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微影猫眼并购案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探秘微影猫眼并购案

毕竟,每一次重组都意味着新的可能。

来源 |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

文 | 高庆秀

编辑 | 郑道森

“他头发白了一些,很憔悴的样子。”这是微影时代一位员工两周前见到林宁的印象。

在经历了D轮融资失败,即将并入猫眼电影,近期裁员1200人等种种消息和风波之后,微影时代在这场旷日持久的票务平台大战中,结局逐渐清晰。

娱乐资本论从微影时代一位股东处获悉,与猫眼电影的合并已经进入最后阶段,整体交易对价将按照微影时代C+轮融资的120亿估值进行。

其中,票务业务作价70亿并入猫眼电影,相关员工买断工龄进入“新猫眼”,后者承诺于明年底赴香港上市;另一部分包括电影、演出、赛事等方面业务,作价50亿留给林宁。

风总是起于青萍之末。就在一个月前,一篇“融资受挫、转型未成,微影时代要沦为腾讯弃子”的文章在网上流传甚广,没想到如今竟一语成谶。

众所周知,作为2017年互联网领域的第一场大并购,背后的主导方其实是两家共同的股东腾讯。尽管微票儿听起来跟微信的关系更近,但这次,腾讯却更“偏袒”猫眼电影。

根据娱乐资本论了解,娱票儿与微信之间入口合同已经到期,但继续续约需要支付给腾讯的费用比较昂贵,双方之间入口是否继续绑定并不确定。

更深层次的原因可能是,在腾讯提供微信一级入口期间,娱票儿的市场占有率并没有显著提高;而微影时代的电影业务在激进的布局之后,也未见立竿见影的效果。

与此同时,阿里影业旗下的淘票票2016年在市场推广和票补上花了将近10亿;甚至在今年,几部影片发行下来,在宣传声量上有超越微影和猫眼的态势。

这一切都让腾讯感到隐隐的不安。

让娱票儿和猫眼合并,形成新的巨头,联合对抗淘票票,就成为腾讯的必然选择。未来的在线票务江湖,将剩下“新猫眼”和淘票票两大寡头。

有媒体曾经这样描写,林宁的脸上透着疲惫,心里体味着一个字:慢。在遭遇2016年和2017年的连续挫败之后,留给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娱乐资本论独家获悉,微影时代原定8月28日下午召开临时股东会,目前已经改到9月中旬召开,届时可能会宣布本次并购的详细信息。

针对上述消息,微影方面澄清腾讯接口不存在续约问题,并对其他合并相关问题予以否认;而关于“新猫眼”明年年底将于香港上市的消息,小娱也分别联系了猫眼电影两位高层,以及公关,还联系了光线传媒公关人员,但各方均未回应。

“不想进入娱跃影业,我在等着被开除”

在经历一波又一波被并购的消息轰炸之后,微影时代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不久前,有媒体发布了一篇关于大面积裁员的消息,称微影时代有1500人左右,将裁员1200人左右。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第一时间找到微影时代一位刚离职的员工求证,她表示,消息基本属实,只是裁员的数字有点夸张。不过,随后一位在职的员工向小娱透露,他听到的消息是最后留下200人左右。

“这才是第一轮裁员,后面还有一轮。一开始说先从工龄短的员工开始裁,但我身边有创始老员工也被裁了。”

根据娱乐资本论得到的消息,技术部门裁撤比较严重。毕竟,猫眼电影与大众点评各自都有技术团队,娱票儿与猫眼电影合并之后,技术人员相对冗余。

“有些部门人员本来就少,比如数据部门和法务部门,裁员之后变成了光杆儿司令。外面消息满天飞,大部分员工都已经无心工作了。”上述微影时代的员工透露。

有消息称,就在上周,微影时代内部法务和商务已经明确暂停公司新合同,与别人竞标成功的项目也放弃标的,所有新合同都要送达林宁和微影时代总裁顾思斌。

1

在被裁撤的员工中,有不少是以前格瓦拉网的老员工。

微影时代并购格瓦拉时,给出的估值比较低,而且大约2/3的对价是用股份置换的,其中涉及到部分格瓦拉员工的期权。

比较戏剧性的是,当初抱着“委屈”融入微影时代,才刚刚磨合了一年半的时间,又要面临失去工作或者是被送到另一家“对手”公司的局面。但他们似乎已经对裁员这件事情看得很淡了。

“我不会进入新猫眼,可能要留在娱跃影业,但我正等着被开除,可以拿到N+1个月的工资,被裁的很多年限很长的员工拿了赔偿还挺开心。”一位格瓦拉的员工透露。

2

昨日,杭州、上海、广州等地多家影院经理向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证实,影院端与第三方票务平台的结算没有异常。

一位杭州的影院经理透露,即便猫眼和娱票儿合并,短时间内也会保持双系统运行,跟当初微影时代并购格瓦拉一样。

娱票儿与微信入口绑定3年合约到期

腾讯给娱票儿“断奶”?

日前,《财经》杂志等媒体报道证实,主导猫眼与微影时代票务合并的是两家共同的股东腾讯。

腾讯原本是微影时代的大股东,当初为了支持微影时代票务业务发展,甚至用微信一级入口给娱票儿导流,并签订了3年的协议。

微影一位内部人士称,协议时间是从2014年3月到2017年3月,如今期限已到,娱票儿娱微信继续续约存在变数,因为续约需要的费用比较昂贵。

不过,微影时代驳斥了这一说法,并表示与腾讯的接口,不存在续约的问题。

那腾讯在背后主导此次并购的动机是什么?

一位业内人士称,在线票务市场占有率烧了那么多钱一直上不去,新一轮融资没有着落,腾讯没有耐心了,听说这次裁员的遣散费都是腾讯出的。

去年,微影时代10亿保底发行的《铁道飞虎》,以不到7亿的票房惨淡收场;此外,海外合资公司美国微影银河参与的两部好莱坞影片《攻壳机动队》和《变形金刚5》票房也不理想。

3

摆在腾讯面前有两个选择:继续支持微影时代,用微信给娱票儿导入流量,扶持其发展;集中力量扶持一个售票平台,娱票儿和猫眼二选一。

事实上,娱票儿和猫眼电影在微信中都有入口,只不过娱票儿是一级入口,而猫眼电影是在大众点评旗下的二级入口。此次一旦完成合并,猫眼电影很有可能会拿到微信的一级入口。

4

吃喝玩乐的二级入口下有猫眼电影APP入口

两家竞品在同一个平台上都有入口或许是一件很有戏剧性的事情,但更戏剧的是,微影时代与猫眼电影之间并购地位的转变。

两家公司关于合并的传闻从2015年就开始了。当时占据主动地位的是微影时代。

“林宁曾经在内部说过,当时他是有机会收购猫眼电影的,就差他签字了,只要一签猫眼就合并过来了。”上述微影时代员工称。

最后之所以没有收购猫眼电影,主要是林宁存在两方面顾虑。

一是影院端的压力增大。原本各家影院就认为,是团购损害了自己会员体系,曾经联合在一起抵制第三方票务网站,如果两家合并之后,市场份额变成最大,有可能成为影院“公敌”。

二是收购猫眼之后,原本三家票务网站斗争就变成了两大寡头竞争,需要直接面对淘票票,而两个大公司的整合往往需要很长时间,这段时间会形成窗口期,有可能淘票票会趁虚而入。

可能是一瞬间的犹豫,就形成了今天的局面。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虽然没有到最后关头,但猫眼电影在这次并购中占主导权几成定局。

“新猫眼”明年年底或将赴港上市

根据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得到的消息,微影时代的票务业务跟猫眼电影合并之后,“新猫眼”或将于明年年底赴香港上市。

对此,小娱向猫眼电影两位高层,以及猫眼电影公关,还有光线传媒公关人员都发了确认信息,但各方均未回应。

早在今年一次内部会议上,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就曾经表示,猫眼电影已经开始盈利,不排除未来独立上市的可能。

甚至,今年6月,光线还发布公告,以1.3亿元向猫眼平价转让了其持有的捷通无限(天津网票网)68.55%的股权。当时就有分析人士评论称,增加了网票网的资产,更加大了光线想让猫眼独立上市的可能性。

5

尽管光线持有猫眼电影57%以上的股权,但毕竟不是全资控股,猫眼电影还是比较独立。

举个例子,在选择发行的影片方面,猫眼有比较大的自主权,同档期可能会出现光线投资或者发行一部影片,而猫眼电影发行另一部的情况。

在提起两家之间的关系时,猫眼电影的员工会比较介意提及,“被光线控股”“嫁入光线”,或者“被光线买了”,而喜欢用“联姻”这样的字眼,强调两家平起平坐的地位。

回到这次交易身上,不少圈内的朋友在交流的时候都会问,为什么有阿里做股东,还跟腾讯走得这么近?

在跟光线的朋友交流时,他们表示,阿里在光线的持股比例只有8.8%,无法左右光线传媒的决定;另一方面,猫眼电影跟腾讯之间本身也走得更近。

猫眼电影CEO郑志昊职业生涯中最长的时间是在腾讯度过的。在2014年3月加入大众点评担任总裁之前,郑志昊是腾讯的副总裁,在腾讯工作了8年,期间领导了包括了QQ、QQ农场、开放平台和广点通等腾讯热门产品的开发。

6

郑志昊

就在7月初,在郑志昊自己的微信公号上还发了一篇10万加的文章,题目为:为什么腾讯总能做出好产品?

猫眼电影的独立性,加上与腾讯之间的渊源,就不难理解腾讯、阿里、光线以及猫眼电影之间种种力量的博弈。

林宁出局了么?账上还有十几亿资金!

如果票务业务并入即将上市的“新猫眼”,那么微影时代还剩下什么呢?

其实,林宁早就在谋求更独立的发展,不希望与微信绑得太紧,并且着手去腾讯化。电影方面专门成立了娱跃影业和娱跃发行,演出方面成立微格娱乐,赛事方面成立微赛等独立公司。

其中,微赛在完成华人文化、君联资本等机构的A轮融资后估值达12亿;而娱跃影业也开启新一轮融资。根据《财经》报道,娱跃影业估值12亿开始融资,意向投资方包括当代资本、前海母基金、文投控股等机构。

在商业计划书中甚至提到了对赌条款,其业绩承诺2017年7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合计净利润(扣非)不低于3亿元;如果48个月后,不能实现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市或者重组上市,投资方有权要求娱跃影业和微影时代以投资本金加12%年华利息回购所有股权。

这次并购,包括上述公司在内的业务作价50亿留给林宁。从鼎盛时期120亿估值的微影时代,缩水到现在的50亿,林宁出局了么?

一位投资人评价,林宁确实是一位资本高手,但微影时代的资本故事成立是需要前提的,一切都建立在中国电影市场高速发展,甚至带有泡沫的发展基础之上。

但大环境恰恰是,从2016年以来,影视持续一年时间的低迷。微影时代急速扩张的发展策略处境就不太妙。

正如生物进化一样,每一场自然灾害来临时,最先倒下的,一定是体积庞大的食物链顶端生物,而那在食物链底端的生物,反而存活的几率更大。

砍掉票务业务,继续经营电影、演出等业务,微影时代还是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更何况,今年年初,C+轮的资金才陆续到账,有消息称,公司账面上还有十几亿资金;而且,像娱跃影业的《长安十二时辰》等项目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7

林宁(右)

就在8月8日,林宁还参加了与京东共同发起了“京娱计划”发布会。双方将在电影、演出、体育赛事、衍生品等方面进行深度融合,并通过资源互补打通营销网络,加快IP相关产业链的开发。

毕竟,每一次重组都意味着新的可能。

猫眼电影 微影时代 林宁 并购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