是APP Store,安卓是Google Player。“产品够用心,就非常有机会在这个平台上崭露头角。”

“海外的池子足够大,能够有做成大公司的机会。而且我们既然领先于海外,那么把我们的模式输出,是有天然的优势的。”刘春河说。于是,在“大航海时代”还没有到来,国内公司在O2O、互联网金融领域攻城时,赤子城下一步的方向就这样决定了——去海外。

刘春河_副本

赤子城创始人刘春河  (受访者供图)

桌面有前途么?

方向有了,同时也要思考的是,做什么产品。这个答案其实很简单,看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发展的轨迹就大约能感知一二。在PC端时代,最赚钱的公司,就是百度、Google、Facebook这样的公司,换言之,它们是入口级的产品或平台。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移动端。“但也有不同。”刘春河说。“当我们打开电脑,会发现大部分的需求都在浏览器上得到满足。但移动端统一的入口是什么?我们最早也做过移动端的浏览器,但后来我们发现,不对。”

刘春河总结是,移动端的信息组织单元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它不再是这些超级链接、网页这些东西,而是图标、信息流、卡片等。“PC端的浏览器是有‘HOME’的概念的,用户能够长时间停留。而移动端的浏览器不能。那么用户按HOME键返回到哪里去了?是桌面。Launcher就是这个‘家’的客厅。随着时代的发展,用户使用APP的数量越来越少,使用的服务越来越不需要下载,集成在我这样一个产品上,我来分发用户需要的内容给它们,让用户尽可能在‘客厅’里停留更长的时间。这就是我们的产品逻辑。”

完成了产品的思考之后,2013年,Solo Launcher推出。这是赤子城第一款正式跨入互联网行业的产品。“我们要做入口,这是我们所有产品出发点和落脚点,就是连接用户和信息、连接用户和内容的入口。”刘春河说。

因此,Solo Launcher和当时市场上的其他桌面产品有着根本性的不同。

Solo是市场第一个做极简桌面的。在Solo Launcher之前的桌面产品,刘春河说,其中心大多放在了“美化”上。“大家的思维还是要做一个‘工具’,没把心思放在入口上。换换皮肤,换换壁纸,做一些女生喜欢的应用,靠自然流量,吸引一些基础的用户。”但刘春河觉得,做入口肯定不能做个性化的工具,做了个性化工具,就注定只能是辅助性的功能。

Solo Launcher的特点,一个就是“贴近原生”,它和安卓的原生桌面几乎是一样的,连系统原生的图标都没改变,壁纸也是原来的。“我们不打扰用户。没必要找存在感。我们要做入口,要做‘客厅’,要的是让用户在这里尽量停留更多时间,给他们提供内容,所以就更要保持克制。”刘春河说。

其次,用刘春河的话说,Solo是“当时世界上最快的Launcher,我们比同类产品能快20%-30%。”

Solo Launcher的第一个版本,赤子城花了18天就上线了。之后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了每周两个版本的更新速度。“做Solo时,我当时27岁,团队全是20多岁的年轻人,大家精力旺盛,价值观也统一,理想主义驱动,愿意每天如醉如痴地去做一件事。”刘春河笑笑说,“而且,那时都没有女朋友。”

快、简洁、免费,让Solo Launcher初版受到了用户的认可。上线三个月后,Solo Launcher的用户达到百万级。刘春河记得,他们的服务器一度被挤得宕机。

赤子城没有在推广上花钱。“产品的差异化做出来,种子用户就跟过来了。”刘春河回忆说,在XDA等论坛上的大牛们,差不多都会推荐Solo Launcher,很多用户也纷纷留言评论。直到现在,刘春河仍然喜欢不时泡在上面回复用户评论。“一度有媒体以为这个产品是硅谷公司做的,因为我们有欧美范儿。”刘春河按捺不住得意。

和现在很多公司出海首先圈住东南亚、南美等国家用户不同,赤子城最先在欧美市场上爆发。

就在赤子城出海的次年,360副总裁李涛创办了APUS,同样是以Launcher产品主打海外。与其说他们英雄所见略同,不如说,是他们几乎同时看到了海外市场对这样分发产品的需求,以及一个事实:只有海外,为独立的Launcher产品提供了巨大的机会。在国内,智能手机厂商和巨头对手机流量入口的掌控,压缩了应用分发的生存空间。而在海外,这块空白则是可以留待创业公司填补。

但仅仅做应用和游戏分发是没有前途的。赤子城的团队曾提出过一句话,叫做“桌面必死”。刘春河心里对之也非常清楚。就像他提到的,独立的APP应用用户使用频次低,只集中在几款应用上,就如同PC时代大部分功能被集中在浏览器上一样,应用分发商店势必被挤压。

移动互联网发展至今,工具应用类靠获取流量来发展的时代,已经快要过去。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内容、电商等的出海时代正在到来。

赤子城的应对是,将Solo Launcher打造成内容分发平台,让用户尽可能在桌面上做长时间停留。其中包括各种新闻、短视频、段子、小游戏、生活服务等。并且,从单一产品逐渐向平台化过渡,建立起了现在的Solo系统。

刘春河将Solo系统的产品架构分成了三类。一类是工具产品,包括安全、清理等工具,但这些和产品较少,属于辅助性功能。第二类,就是平台型产品,包括Solo Launcher、应用锁等产品。第三类,则是内容型产品,这也是Solo目前用以黏住用户的核心。

而这样的内容产品,则是通过聚合的方式产生的。目前,赤子城在全球已经有200多个内容合作伙伴,将不同该领域的内容产品集成进来,这个内容的入口已经初步成形。

“我们只做入口,不做工具。这是我们最重要的坚持。”刘春河说。“到今年6月,我们的用户数量已经突破了5亿。”

人和信息连接的“世界性难题”

任何一款商业产品,最终要面对的问题还是如何变现。作为从工具和内容聚合平台出发的公司,Solo目前的变现方式主要还是通过广告。

但是在广告变现上,Solo也还是一样会打造些亮点出来。比如说,它那款有名的“Shuffle”button广告模式。Shuffle图标是一个礼物箱,功能就是用户点击之后随机跳转到一个Google Play应用界面。这是个小小的改变,但是,这却是个基于实时竞价广告系统的分发入口。而这,也迎合了用户在信息量爆炸时,能与搜索功能互补的匹配需求。这个小小的创新,带来了Solo分发量的剧增。也成为之后,众多产品效仿的对象。

而且,赤子城的广告分发系统更重视技术能力。“我们变现的主要方式是原生广告,力争不影响用户体验。我们应用了上下文的关联以及核心化的推荐,用户在使用的过程里面,就会完成广告的展示。你可以把它理解为类似微信的信息流广告,我们用大数据的方式来做整个产品的变现。”刘春河说。

“现在一个最大的世界性的难题,就是怎么解决人和信息精准连接这事儿。这是我们现在想去做的。”刘春河说。“现在这个时代的问题是,信息量太大了,靠搜索已经解决不了了。”

为了研究这个“世界性难题”,赤子城把自己的业务分成了“一点三面”。点就是这个愿景,“三面”则是产品面、商业面和数据面。产品面就是Solo系统,在商业面上,就是如何打造一个技术驱动的全球广告平台。而刘春河对此的憧憬是:“这个平台我不希望是销售驱动,而是不受人工干预,实现自动匹配。”

而要实现这一点的基础,就是大数据。这也是刘春河最为重视的“数据面”需要提供的功能。一年半之前,刘春河搭建了专家团队,全力打造一个场景化大数据平台,以实现场景预测。

刘春河的野心,也从中透露无遗。他要打造的,是一个Solo的生态系统。在这个系统里,有产品,有变现方式,也有背后隐形的东西。他最初设想的那个移动端的“客厅”,不仅沿着“走廊、过道”在向整个房屋拓展,而且,他要通过自己获取的用户和行为数据信息,为整个房子里的“水电气”提供供应。

“但我们的一点三面还处于一个初始阶段。”刘春河说。“我们的用户规模还不够大,商业变现能力还比较粗放,大数据应用也刚起步。而今年,我们的任务,就是需要实现快速发展。”

一个新的“大航海时代”已经来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出海”这个词已经在国内互联网公司中流行开来,并且也得到了投资人的关注,隐隐站上了风口。作为“出海”公司中的先行者之一,刘春河把海外拓展分成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属于平台类公司,做工具类产品,第二、第三个阶段则是内容和服务型公司发展的机会。而在他看来,第一阶段已经走到了末期。工具类应用的时代已经接近结束。

这也是我们访问过的出海公司中,大多数人认可的观点。经过初期的开拓,海外几个大的平台类公司已经逐渐显形,海外的第一波人口与流量红利快要过去。当然,对工具类应用的需求并非消逝了,但是做成平台类公司的机会已然不多。而下一波属于内容和服务的时代正在到来。

而对于即将到来的内容和社交在海外的发展而言,它们需要更强的本地化运营和推广能力,海外平台级公司正是它们可以寻求帮助的对象。对于本来就想远离国内丛林法则的出海公司而言,“抱团”是最好的选择。

身为内容聚合平台,赤子城也与梅花天使创投联合发起了一支“大航海基金”,专门投资出海类公司。诸如现在Solo平台上的琥珀天气等,都是赤子城投资的项目。

“我希望赤子城将来能成为一家10亿用户的伟大的公司。”刘春河再次强调。在他的理想中,赤子城下一步希望能让用户量达到10亿规模,扩大商业系统的规模,并且用大数据平台去颠覆搜索。

【“出海记”系列报道】

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殖民战争”

APUS李涛:创业要悄悄进村,打枪的不要

触宝:8年坐拥7亿用户,一家创业公司的得失与纠结

曾推出权限管理的LBE,用平行空间在海外3个月圈到3000万粉丝

和海外巨头竞争,社交平台Mico怎样在1年内获得3000万用户?

 一加刘作虎“小而美”的情怀还能玩多久?

 (你也是国内出海公司,想发出自己的声音?请发送邮件至:yangjie@chuangyejia.com和我们联系吧)

赤子城 出海 solo桌面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